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4章 挖宝

第14章 挖宝

        夏小乔并不知某人要对鹿家人下手了,此刻的她正背着竹篓,夹着装着绳索的木盆,手拿铁铲直奔后山而去。

        “哇,有货!”

        昨天在河边挖的捕鱼陷阱,没想到已经挤满了鱼。

        夏小乔高兴的蹲下身子数起来。

        “一、二、三......”

        “竟然有足足七条野生大鲤鱼?”

        “系统,赶紧看看能兑换多少积分?”

        【位面检测中...】

        最后一共兑换了70个积分,离100积分只差三条大鲤鱼的距离。

        夏小乔十分高兴,不过守株待兔虽好,可毕竟太浪费时间。

        鹿景渊持续高热,不仅是肺部感染,他的腿更为严重,比一般骨折还要严重,病情刻不容缓,她得在他病情稳定之前将手术所需要的所有设备准备好才行。

        因此她咬了一口杂粮窝窝后,背着竹篓继续往山里行去。

        “咦,这是小蓟?”

        小蓟叶为椭圆,边有刺齿,开着紫色小花,生长的地方都很普遍,它的根茎可以入药,止血凉血治疗外伤出血效果极好。

        将药草采进竹筐又扔进空间几株后,继续前行,这座山高耸茂密,越往里走,树木越是粗壮高大,遮天蔽日。

        夏小乔小心的在林间穿梭,像这种原始森林,处处都可能藏着宝贝。

        “这是?”

        “接骨草?”

        夏小乔眼前一亮,再三确认之后,还真是接骨草无疑了。

        说是接骨草,实际上他是一株一到两米高的半灌木,茎有八根棱条,髓部白色,羽状复叶,又名陆英,也有人管它叫八棱麻。

        传闻有个郎中上山采药,半路瞧见一个蜈蚣嘴里叼着接骨草的叶子,郎中好奇,便跟了过去,没想到这个蜈蚣是为了救已经断成两节的同伴,它将那段成两节的同伴摆好,又将接骨草汁液放在其断口处,没想到不过半个时辰,那蜈蚣竟完好的行走自如了。

        他觉得甚是神奇,便摘了叶子回到家,将家里的大公鸡腿打断,在敷上接骨草的汁液,没想到三天后,家里的大公鸡竟可以登高打鸣了。

        虽然传说的功效很是夸张,但是这【接骨草】无疑是一株对跌打接骨有奇效药草。

        鹿景渊的腿,正是需要这味药草的时候。

        夏小乔自然没有客气,直接将其收进了空间里,有灵泉水的滋养,效果只会更好。

        想至此,夏小乔满意的拍了怕手,结果一转眼,她直接愣住了。

        “等等——”

        “这是什么?天,该不会是,【黄精】吧?”

        夏小乔一脸惊讶的看着不远处那株六七米相当于两层楼那么高的细杆植物,叶尖卷翘,开着一串串红色的小花,要不是她余光扫过,差点就把它给漏掉了。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长这么高?少说也得有个二十年了吧?”

        “仙人余粮,药中之精,可是与人参、灵芝、茯神齐名的四大仙药之一啊!这得能换多少积分,卖多少钱?”

        夏小乔的眼睛瞬间亮了,想也不想的就凑了过去。

        “开挖!”

        黄精是绕着茎生长在土里的,将周围的泥土退去,便能看的清清楚楚,每多一块便是生长了一年,而这株黄精一数之下居然有二十八块。

        “居然生长了二十八年?”

        夏小乔先是惊讶,而后便是欢喜。

        “发财了,发财了——”

        “系统系统,快看看,这黄精能换多少积分?”

        【位面检测中...】

        【检测到一株二十八年份的野生黄精,可兑换...】

        还没等报完,忽然山林里传来了一道道哭喊声。

        “大哥,有没有人那,救命啊!!!”

