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6章 不见了?

第16章 不见了?

        也就在这时,忽然一群仆妇快步像这边跑来,同时也围上了一群看热闹的百姓。

        夏小乔也身在其中。

        “天哪,郡,表小姐您怎么在这儿?阿弥陀佛,可算是找到您了,老夫人和太太她们都急坏了,欣儿小姐可跟您在一起,她...”

        “她什么她啊?还不赶紧去请大夫?”

        那被称为表小姐的少女也就是赵灵珊急,此刻急的眼泪在眼圈直打转,语气更说不上好。

        而这时那些仆妇才发现她们要寻的小小姐此刻正发着病,眼瞅着不行了,吓的脸都绿了,为首那个妇人更个半拉身子都不好使了。

        “快,快去找大夫——”

        “对了,赶紧去禀告大太太,快,一定要快,在晚怕是来不及了...”

        这话简直是带着哭腔喊出来了。

        不过,可不是来不及吗?

        夏小乔看着眼前因为呼吸不畅憋的脸色通红,捂着脖子倒在地上不停喘息的小女孩,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散开,赶紧散开——”

        众人闻言都愣住了,赵灵珊更是诧异的看了过来。

        “你是谁?你——”

        “你不用管我是谁,让你的人赶紧清场,你妹妹这是哮症,突然发病稍有不慎命就没了,她现在急需氧气呼吸,快——”

        然而不等那她反映,夏小乔已经冲进了小女孩儿身前,此刻的她喘息急促,呼吸困难意识开始模糊。

        “醒醒,醒醒,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我知道你现在特别难受,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你别着急,来,跟着我慢慢吸气,呼气——”

        “你叫欣儿是吧?醒醒,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可小女孩儿怎么都叫不醒,夏小乔不敢耽误,迅速做起了心肺复苏,同时还有人工呼吸。

        “你,你干什么?”

        其他人都傻了,那朱色华服少女更是瞪大了眼睛。

        毕竟这嘴对嘴的渡气,闻所未闻。

        可不等她回过神儿来,小女孩忽然咳嗽了两声。

        “诶呀,活了,活了——”

        “天,真的活了,她这渡的是仙气吗?”

        周围人顿时炸开了锅,而夏小乔没管那些,见人苏醒了过来,二话不说就从空间兑换了一瓶速效β2受体激动剂药物喷剂,这药起效速度很快。

        果然,没几分钟那小姑娘的呼吸就开始趋向平稳了。

        救回了一条小生命,还是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夏小乔也松了一口气。

        可不等她张口说医嘱,忽然一个美妇人哭哭啼啼的就冲了过来。

        “我的欣儿呀!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要吓死娘亲吗?娘亲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让你砰那些花草,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呜——,你要是丢下娘亲一个人可怎么活?”

        那美妇人摸着小姑娘的脸,一边哭的梨花带雨,一边对着身边的人道:“药呢,还不赶紧把药拿来?”

        身边的婆子慌慌张张的赶忙又把药拿了过来,一群人将小姑娘围的水泄不通,一阵推搡下,夏小乔不知何时竟被挤到了边缘。

        “我?”

        她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由得直接黑了脸。

        而对方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也知道这病凶险,不仅如此还请来了寺院中的医者随行,瞧这阵仗,早就把救命恩人的她给遗忘了。

        夏小乔不禁皱起了眉头,本想着跟家属叮嘱一番的,可现在?

        “还是算了吧!”

        自己就当心善救了个漂亮的小姑娘,不过是损失十个积分而已!

        现在她手握五百多积分,财大气粗。

        而且这急性过敏性哮喘虽严重,但只要注意防护,到也不危及生命。

        显然那小姑娘的娘亲是知道这点的,那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再一看,天也不早了,毕竟家里有一个伤员,两个小包子需要她照顾不是?

        因此背上竹篓转身就下了山。

        这会儿乱糟糟的,再加上被一群仆妇围绕在身边的诸人根本就没发现她的离开,待那小女孩儿病情稳定,回过神儿来找人时,竟如何也找不见了。

        而此刻的夏小乔并不知这些,此刻她正高兴的提着两条大鲤鱼背着竹篓往家走呢。

        “今天吃鱼,七郎那小家伙肯定很高兴。”

        想到那个嘴馋的小吃货一脸期待的模样,夏小乔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她是个颜控,七郎那小正太刚好合她的眼缘。

        还有家里的两个小包子,虽然有些瘦弱,可长的却也极好,如今都快周岁了,坐还坐不牢靠。

        造孽啊!

        不过正好喝鱼汤补补身子。

        越想脚步便越发轻快了,转眼家里那破院子就近在眼前。

        “七郎,七郎我回来啦!”

        “看我今天捉到了啥?两条大鲤鱼哦,今天有口福了,我们炖鱼吃,在做一锅奶白的鱼汤怎么样?”

        “我还给你买了好吃的哦,猜猜是什么?”

        “咦?人呢?”

        夏小乔说了半天却无人回应,她纳闷的将竹篓一放转身就进了东屋。

        一进门就见自家小姑子鹿春花哭红了眼眶,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而半趴在床榻的鹿景渊面色阴沉如水,浑身都散发着要毁灭一切的冷煞之气。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夏小乔眉头轻挑,看着模样,一定是出事了。

        鹿景渊冷着脸不言语,鹿春花头垂的更低了,眼珠子乱转,局促不安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不,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不见了,把话说清楚。”

        鹿春花被夏小乔忽然的呵斥声吓了一大跳,在加上今儿去镇里找周明珠,却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也正憋一肚子气,回来后又因为三个小的不见了被一顿责难,她忽的一股怨气冲脑,口不择言的道:

        “不见了就是不见了呗,谁知道七郎那臭小子带两个小崽子去哪儿了?我找遍了家里的里里外外,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又不是我让他们没的,凭什么——”

        砰——

        “闭嘴,你还有理了?你,咳咳咳...”

        鹿景渊气恼的将手边的粗瓷碗丢了过去,鹿春花见自家大哥发怒,顿时被吓的大哭起来。

        “大哥,我知道,我不该自作主张跑出去找大夫,可谁能想到他们三个会不见呀?我也不想的啊,呜——”

        夏小乔的脸色极其难看,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你的意思是,七郎跟大宝二宝不见了?”

        夏小乔一双利眼瞬间扫射了过去,鹿春花被吓的花容失色,“你,你瞪我干什么?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这不是看大哥吐了血,心里害怕吗?所以就去镇上请大夫,呜——,我哪成想,哪成想回来后就怎么都找不到七郎和两个小崽子了...”

        鹿春花委屈的不行,而夏小乔眼里却满是杀意。

        “去镇上请大夫?谁让你去的?你害怕就是往镇上跑的理由吗?你有钱请大夫吗?你往镇里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家里伤的伤,小的小没人照顾?我走的时候怎么交代你的,都当了耳旁风是不是?”

        夏小乔可是军医,而且军衔不低,那上位者的气场发作起来自然吓人,鹿春花都被吓傻了,动也不敢动一下,深怕下一刻就被眼前的人给杀了,因此只能一边流眼泪一边忐忑的向自家大哥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