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0章 赶尽杀绝

第10章 赶尽杀绝

        院子里的吵闹声,在屋子里的人自然被听了个一清二楚。

        红杏出墙?

        还有,孙二狗什么鬼?

        夏小乔一脸懵逼,很快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尖嘴猴腮,油光粉面的浪荡子形象。

        就,很离谱!

        特么,这是侮辱谁智商呢?

        原主是疯了,才会放着才高八斗,长相俊美前途无量的秀才相公不要,却跑去跟一个渣渣搞婚外情?

        夏小乔一脸无语。

        鹿家这是个什么意思?

        赶尽杀绝吗?

        什么仇什么怨那?

        事到如今,夏小乔反而不急了,不仅如此,还颇有些怜悯的看向鹿景渊。

        试探的道:“要不,我就直接认了?”

        “你敢--”

        咳咳咳,咳咳咳!

        果然,鹿景渊比她还气,此刻更是脸色铁青,额头青筋直跳,恨不得将这些人都给剁了。

        那咳嗽声来势凶猛,差点要把胸腔震碎。

        “诶,你别激动啊,人家就是故意的想气死你呢,你要是上了她们的当岂不是傻?”

        夏小乔赶忙上前给他顺背,却是被鹿景渊死死的抓住了手腕,一双猩红的丹凤眼死死的盯着她。

        夏小乔:“......!!!”

        这人的眼神实在是可怖,夏小乔哪怕见怪了凶狠之人,也着实有些不适,更多的是对他的同情,遇到这么一家子狠毒的亲人,难怪他会黑化成为反派。

        诶,造孽啊!

        因此轻叹了一声后,语气软和了下来。

        “好吧,你赢了!”

        “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认的,就算找奸夫也得找个像样点的吧?怎么着也得颜值过的去,可就孙二狗那德行的,也好意思拎出来遛?这不是恶心人吗?”

        “再说,这事儿就算你答应,我也不会应的。”

        ...

        开玩笑,就算炒绯闻也该找个颜值高的吧?姐姐好歹军中一朵霸王花,当年追求者能排一个连好吗?

        就这歪瓜裂枣的,才看不上。

        而鹿景渊:?

        谁答应了?

        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还有,什么叫颜值过得去?

        莫不是找的奸夫长的好看,她就打算认下不成?

        想到这儿,鹿景渊的额角突突直跳,眼神更是冷的可怕。

        “诶,你轻点,我手腕疼一下没什么,你身上的伤可受不得这样,再说相比于那些落井下石的人,我跟你好歹是同一战线的战友。”

        说完夏小乔还抬着下巴,眨巴了下眼睛,俏皮的道:“你说对吧?”

        鹿景渊顿时手上一僵,扯了下嘴角道,“战友?”

        “对,战友,嗯,就是一起作战的朋友。”

        夏小乔怕他不懂,又解释了一句,紧跟着热切的看着他道,“那个,不若咱们合作?你看,咱俩的事儿好歹是内部矛盾,如今都有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与其便宜别人将我们逐个击破,不如一致对外怎么样?”

        鹿景渊双眼微咪。

        “逐个击破,一致对外?你学过兵法?”

        夏小乔:“......?!”

        兵法什么鬼?

        这玩意儿不是家喻户晓吗?

        算了算了,古人读书少,也难怪他如此惊讶。

        “咳,那个就是偶尔听人说的,不过这都不重要,你就说同不同意吧,给句准话。”

        夏小乔有些不耐烦了。

        而鹿景渊又连咳了好几声,一边用帕子擦着嘴角的血迹一边阴沉的睨着她...

        夏小乔:“......?!”

        “同不同意你倒是给句话呀?”

        “你这人,好,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啊?”

        她也真是被这家伙整无语了,什么人呢?

        俩人很快统一了战线,或者说是夏小乔单方面的拍了板,而此刻坐在地上捂着脸的鹿春花还一脸懵逼。

        “好什么好?怎么就好了?什么就默认了?”

        这俩人说话一套一套的,听的她云里雾里,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俩孩子到底是不是她哥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就在她绞尽脑汁的去分析俩人的对话时,夏小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随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她道:“你不是很能吗?看,外面的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怎么,你就眼睁睁的看别人往你哥头上泼脏水?”

        “我---”

        还没等鹿春花说完,夏小乔就抢过了话头。

        “我什么我?你觉得我骗你也就罢了,难道你自己亲哥还会骗你?大宝二宝要不是你哥亲生的,他还能容我到今天,你是不是傻?平白给他人做嫁衣,怕是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鹿春花一听怒了,“明明是你---”

        “够了,咳咳咳,咳咳咳---”

        就在这时,鹿景渊一边咳嗽一边开了口,眼神隐晦不明的道,“听她的。”

        “大哥?”

        鹿春花得了自家大哥的话,虽然不忿,到也松了一口气,夏氏虽然不咋招,可两个小侄子是亲的,如今见自家大哥松了口,看来真是大哥的种没错了。

        ......

        而院子外此刻也炸开了锅。

        夏小乔劈腿孙二狗,这简直是鹿溪村有史以来的“惊天大瓜”。

        众人脸上都闪过兴奋和不可置信之色。

        “诶,真的假的啊?那夏氏真跟那孙二狗有一腿?”

        “这事儿咋就那么不可信呢?”

        “可不是?人家鹿秀才要长相有长相,要才华有才华,甩他孙二狗八条街好吗?夏氏有这么好的夫君不要,非跟这孙二狗搞一起?脑子进水了吧?”

        “就是就是,反正我不信。”

        “我也不信。”

        “嗨,你们还真别不信,没看人家鹿老婆子亲口承认的吗?那可是她亲孙子,她怎么不会无中生有吧?这要是真没有啥,咋可能这般兴师动众?”

        这话虽有理,可还是有不少人不信。

        可人家亲祖母都发话了,没准真有点啥呢?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夏小乔从屋里走了出来。

        一身粗布衣服还打了不少补丁,单薄的小身板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

        头发盘了个简单的髻,巴掌大的小脸虽有些黑,可依旧难掩她的美貌。

        就这么俏生生的立在了门前,眉头轻挑,眼神冷漠的扫了过去,瞬间气场两米八。

        惊的众人本能的熄了声。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不是挺热闹的吗?来,在说一遍。”

        众人:......

        齐刷刷的退后了一大步。

        顿时鹿家祖孙二人凸显了出来。

        俩人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