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2章 白莲花青梅

第2章 白莲花青梅

        “你在干什么?”

        就在夏小乔施完针,打算检查一下这人的腿伤如何时,男人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她一个没稳住,双手直接向下压去。

        好死不死压在了某人的那个位置。

        夏小乔:“......?!”

        刚醒来的鹿景渊:“......!!!”

        额--

        “那个,我能说我不是故意的吗?”

        夏小乔神情极为尴尬的拿开了手。

        而鹿景渊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还有这个女人按住的位置,瞬间勃然大怒。

        “夏氏,你,咳咳咳---”

        他一时情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脑子阵阵眩晕。

        “你,你不要脸...”

        就在这时,刚刚那个喊着诈尸跑出的小姑娘又突然冲了进来,用手指着她,就连她脸上的青春痘都跟着颤抖:“夏小桥,你还是不是人?我哥都啥样了,你居然——居然——”

        结果还没说完,就见咳嗽剧烈的鹿景渊哇--的又吐了一口血。

        “大哥?”

        “快来人那,我大哥吐血啦,大夫?大夫----”

        ......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就见一个白发老翁,一边诊脉一边拧着眉头。

        “咦---”

        众人的心都跟着提了上来。

        “大夫,怎么样,我大哥怎么样?”

        “大夫,我大哥会不会死啊--”

        姐弟俩眼泪汪汪。

        屋子里的人顿时也湿了眼眶。

        “鹿家二房这几个孩子命苦啊,老神医你可一定要救救景渊这孩子啊。”

        老大夫一听这话,就知道误会了,马上道:“诶呀,别急别急,是好事儿。”

        “这都吐血了还是好事?”

        一脸面疮的小姑娘顿时声音都带着哭腔,随后咬牙切齿的道,“夏氏呢?都怪夏氏那个扫把星,要不是她突然诈尸,要不是她心怀不轨,我大哥又怎会---”

        “诈尸?这尸诈的好啊---”

        老大夫一言,所有人都懵了?

        鹿家姐弟:“......?”

        众人:“......?”

        包括一直沉着脸的鹿景渊在内,全都是满脑子问号。

        而那位白发老大夫则一边捋着胡子一边笑着道:“之前大郎君胸内淤血不散,恐不是长久之计,如今胸内淤血已散尽大半,待老夫开个方子,每日煎服,好生将养虽不能彻底痊愈,起码性命无忧了,岂不是好事?”

        鹿家姐弟惊的张大了嘴巴。

        而鹿景渊则脸色越发铁青了,那个疯女人把自己气到吐血,甚至还要欲行不轨,反过来还要谢她不成?

        ......

        气死人不偿命,哦,不——

        应该说,是做好事深藏功与名的夏小乔。

        此刻正站在厨房,皱着眉头,脸上写着四个大字:一言难尽。

        “这是厨房吗?”

        “有这么简陋的厨房吗?”

        ...

        看着那口缺了印的大铁锅,一个瓦罐,还有几个豁了口子的粗瓷碗...

        夏小乔的小脸崩得紧紧的。

        终于又确定了第二件事。

        “这个家是真的穷。”

        破草房三间,夜里抬头就能看星星。

        银子三两,杂粮面百斤;糙米五十斤;粟米也就是小米不过十斤,鸡蛋十枚;另外油盐酱醋若干,以及平时穿的四季衣服和用的物什...

        这就是三天前分家,所得的全部家当了,而银子还不在她手里。

        夏小乔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系统,你看这些哪个能换积分?”

        【正在检测中---】

        【检测到一枚鸡蛋,交易后可得积分0.01分,是否交易?】

        “否--”

        交易什么啊交易!

        这可是纯正的土鸡蛋,一颗居然才换0.01个积分,要兑换一百个积分就需要10000个鸡蛋,在后世土鸡蛋一斤最少得十块钱,差不多能称十个,一万个土鸡蛋就相当于一万块钱那,多少个医药箱买不来?

        这也太黑了吧?

        夏小乔心里直吐槽,可不论是空间还是灵泉,亦或是那块能迅速生长的方田,她是绝对都不会放弃的。

        这可是她的安身立命之本。

        在一个救鹿景渊的命也需要不是吗?

        “算了算了,家里一共才十个鸡蛋,杯水车薪,人是铁饭是钢,我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

        这眼瞅着就要正午了,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

        大人饿一点没什么,两个小包子可受不了。

        想起那两个瘦的跟个猫儿似的小家伙。

        如今只能喝点米汤续命。

        着实惹人心疼。

        造孽啊---

        因此夏小乔措了措手。

        “开干---”

        随即目光就瞄上了,家里最「金贵」的那点小米。

        除此之外,她又抓了一把村里人送的韭菜,洗净切碎,一口气打了五个鸡蛋加上杂粮面粉,放了点盐和适量的灵泉水,加上剁好的韭菜一起搅拌好后摊在锅里,

        没多久喷香的「韭菜鸡蛋饼」就做好了。

        此刻的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脑子都开始阵阵发晕。

        可她还是坚持将米汤从瓦罐里盛了出来,晾好。

        自己又喝了一碗灵泉水充饥后,这才端着瓦罐和韭菜鸡蛋饼向东屋走去。

        “总不能饿着伤员吧!!!”

        只是她刚走到门口。

        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子柔婉动听的说话声,

        “景渊哥哥,这是我娘特意给你熬的鸡汤,我喂你喝点吧。”

        结果她刚说完,身旁的丫头马上不愿意了,“才不是呢,明明是小姐你熬的,你看手都被烫伤了呢---”

        “小翠,还不住口,”

        那女子连训人的声音都那样温柔。

        紧跟着一脸娇羞的道:“景渊哥哥,你别听她胡说,来,我喂你---”

        站在门口的夏小乔撇了撇嘴。

        还景渊哥哥?

        她一阵恶寒,鸡皮疙瘩差点掉一地。

        书上好像没有这一出啊?

        “不必---”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冰冷且毫无感情的声音。

        “不是吧?”

        这样的美貌佳人主动投喂,那人竟就这样冷声拒绝了?

        夏小乔有些诧异。

        她以为这就完了?

        可并没有。

        某人不但很直男的拒绝了人家,还板起了脸训斥道:“周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可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自重---”

        那女子听完脸都白了,眼泪在眼圈直打转,声音都带着颤音。

        “景渊哥哥,我,我就是想照顾你---”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肩膀一颤一颤的,哭的着实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可某人就跟没看见似的,竟一本正经的道:“我已娶妻,家中还有亲妹,再不济还有满村的族人,自有人照顾,实不劳周姑娘动手。”

        就差明晃晃的告诉她--

        莫挨老子---

        莫自作多情---

        ...

        那女子听完顿时僵在了原地,不仅是她,连夏小乔都万没想到。

        这,也太直接了吧?

        不愧是大反派,小小年纪,就这般自律,有原则。

        嗯--

        +1分

        可某人亲妹鹿春花看不过去了。

        “哥?阿珠姐姐一片好意,还为你特地熬了鸡汤,你怎么能这样?再说了,夏氏怎么跟阿珠姐姐比?给她提鞋都----”

        “大嫂?”

        就在这时五岁的鹿七郎忽然对着门口道了一声。

        现场顿时安静如鸡。

        正在看戏,忽然被点名的夏小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