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19章 女侠饶命啊!

第19章 女侠饶命啊!

        相比于鹿家大房这糟心事儿,四房显然舒心不少。

        “诶,你真不打算去看看?好歹那也是你亲侄子。”

        四房张氏推了一把鹿老四,结果人家跟没事儿人似的,倒在床上悠哉悠哉的道:“二房的事儿你少管,有那功夫,还不如给我在生一个儿子。”

        很快俩人打闹成一团,四房张氏头发凌乱的道了声,“死鬼,这天还没黑呢,你找哪门子急?”

        可很快就传来了少儿不宜的声音。

        相比于四房的欢愉,显然三房有些愁眉苦脸。

        “怎么办?这好好的人怎么就丢了呢?”

        三房郝氏一边哭一边擦眼泪,“当家的,你倒是想想法子啊?”

        鹿老三抱着头痛苦的道:“我能有啥法子,爹不让出门。”

        “你,你就怂吧,当初要不是二嫂接济咱家,三儿早就病死了,四丫头和五丫头也早就没了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二哥二嫂都不在了,就剩下这几个孩子...”

        越说郝氏越哽咽,“好好的孩子,你说这腿咋说断就断了呢?如今七郎和两个小的还丢了,呜,我对不起死去的二嫂,没照顾好她这几个孩子啊!!!”

        “行了,你别哭了,我,我又没说不管?”

        鹿老三一脸愁苦的出了门,可郝氏对他早就失望透顶,这就是鹿家的牛马,早就被鹿家二老教出奴性来了,相信他还不如相信自己的儿子。

        因此赶忙将儿子找来,偷偷的把家里所有的银钱都塞给了他,让他赶紧想法子去找人。

        ......

        对于老鹿家人如何,夏小乔是不知道的,此刻的她风驰电掣,正一门心思赶路。

        是的。

        你没听错,就是风驰电掣。

        秀发飞扬,衣衫在烈烈风中招展,身姿那叫一个英姿飒爽。

        没办法,要是单靠两条腿,打死她也不可能追得上四条腿的马车?

        何况,她现在也没有更没那么好的体力。

        因此,她咬咬牙,一狠心,直接在系统里,用足足五百积分兑换了这么一辆超帅气的摩托车。

        无论山路,土路上飞驰,都不在话下。

        在加上天渐渐黑了起来,官道两边又全是林木,她可以放心大胆的开,根本不用担心别人发现。

        伴随着机车声,身后尘土飞扬。

        而前面官道上正行使的马车里则时不时的传出小孩哇哇大哭的声音和妇人的破口大骂。

        “哭,哭什么哭?哭丧啊?老娘带你们是去享福的,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能不能别哭了?我让你们别哭了,听没听见,都给我闭嘴。”

        那妇人一脸凶相,满脸狠辣的在两个小家伙的小胳膊小腿上狠狠的掐了两把,顿时白皙的胳膊掐出了一块青紫,可这样下来,不但没停止哭泣,反而哭声更大了。

        气的那妇人下手又狠了几分。

        反而赶车的男人看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瞪了那妇人一眼道:

        “骂什么骂?这眼瞅着就到镇上了,能不能消停点?孩子哭你就哄一哄,可能是饿了,赶紧给他们喂口奶,堵住他们的嘴。”

        那妇人听完没好气的剜了眼那汉子,“你说的轻巧,老娘又不产奶,哪有奶喂他们?”

        随后又将两个小的往边上一推,威胁道:“别哭了,在哭就把你们扔出去。”

        果然,她这话刚落,两个小的都不哭了。

        那妇人一脸得意,可还没等高兴完,忽然脸色一变,一把将慢车的门帘拉开,惊恐的道:“当家的,你快听,这是什么声音?”

        结果她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黑影从一旁窜了过来,一把就将赶车的男人压到了身下,没等对方反应,一拳下去,那人就不省人事了。

        而目睹了全程的妇人吓的瞪大了眼珠子,惊恐的尖叫:“鬼啊!!!”

        砰——

        还没等吼完,夏小乔一拳就挥了过去,毫无意外的跟那男人一样,直接软了下来。

        夏小乔这才赶忙进了马车,随后就见自己的两个小宝贝正歪歪扭扭的被塞在角落泪眼汪汪,鼻子一吸一吸的看着她,眼中写满了委屈和害怕。

        见是自己亲娘后,一个没忍住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伸手求抱抱。

        夏小乔看见两个小宝贝的一瞬间,瞬间心都碎了。

        快步跑了过去将两个小宝贝抱在怀里,红着眼哽咽的安慰道:“大宝二宝不怕啊,阿娘来了,阿娘保护你们——”

        娘三个哭成一团。

        从未有一刻夏小乔感到如此害怕,害怕就此失去。

        她原以为这是原主的孩子,跟她没什么关系,把她们养大以是自己的义务了。

        可毕竟血浓于水,这血脉的力量真是玄之又玄。

        在看到两个小家伙那一刻,什么你的我的,什么责任义务,都是狗屁。

        这就是她的孩子!

        谁敢伤他们,得先从她尸体上踏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夏小乔才将两个小的安抚好,又给他们吃了奶粉,这才沉沉的睡去,可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咋,哪怕是睡梦中也不甚安稳,动不动就撇着嘴皱着眉头,一副要哭的可怜模样。

        这可心疼坏夏小乔了。

        她又是哄又是拍,可拍着拍着竟发现两个孩子身上竟有青紫一片?

        她的脸瞬间就黑了,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劫匪眼中像淬了毒一般。

        “啊——”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夏小乔一脚踹断了那个男人的腿,疼的那人弓着身子,凄厉声不绝于耳。

        “啊,疼,疼死我了,救命,救命啊!!!”

        看着自家男人痛苦成这样,那个妇人整个人都吓傻了,不管不顾的跪地就开始磕头。

        “女侠,女侠饶命,求女侠饶命啊!!!”

        她是真怕了啊!

        这还是人吗?这简直活活的黑罗刹。

        而夏小乔冷冷的看着她,“饶命?”

        说完一把拽住了那妇人的头发,“现在知道饶命了?虐待我儿子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饶了他们?”

        说完直接将人摔在了地上,随后一脚踩住了她的手,“你是有这只手掐的?还是那只手?还是说,两只手都掐了?嗯???”

        夏小乔是真的怒了,敢动她儿子?简直不知死活。

        脚下一点点用力,手在她的脚下被撵出一道道血痕,疼的那妇人满脸扭曲,痛不欲生,整个人都充满恐惧。

        “女侠,女侠饶命啊,我不知道那是你儿子,求您,求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求,啊——”

        可还没等说完,就听到一声声碎裂之音。

        她的手骨,就这么断了。

        一声杀猪的叫声在林间回荡,吓的动物们四散而逃,一时间管道上鸦雀无声。

        “说,谁派你们来的?为何要偷我的孩子?”

        忽如其来的爆喝,吓的那妇人脸色清白一片,想也不想张口就道:“是东家,东家说...”

        “闭嘴,臭婆娘,不要命了?”

        那妇人瞬间清醒了过来,而夏小乔则眯了眯眼,看向那个断了腿,一脸愤恨之色的男人,轻笑了一声。

        “命?”

        “你以为到了我手上,你们还能有命在吗?”

        “本姑娘有一万种法子让你们痛不欲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