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7章 怀疑

第17章 怀疑

        鹿景渊也没想到夏小乔忽然发飙,那股子冷意仿佛能侵入骨髓,可见她此刻有多气愤。

        可不等他开口,那边的夏小乔已经收敛了气息,冷冷的撇了鹿春花一眼,“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还不赶紧去找?要是把人找回来什么都好说,要是找不回来...”

        不用说,啥后果自己清楚。

        鹿春花被吓的不轻,哆哆嗦嗦的一个劲点头,“我,我这就去...”

        结果她刚起身要走,忽然又被夏小乔给叫住了。

        “站住。”

        鹿春花紧张的不行,而夏小乔淡淡的撇了她一眼,“邻居家找过了吗?七郎平时都喜欢去哪里玩儿?都跟谁家小孩在一起?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有哪些?”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鹿春花脑子都是懵的。

        “我,我哪儿知道?”

        “你不知道?”

        夏小乔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你是怎么当人家姐姐的?”

        “我——”

        “行了,赶紧找人去吧...”

        夏小乔真是对这小姑子失望透顶,已经不想听她解释了,更不想听那些为自己开脱的废话,于找人一点用处都没有。

        鹿春花气呼呼的顿了下脚,哭着跑出了门。

        很快整个村子都知道鹿家的孩子丢了,还一丢丢了仨。

        这下将村里人都惊动了。

        “什么?孩子丢了?”

        “可不是嘛,听说那鹿秀才的娘子一大早就上山了,天黑了才回来。”

        “诶呦,造孽啊,之前还觉得这小媳妇儿不错,觉得鹿老婆子冤枉了她,可这才多久啊?”

        “就是说,家里男人瘫了,俩孩子那么小,她怎么就心大的又上山了呢?”

        “哼,没准啊,山上真有想好的也说不一定。”

        “诶呦,这话可不敢乱说。”

        “谁乱说了?没有孙二狗八成也有别的狗,你们看吧,看鹿秀才这此绕不饶得了她。”

        ...

        大家七嘴八舌,有的幸灾乐祸,也有为此担忧的,而大多数人都把过错推到了夏小乔身上,毕竟身为女人,在家带孩子做家务那是本分。

        这招天往山里头跑,哪怕是去干正事儿的,可在这村里人眼里,那也是不守妇道。

        对此,夏小乔却根本不为所动,此刻正努力的寻找线索。

        窗前屋后过了一遍,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家里的摆设甚至都没有什么变化,看似十分合理,可合力本身就是不合理。

        要知道七郎不过是个五岁的孩童,他跟本没有力气同时抱起两个孩子,哪怕抱着一个孩子走路也是很费劲的,不可能没有声响。

        而就鹿景渊所言,他根本没听到七郎抱孩子传来的声音。

        “所以,七郎是在里正来家后不久便不见的是吗?”

        鹿景渊此刻气若游丝,面色痛苦却艰难的点了点头。

        “按照你的说法,如今离七郎失踪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时辰,咱们这个老宅把一头,隔壁万家是个猎户,按照鹿老爷子的说法,这就是一群莽夫,他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七郎在鹿家耳濡目染,断不会轻易跟万家接触,更不会带大宝二宝去,而平时在鹿家,七郎除了喂鸡鸭还要去山里打猪草拾柴火,根本没有时间出去玩儿,也没有什么好的玩伴,他能去的地方更是有限,可找了一圈根本都没有...”

        夏小乔分析完,眼神如刀的看向了某人,“村民们都说没有看见过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况且还带着两个小娃娃,莫不是,被——人——掳——走——了?”

        最后那几个字说的极慢,且字字珠玑。

        鹿景渊的看色刷就变了,瞬间抬起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看向夏小乔。

        “你什么意思?莫不是怀疑我?咳,咳咳——”

        因为说话太急,鹿景渊咳嗽的有些厉害,而夏小乔却不为所动,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不是她心思阴沉,实在是这件事儿太蹊跷了。

        平时都好好的,怎么里正来了一趟她的两个孩子跟七郎就不见了?

        更过分的是,村里人竟没有一个看见的,是真的没看见还是当没看见?

        而跟两个孩子有直接厉害关系,恨不得除之后快的只有鹿景渊一人。

        别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这个书中的大反派,心思狠毒,杀人不眨眼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而鹿景渊见她如此,瞬间像被踩到了小尾巴一般,直接炸了。

        “夏氏,你别欺人太甚。”

        “我鹿景渊好歹是读圣贤之书,稚子无辜,我要杀也是杀你,岂会做这等龌龊之事?”

        咳咳咳,咳咳咳咳——

        可能实在太激动,鹿景渊被气的咳嗽一声接一声,甚至开始剧烈喘息。

        夏小乔见他这般模样,理智慢慢回笼,是了,就算他有对付两个孩子之心,也断没有将七郎一并除去之意,那可是他亲弟弟。

        随后灵光一闪,又想起了鹿三郎之前说附近村子里有丢孩子之事,莫不是,自己冤枉了他?

        而就在夏小乔尴尬的不知该说点啥好时,耳边忽然传来极小的树枝断裂之声。

        她脸色一沉,大声呵斥道:

        “谁?给我出来。”

        突然之声吓的那人差点没坐在地上,不过很快一个有些唯唯诺诺的女子从门口探出了头。

        夏小乔并不认识这人,因此脸色阴沉的看了过去。

        “你是谁?来我家作甚?”

        那女子吓的心尖都在颤,声音也跟着发颤道:“我,我是万家的媳妇儿。”

        “万家?”

        夏小乔一愣,同时看向鹿景渊。

        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不解。

        而那个万家的媳妇儿十分紧张害怕的四处张望了片刻道:“那个,我,我看到有个陌生人来了你们家...”

        “陌生人?看清楚长相了吗?什么时候来的我家,都做了什么,知道吗?”

        夏小乔一脸审视的看着对方,这让那万家的媳妇儿越发紧张。

        “我,我只看到了一个背影,可虽没看见那人的长相,也没看到他做了什么,但是,我看到他往后山跑了,大概在未,未正左右。”

        “我,我知道的就这些了,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了你,求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我,我得走了...”

        说完慌里慌张的就往外走,夏小乔见此马上唤住了她。

        “等等,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瞧她那样子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可为何冒这么大风险来告密?

        夏小乔自认与其没有任何交集,而原主也更是没有。

        已经走到外门跟前的万家媳妇儿回过了头,眼中充满感激的道:“要不是你及时帮我家夫君包扎伤口,止了血,他熬不到去镇上看大夫的,怕早就死了...”

        说完直接跪在地上给她磕了一个头,随后捂着脸哭着就跑了。

        她是真心感激夏小乔,让她避免了寡妇的命运,要知道她本就不讨婆婆喜欢,万一在没了男人做依靠,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虽然男人现在摔断了腿,只能躺在床上,可活着总比死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