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大小姐她不想死了 > 第二章 寻死

第二章 寻死

        林诗纤很生气,想回头时却觉得身子很沉。

        身子,她有身子骨肉血?

        阿飘不是都没有这类玩意儿吗?

        然后,林诗纤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了老相爷的鼻子眼泪擦了自己满身。

        她……借尸还魂了?

        吓死!

        林诗纤发誓,自己纯属好奇,怎么就接手了这个烂摊子呢?

        不行,她不要变成这个没脑子的!

        林诗纤突然想起来了,她看的一本小说里自己和那个蠢货女配同名。

        再一想,可不,时间地点人物都相符,最为关键的是,林家最后没有讨到半分好处,待太子登基后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太子妃林诗月难产而死,一尸两命!

        早死晚死,早晚还得死。

        早死早投胎,早死早超生。

        附在这个蠢货身上,她还不如早点脱离了肉体继续当阿飘。

        “放开我,让我去死好了。”

        林诗纤突然出声,刚走到门口的何氏和林诗月相视一眼大惊失色,不是说死了吗?

        “纤儿啊,你可是要了为父的老命啊,你娘亲为了生你丢了命,临终前让我发誓要好好待你不得让你受半分委屈,你要嫁太子是吧,为父这就去请皇上的圣旨……”

        说完老泪纵横,转身就看到了何氏母女。

        “老爷,大小姐她没事儿吧,吓坏妾身了……”

        何氏抬手擦眼泪,心里暗骂苏妈这个老货,这么点事儿都办不好。

        “父亲,姐姐当真要进东宫吗?父亲,先有姐姐再有妹妹的,不若请父亲向父皇上一道折子,月儿自请下堂成太子的侧妃,正妃的位置留给姐姐。”

        林诗月泪流满面贤惠良善在林诗纤面前演戏。

        “好孩子,你是个识大体的。”

        林相爷感激不已:“你姐姐就是对太子情深意重,为父这就进宫请旨……”

        “父亲慢走。”

        林诗月轻轻借着擦眼泪的机会狠狠的咬着嘴唇。

        她知道林诗纤为什么这么蠢了,因为父亲也是一个蠢货。

        皇上亲口赐婚的太子妃,三朝回门就能撸了她不成。

        她倒要看看,这位权倾朝野的相爷能不能心想事成。

        都这么厉害的人物了,一遇上林诗纤的事儿就是猪脑子。

        看来一物降一物是有道理的。

        林相往外院走。

        “太子啊,纤儿那孩子……”

        “相爷不必多言,本宫只有一个太子妃,那就是月儿,望相爷成全。”

        “这……”林相想了想:“那我去求皇上的圣旨,让纤儿当你的侧妃可行?”

        他不是没求过,只是没用,太子不知道怎么就厌了纤儿了一直不松口。

        “林相,本宫言尽于此,望好自为之”太子脸都绿了,林相还真是敢:“回宫!”

        “太子起驾回宫。”

        “月儿,太子回宫了,月儿。”

        何氏连忙喊。

        “本宫伺候太子回宫”林诗月冷笑看向林诗纤:“姐姐,本宫的位置就等着你来坐噢。”

        我呸!

        林诗纤想吐她一口口水。

        装白莲花上瘾,脱下马甲也不过是绿茶婊一个。

        而且,最后不也被太子作死了吗?

        难产,呵呵,那也不过是太子的一句话而已。

        这样的男人,嫁个狗屁。

        “恭送太子太子妃。”

        何氏咬碎了满口的银牙。

        女儿回门这一日,林诗纤给摆了这么一道。

        相爷居然还要去请旨!

        这仇,结深了。

        “让我死吧,我要去死了,我不要活。”

        演戏的都走了,林诗纤想的是正经事儿: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魂飞离这具身体。

        古代是不是有一种鹤顶红?

        好像是一沾就中。

        嗯,回头就找这种,主要是轻松不受罪。

        “小姐小姐,您别吓老奴了。”周嬷嬷一边擦泪一边抱着她:“小姐啊,一届人生万届难,好死不如赖活着,相爷都说要进宫请旨了,小姐,您就再忍一忍吧,您就快要心想事成了。”

        自己奶大的小姐怎么就中了邪,一要嫁太子二要去寻死这些日子就没个安宁。

        都怪何氏这个狠心的继母给养废了。

        可眼下,她就一门心思干这两件事儿。

        “好好好,为父即刻进宫,无论如何都要让你心愿达成。”林相急了,实在不行,他就去求太后的懿旨。

        “父亲。”

        林诗君站了出来:“父亲,儿子进宫去求旨吧。”

        “你?”

        “父亲,儿子现在是御前侍卫。而且是妹妹的兄长,求旨之事让儿子去。”

        以免让老父亲这张脸丢尽了。

        林诗君突然看向林诗纤:“妹妹,我再问你一句:你是不是非太子不嫁?”

        嫁那个渣男?

        别吓死她了。

        林诗纤下意识的摇头,不过看向貌若潘安的林诗君的时候犯花痴了,亲哥真好看!

        于是成功的语塞。

        “好,哥哥知道了,你在家等着。”

        等林诗君走了,林相又是好一番安慰,然后吩咐何氏准备准备,圣旨一到就要操持纤儿的亲事。

        “气死我了。”

        何氏回到听澜院,一把扫落了桌上的茶具:“苏妈,你是怎么办事儿的?”

        “夫人息怒,都是珠儿那贱蹄子不中用。”

        苏妈也恼火得很。

        “老奴再去交代几句。”

        “告诉那贱蹄子,无论如何这人都不能进东宫的门。”何氏咬牙切齿:“别逼我动作。”

        真是后悔啊,早十六年都干什么去了,她有无数次下手的机会,却心软留她一命,想着养废了就不能成为月儿的威胁。

        怎么也没料到,月儿已成了太子妃了,她还在作。

        “夫人,这事儿交给老奴。”

        苏妈心里狠狠的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做到人不知鬼不觉。

        看来,还得需要珠儿那丫头协助。

        夜里的时候,珠儿见到了苏妈。

        “苏妈,大小姐她……”

        明明看着她吊上去的,从小姐的香榭院到外厅这么久的时间,小姐居然没有死。

        珠儿不知道是惊还是怕了。

        “她还在寻死?”

        “是……”

        醒来后的小姐似乎不太正常的,之前说好是作假,这会儿像是真寻死一般,让她越发害怕。

        “你这丫头不忠心啊,小姐想干什么也不帮衬帮衬?”苏妈将一瓶药塞进了她的心中:“去吧,大小姐会念你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