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2章 破案了

第12章 破案了

        鹿家人也是脸色铁青,尤其是鹿春娥,手中的帕子都要撕碎了。

        而夏小乔却不紧不慢,有条不絮的继续问,一个个问题反反复复的问,一开始孙二狗连唬带蒙还能说几句,后来干脆说的就驴唇不对马嘴了。

        “你的意思是,我每个月都会在后山的山沟里跟你约会最少一次,每次穿的都不一样,有水粉色的襦裙,有石榴红的马面裙还有绣着缠枝花的褙子?”

        夏小乔越说,孙二狗额头上的汗流的越多,而众人脸色也就越精彩。

        “这,我好像记得刘寡妇穿过一件水粉色的襦裙?”

        “诶呀,我记得老万家那谁穿过一件石榴红的马面裙。”

        “这缠枝花的褙子好像只有——”

        说完一个个的都像鹿老太婆看去,这种上档次的衣服也只有鹿家大房的媳妇儿能穿的起好吧?

        呵呵,这下子破案了。

        一口气牵扯进了不少人。

        而鹿家祖孙二人更是万没想到,这火竟然烧到了自家身上,鹿春娥第一个沉不住气大声道:“你住口,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夏小乔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你——”

        鹿春娥被气的够呛,而鹿老婆子脸色也甚是难看的道:“看什么看?他这是在胡诌呢,这都看不懂?”

        众人撇了撇嘴,而夏小乔则淡淡一笑,“哦,胡诌的啊?刚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话音一落,夏小乔立马变脸。

        “孙二狗,你可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当朝秀才娘子,你敢诬陷我,那就是对秀才公不敬,我家夫君虽然伤了腿,可依然功名在身,可见官不跪,你敢这般折辱他,走,咱们这就去见官,看看官老爷怎么处置你。”

        自古都有民不与官斗的说话,忽然就要被拉去见官,瞬间把孙二狗吓住了。

        “不不不,我没有,不是我,是鹿,诶呦---”

        还没等说完就被鹿春娥从背后踹了一脚,“不是你是谁?你身上这肚兜还能作假不成?”

        说完一把从他怀里拽出了一件浅粉色绣着一对野鸳鸯的肚兜。

        众人顿时哗然。

        鹿老婆子也是皱紧了眉头,狠狠瞪了鹿春娥一眼。

        而鹿春娥也是没有办法,要是不能一口气将夏小乔打倒,万一孙二狗倒戈她可就完了。

        因此明知道这样不妥,却还是这样做了。

        可这司马昭之人路人皆知,夏小乔更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准备的够充分啊!连物证都备齐了。”

        鹿春娥强装镇定,“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有何话说?还不跟我们速速去见里正,莫不是将你五花大绑压去不成?好歹曾经是一家人,你别给脸不要脸。”

        不得不说,她这招十分阴损了,难怪她这么自信。

        因为不管夏小乔承认不承认跟孙二狗的奸情,只要坐实了肚兜是她的,她就百口莫辩,名声受损算是跑不掉了。

        毕竟,夏小乔就算在巧言令色又如何,只要她跟这肚兜沾上关系,这辈子就完了,流言蜚语传出去,吐沫星子就能把她给淹没了。

        夏小乔名声受损,又有这样的桃色新闻,就算不死,自己那读书出身的堂哥怕也容不下她。

        这样也算完成任务了吧?

        可鹿春娥想的挺美,事实却并非她所愿。

        就在这时,屋子里忽然传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那声音恨不得将肺子都震出来。

        众人脸色大变。

        “大哥?”

        鹿春花脸都白了,而就在所有人把视线都聚焦在房子的时候,就见门口出现一人,不是鹿七郎又是谁?

        就见他小小的身子,此刻撅着嘴,满脸气恼的大声道:“你们不许欺负我嫂子,你们这群坏人,坏人——”

        话音未落,就跟个小炮弹似的冲了过来。

        鹿春娥首当其冲被撞倒在地,而她在摔倒的瞬间本能的抓向身边的人,就这样,孙二狗鹿老婆子都没能幸免,三人纷纷倒地压成了一团。

        “诶呦,我的老腰,七郎你这个小畜生,我是你阿奶,你这是想摔死我吗?”

        鹿老太婆惨叫出声,明明是她宝贝孙女拽倒的她,结果却把错误全都推给了鹿七郎。

        而相比于鹿老婆子,此刻的鹿春娥整个都要气炸了,她用力的将身上的孙二狗推开,爬起身后抓着鹿七郎歇斯底里的骂道:“鹿七郎,你这个贱种,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还想弑杀祖母?谁给你的胆子?今天我就替祖母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孝——”

        啪——

        “你居然敢打我?”

        鹿春娥只觉得脸颊灼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你哪只眼睛看见七郎要弑杀祖母了?你要是在敢乱说一句,信不信今日我就刮花了你的脸?”

        “你——”

        对上夏小乔那一副凶神恶煞护犊子的模样,鹿春娥顿时被吓住了,可她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然而不等她再次开口,夏小乔则护着身下的鹿七郎一脸嫌弃的退后了一大步,眼神鄙夷的道:“你有在这儿胡说八道的功夫,我劝你还是赶紧去洗洗手为好。”

        “你当手里的肚兜是什么正经东西?就那刺鼻的香味也不是正经人家姑娘穿戴的物件,小心得了脏病,怕你这辈子都毁了。”

        ...

        这话一落,众生哗然。

        “脏病?”

        大家被这话吓的赶忙退了好几步,深怕一不小心被沾染上。

        随后在看向鹿春娥手上绣着一对野鸳鸯的粉色肚兜,一个个忌惮不已。

        不说这是上好的丝绸布料了,就单着刺鼻的香料味,也不是夏小乔这穷苦人家的人用的起的。

        这还用说吗?

        说不定这孙二狗是从哪个窑姐身上顺来的。

        大家顿时一脸鄙夷,而鹿春娥都傻了,待回过神儿后更是尖叫一声,将那肚兜一扔,惊恐的转身就跑。

        哪里还有心思找夏小乔的茬?

        而事已至此,鹿老婆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己怕是被人当了枪使,她气的差点咬碎后槽牙,可又不得不忍着腰疼追了过去,毕竟是她疼了多年的孙女不是?

        众人见此一脸唏嘘,既感叹老鹿家人做事不地道,那鹿家大郎君多好的孩子呀?就算是摔断了腿需要花银子续命也不至于这般绝情吧?

        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