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20章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第20章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夏小乔说到做到,很快官道上便响起了此起彼伏,撕心裂肺,鬼哭狼嚎的哀吼声,那声音在这夜里异常的诡异和恐怖。

        “阿娘,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正在赶夜路的娘俩被吓的瑟瑟发抖,再加上路上树影婆娑,颇为瘆人。

        “娘,这,这路上会不会有鬼啊?”

        鹿春娥都要哭了,她咋就这么倒霉,都怪那个该死的夏氏,以前在家任劳任怨,骂她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屁的人,怎么刚分家就这么厉害了?

        差点被她戳穿自己雇佣孙二狗的事儿不说,如今又惹了一身骚,还把自己害的这么惨,早知道这样,她打死也不会去干的,呜——

        “哭什么哭,这是官道哪里有什么鬼?”

        长房刘氏同样被吓的不轻,可相比于害怕,她更知道这件事儿的严重性,因此打起精神安慰女儿道:“二丫,你不是一直想嫁给周公子吗?倘若你这张脸毁了,亦或是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去,那周公子这辈子你都别想了。”

        “不行。”

        鹿春娥一听马上支棱了起来,“我的脸不能毁,我的名声更不能毁,阿娘,女儿这辈子非周公子不嫁。”

        “嗯,这就对了,那咱们快些赶路。”

        这边娘俩颤颤巍巍,心惊胆战的赶着夜路,而那边也差不多到了尾声。

        一炷香后

        “说吧,谁指使你们来的,为什么要掳走我两个儿子,我家七郎呢?你们把他藏哪儿去了?”

        两个人是被夏小乔收拾惨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想法,把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一遍,并趴在地上一个劲的哀求。

        “女侠,我们知道的,能说的都说了。您家七郎君我们是真不知道啊!”

        “东家就让我们掳走鹿秀才的俩儿子,说有大用,其他的我们真的一概不知啊!”

        夏小乔顿时轻哼一声,“死鸭子嘴硬,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我家七郎在哪儿?为何没有跟你们一辆车?”

        “啊,啊女侠饶命,饶命,说,我什么都说。”

        “我们真没有掳走你家七郎君,诶呦,女侠你听我说完,呜——,我们真没有,是刘老七,是刘老七那伙人干的。”

        “他们专挑长的好的男孩儿女孩儿下手,我们来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他们的马车,女侠,姑奶奶,求求你,绕了我们吧!”

        ......

        确定了七郎真的没在他们手里之后,夏小乔在不敢耽搁下去,想继续追,可两个小的在身边,她不敢冒险,而且,这两个人贩子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因此一咬牙。

        先回家。

        于是,她用绳子直接将两人困在了马车尾部,抱着孩子驾着马车就往回赶。

        “驾——”

        马鞭抽的贼响,马儿跑的飞快,可身后跟着车跑的俩人可就遭了大罪了。

        本来就断手断脚,如今哪里还跟的上,就这么一路硬生生的被拖回了村,等到地方时,活生生的被脱掉了一层皮肉。

        那惨状叫一个瘆人。

        举着火把前来寻人的村民们看到后都被吓傻了,而夏小乔可不管这些,大声对着领头的老头道:“里正爷爷,这两人就是偷孩子的凶手,他们就交给您了。”

        说完抱着两孩子一阵风似的就跑回了家。

        空留一群村民在风中凌乱了。

        而此时的鹿景渊正躺在床上根本无心入眠。

        扮可怜,博同情,好不容易让村里的人同意一起去寻人,已经用尽了他所有力气。

        落魄如他,这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世态炎凉,也看清楚了有些人的嘴脸。

        两旁世人都会或多或少,关心同情一下他,哪怕是虚情假意,看热闹也好,可作为至亲的鹿家人,除了三房,竟没有一人前来,连问一问三个孩子的话都没有。

        当真可笑,可悲!

        而就在他心烦意乱,胡思乱想之时,夏小乔披风戴月的闯了进来。

        “鹿景渊,你好好想想,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上来二话不说,直奔主题。

        鹿景渊诧异的抬起头,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将他瓷白如玉的俊颜照的越发没有血色,那孤寂无神的眸子,宛若受伤的小兽正独自舔舐伤口,苍茫又无助,就连眼尾的朱砂痣都显得那么黯淡无光,此刻的他,像是一尊玻璃美人,稍稍一碰便会破碎一般。

        看的夏小乔心都跟着一紧,语带关切的道:

        “你没事儿吧?”

        鹿景渊落寞无神的眸子,慢慢的有了神采,声音却已经冷冰冰的。

        “咳咳,还行...”

        然而说一句话就要喘三喘的模样,哪里像还行的样子?

        夏小乔眉头轻皱,叹息了一声,将孩子放好后,赶忙帮他顺背,又拿东西给他垫在了身后,同时还端来了一碗灵泉水打算喂他,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搞的鹿景渊都有些发愣。

        “愣着干什么?赶紧喝啊?”

        鹿景渊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道:“那个,我,我自己来。”

        说完伸手接过了粗瓷碗,夏小乔也没在意,直接迫不及待的道:“那两个绑匪交代了,说是受东家雇佣,指名道姓要绑走你的儿子。”

        说完后就一阵泄气,“这不,我两个儿子就跟着糟了殃。”

        鹿景渊一愣,诧异的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受了我的牵连?”

        “呵,你说呢?”

        夏小乔一脸不爽的瞄了他一眼,“孩子们的事儿,你知我知,可外人不知道啊?”

        “而且,我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对方做的滴水不漏,我看你这腿伤的也甚是蹊跷,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那——”

        说完直接把两个孩子塞到了他的身边,“那俩绑匪说,七郎是被一个叫刘老七的人给掳走的,据说那人专掳长的好看的男童和女童,被他们给绑去,绝没好事儿,我得赶紧去把七郎救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两个小的就交给你照顾了...”

        说完不知从哪儿就拿出了一个瓷罐塞进了他手里,“这里面是奶粉,是我好不容易给两个小的弄来的,你记得给他们喝。”

        “还有,冲奶粉的水,必须用这瓦罐里的,你也可以喝,如果要用家里的水,就必须要烧开之后才可以喝知道吗?”

        “两个小的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是都特别聪明,想尿尿的时候会告诉你的,记得勤换下尿布...”

        夏小乔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而鹿景渊听的更是云里雾里。

        “等等,咳咳咳,你,你什么意思,你让我来照顾他们?”

        鹿景渊都惊了。

        “不是,我——”

        不等他说完,夏小乔马上道:“不是你,难道我指望你那个不着调的妹妹吗?”

        鹿景渊顿时就愣住了,他妹妹是不靠谱,可自己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就靠谱吗?

        可能听到了鹿景渊的心声,夏小乔凝重的看着他,“孩子们跟着你,最起码不会被饿死,况且,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七郎危在旦夕,这村里我能信任的也只有你。”

        鹿景渊听完,沉默了。

        而夏小乔深吸了一口气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一定会把七郎安全带回来的。”

        她眼神坚定,势在必得的走了。

        待鹿景渊回过神儿,人都没了影,他顿时急了。

        “夏氏,咳咳咳,带上我的名帖...”

        可惜,此刻的夏小乔早就没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