        夏小乔神色一变,赶忙将黄精扔进了空间,迅速向声源处奔去。

        原来是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跪在一个躺在血泊中的男子身前哭。

        “这是怎么了?怎会伤的这般重?”

        夏小乔赶忙蹲下身查看对方伤口,随后就见那小男孩哭着道:“今日跟我大哥上山打猎,不幸遇到了野猪,要不是我冒失,大哥为了救我也不会被那畜生给伤成这样,呜---”

        小男孩哭的伤心不已,既愧疚又害怕,焦急的不知所措。

        “别担心,我能救他。”

        撕拉——

        刚说完这话,她就一把将对方的裤腿撕开,随后娴熟的缠在了伤口的上方。

        那小男孩诧异的道:“鹿娘子,你——”

        可不等他说完,就见夏小乔迅速从背篓里,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碗水,仔细的将伤口清理干净。

        “还愣着干什么,你大哥这伤很重,你快去砍几个笔直的粗树枝过来。”

        “啊?哦,我这就去。”

        小男孩此刻已经懵了,见夏小乔如此镇定本能的服从了她的安排。

        而夏小乔也没闲着,这人的伤口有十厘米长,一指头见深,可见是被野猪的獠牙所割伤,必须缝合打破伤风。

        因此,将小男孩只走后,她赶忙问系统要了缝伤口的工具和药。

        “什么?十个积分?你怎么不去抢?”

        夏小乔一脸郁闷之色,她本来也就70个积分,如今又要去10个积分,想想就心疼。

        可是救人要紧,她没办法,咬了咬牙。

        “十个就十个,兑换。”

        有了工具和药,以夏小乔的手速,很快就将伤口缝好了,待那小男孩回来时,她正好从空间里把之前采的采药【小蓟】碾碎,往伤口上敷。

        “鹿娘子你,我——”

        小男孩一脸惊讶,没想到夏小乔真会医术。

        “什么你呀我呀的,把东西放下,还不赶紧回村子里叫人?你大哥这伤不轻,不过待我开个方子,回去煮了喝,外伤过几日应该就好了,就是这腿,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骨折?得多养些日子了。”

        “啊?哦哦哦,我这就去,这就去...”

        小男孩迷迷糊糊的就往山下跑,他现在已经不会思考了,心中第一想着大哥有救了,第二就是纳闷这鹿娘子何时会医术的?

        没听过呀?

        可夏小乔不管那些,处理好外伤后,又将那孩子砍来的木棍顺着伤着的腿固定好,有草绳缠了个结实。

        待小男孩将村里人叫来之时,夏小乔也已经完全处理好,连消炎药都给对方吃了。

        可没想到喊来的村里人一见这情景顿时变了脸色。

        “这,这是谁干的?简直是胡闹。”

        随后不善的盯着夏小乔,可不等她开口,其他人赶忙拽了拽那中年人道:“好了,少说两句吧,救人要紧,救人要紧——”

        “是啊,赶紧把人送医馆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几个人连说带劝,那中年人这才不情不愿的收了声。

        可直到走都没给夏小乔好脸色,下山的路上更是骂骂咧咧。

        “鹿秀才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男女授受不亲,她怎地一点都不知避嫌?这也就罢了,救人情急,可居然还上手,把我大侄子困成这样,这不是害人吗?”

        众人不答,而夏小乔更是一脸无语,她真想把人抓回来给他好好科普一下医学知识。

        不过,最后她还是忍住了。

        何必跟这种没有见识的人一般计较?

        夏虫不语冰,没的给自己找不自在,有那时间,还不如想想如何赚积分。

        因此很快将主意打到了野猪身上。

        “这玩意儿是群居动物,体型巨大且凶残。”

        不过,凶不凶残无所谓,她有的是办法对付,重要的是体型大啊!

        【黄精】这么金贵的药材,她不到万不得已是舍不得兑换成积分的,可是野猪她可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说干就干。

        夏小乔勘察完现场,顺着野猪的足迹,就向山里行去,完全把之前的事儿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