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21章 城门相遇

第21章 城门相遇

        是夜,星辰漫天。

        鹿溪村更是灯火通明,村民们举着火把绕着马车围成了一个圈,老老少少全都不错眼的看着被拖了一路要死不活的两个人。

        “这俩人就是劫匪?真的假的啊?”

        劫匪就这惨样?

        咋那么不可信呢?

        大家交头接耳,要说这夏小乔是劫匪头子还差不多。

        众人心里嘀咕,可却不敢说出口,刚才夏小乔那英姿飒爽,冷漠无情的模样,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可也不能一直在这儿站着呀,就有人凑了过去道:“里正,您看这咋办是好?”

        “还能咋办,要我说,既然是绑匪掳了咱们村的孩子,自然没有放过之理。”

        “就是,绝对不能放过。”

        对那些有孩子的人家,尤其是妇人们,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吃了他们的肉。

        从古至今,对人贩子的憎恶从未减少过一分。

        “可他们毕竟是外村之人,要不还是报官吧?”

        “对,报官好,听闻附近几个村子也都丢了孩子,正好,一并审理了。”

        “我觉得此法甚好。”

        “我也觉得不错...”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俩人的处理问题,而躺在地下去了半条命的俩人都要哭了,报官也好啊,总比死在那个女魔头手中强。

        想到之前遭遇的各种酷刑,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到她了。

        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夏小乔从黑暗中行来,一身粗布衣却没有减少她半分的气场,她的神情严肃又冷漠,声音清脆且带着上位者的气息。

        “他们两个该报官报官,该怎么判交给官府,不过七郎是另一伙人掳走的,我得赶紧去救人。”

        “里正爷爷,这里就交给您了,麻烦您辛苦处理一下。”

        “吁——”

        交代完后,直接将马从马车上卸了下来,牵着缰绳,一跃便坐在了马背上。

        “情况紧急,我先走一步了,驾——”

        说完一挥马鞭,那枣红大马迈着大长腿,嗖的就飞奔而去,给众人留下了一地的尘土。

        “就,就这么走了?”

        好半天,才有人反映过来。

        大家都一脸懵色,“这鹿秀才家的娘子什么时候学会骑马了?”

        “呵,何止是骑马,人家还会抓绑匪,驾马车呢?那——”

        说完朝一旁抬了抬下巴。

        看着马车孤零零的在原地,还有那两个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绑匪,众人都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就跟做梦一样!

        可村里的小姑娘们眼中却都冒了光。

        “原来女子也可以这么厉害啊?”

        结果刚说完,就重重的挨了自家老娘一撇子,“想屁吃呢?谁家女子像她这样?都给我安分点,赶紧回家。”

        教训完女儿后,妇人们忍不住摇头叹息,作孽呦!!!

        这样彪悍的女儿家谁敢娶?

        众人们对鹿景渊有多了一分深深的同情,尤其是男村民。

        “鹿秀才这是怕要夫纲不振喽!”

        ......

        对于这些,夏小乔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她正快马加鞭的往灵州城赶,马蹄声在官道上回音不断,在走过一段路程之后,她又迅速的换上了摩托车。

        一路风驰电掣,锦衣夜行。

        可这摩托车的声音可是把鹿春娥母女吓了个半死。

        “鬼,鬼啊!!!”

        谁见过发着光还速度飞快的人影?

        不是鬼是什么?

        果然走夜路是会撞见鬼的,古人诚不欺我。

        鹿春娥直接就崩溃了,这一晚上的经历怕是要记一辈子。

        先是听到鬼哭狼嚎的恐怖声音,没过多久又撞见马车拖着死人在官道上跑,还没等松口气又看见一只会发光的鬼呼啸而去,这还没到镇上,母女俩就病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镇上亲戚家,就开始风言风语起来。

        这种离奇的事儿,谁会信那?

        再加上鹿春娥那长满脓包的脸,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得了失心疯。

        母女俩求助无门,还被人当成疯子,又惊又怕又怒,而镇上就这么大点地方,很快娘俩就成为了人们口中的资谈,如今想不出名都难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而夏小乔一直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她在心里早就算计好了的。

        这直通灵州城的官道,只途经这一个曲泉镇,因此她早早的将摩托换成骑马,待过去后又换成摩托车,如此日月兼程,终于在夜半赶到了城门口。

        可让她愤怒的是,此刻城门紧闭,守门的官兵竟让她明早开了城门才可进城。

        那怎么行?

        万一七郎有点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就在夏小乔跟那官兵僵持不下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焦急嘶哑之声。

        “灵州城方家有要事急需进城,请军爷行个方便。”

        说完直接从腰间取出了一块令牌。

        而那城墙上的官兵见此,二话没说就下了城楼。

        夏小乔眉头轻皱,知道自己这是遇到特权之人了。

        想想自己一介白身,于是牵着马走了过去,可惜没走几步就被拦住了。

        “站住,你是何人?”

        夏小乔到没有生气,反而客气的道:“我姓夏,乃鹿溪村村民,有急事进城,请问可否行个方便?”

        那婆子听完一脸嫌弃的道:“管你是鹿村还是马村,没听说过,这里是方家的马车,识相的赶紧离这儿远点,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就像赶牲畜一般来推搡她。

        夏小乔的脸瞬间冷了下去,一把抓紧了对方伸过来的手腕。

        “你,你干什么?居然还敢打人?”

        那婆子也怒了,就没见过这么蛮横的刁民,因此瞬间拔高了声调,“来人,快来人那,这个村妇要强闯...”

        “大半夜的,大呼小叫作甚?”

        还没等那婆子喊完,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少女被丫鬟扶着下了马车,沉着脸借着月光就走了过来,待训斥完那婆子,这才看向夏小乔。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居然是你?”

        她一脸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而夏小乔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是?”

        “你忘记了,今日在青云寺,你救了我小表妹一条命?”

        这话说完,一把抓住了夏小乔的手道:“要不是你救人及时,我表妹怕是凶多吉少了,可转身你就不见了,怎么找都没找到,没想到竟在这里碰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