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4章 你姐不配

第4章 你姐不配

        “你没事儿吧?”

        夏小乔见他咳成这样,并没想到这人动了杀心,反而还关心的问了一句。

        可惜某人根本不答。

        她撇了撇嘴。

        “真够冷的。”

        如今见看他被自己气的半死,之前那点不愉快,她也就不予计较了。

        主要是夏小乔真怕把人气死。

        “鸡汤油腻,我劝你还是喝米粥比较好。”

        说完这话,待走到鹿春花跟前,踢了一脚地上的瓷片,“一会收拾干净---”

        “你--”

        “你什么你,这么看不上我,有本事我煮的粥,做的韭菜鸡蛋饼你都别吃。”

        这么拎不清的小姑子,当真欠教训。

        “不吃就不吃,谁稀罕---”

        她气的直跺脚,话音刚落东屋直接传来了冰冷,带着愠怒的声音。

        “鹿春花,还不给我滚进来?”

        “哦,就来。”

        鹿春花撅着嘴回瞪了她一眼,期期艾艾的向东屋走去。

        而夏小乔懒得搭理她。

        匆匆忙忙的吃了一个饼喝了一碗粥,又将西屋的两个小的喂饱后,她就开始琢磨起赚积分了。

        这个家太穷,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分家那三两银子,这两日怕都不够给鹿景渊抓药用,所以,她得自力更生。

        鹿溪村背靠大青山,紧挨着一条曲水的支流。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夏小乔打算去试试看。

        既然鸡蛋可以换积分,米粮也可以换积分,没道理药材和猎物不能换。

        于是,摩拳擦掌,又支棱了起来。

        说干就干--

        夏小乔将两个小的哄睡后,就开始在院子里找工具。

        她想要捕猎,就需要做陷阱。

        找了半天,终于是翻到了一把破旧的尖头铁铲,大概两米来长的麻绳和一个破旧的木盆。

        夏小乔想了想又将家里唯一一柄豁了口的菜刀放进了背篓中。

        这才顶着烈日往后山走去。

        三月的天,不冷不热。

        田里不少村民正在翻地,马上春耕的季节,都不敢含糊。

        “诶,那不是鹿秀才的娘子吗?她今儿不是落水了吗?这咋还去河边洗衣服?”

        “谁知道呢?说是落水,我看那八成是想不开跳河了。”

        “可不是,这夏氏当真是命苦,明明嫁的男人是个秀才,可偏半点秀才娘子的福都没享到,自从嫁进老鹿家,家里家外这活可没少干,那还一进门就给鹿家生了两个大小子呢,可那鹿家人倒好,使唤她就跟使唤牲口似的,这好歹是把男人盼回来,没想到,啧啧,好好的人咋就残废了呢?”

        “诶呦,可别说生的那俩小子了,听说,我是听说啊,那根本不是鹿秀才的。”

        “啊?还有这种事儿?”

        “诶呀,你小点声...”

        ...

        几个村妇喝个水的功夫,便凑到一块嘀嘀咕咕。

        那说的有鼻子有眼,就差将夏小乔一锤子打死说她不守妇道了。

        这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之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

        而夏小乔根本不知道这些。

        此刻她假借去河边洗衣服的由头,找个众人看不清的地方,将东西一放。

        “开挖---”

        这条曲水分流里面也是有鱼的。

        她没有工具,只能按照原始的法子在河床边挖个捕鱼的陷阱。

        这个陷阱很简单,将陷阱四周的杂草清理干净,将坑挖的深一点,使得鱼儿游进来后根本出不去就够了。

        除此之外,夏小乔又用菜刀砍了些树枝过来,做个围挡,顺便将陷阱用水槽和泥土掩盖起来,一个简单的捕鱼陷阱就做好了。

        “完活---”

        夏小乔将手用河水洗干净,最后想了想又往陷阱里倒了一碗灵泉水。

        “也不知道好不好用,试试看吧。”

        做好这一切后,她起身四下看了一眼后,又背起竹篓像山里走去。

        “呼---”

        “这身体真是弱啊---”

        不过是做了个陷阱,走了几步路下来,夏小乔已经浑身是汗,累的气喘吁吁的了。

        她没办法,只能坐下来又喝了一大碗灵泉水。

        只是这个时候---

        嗖---

        一道白光蹿了过去,夏小乔顿时站起了身,手上抓紧了菜刀。

        “什么东西?”

        她瞬间四处看去,这里是大青山脚下,灌木算不上多高,杂草却是不少。

        夏小乔警惕了半天后,见没有危险,这才顺着刚才那白光的方向寻去。

        待看到那一排小脚印之后,笑了。

        “这里竟然有兔子?”

        “太好了---”

        夏小乔高兴坏了,想也不想就地取材,开始挖陷阱。

        她在部队的时候,野外生存这门课拿的可是满分,别说抓兔子的陷阱,就算抓一头大野猪,抓狮子老虎,对她来讲都不在话下。

        很快陷阱挖好了,不仅如此,她又找来了一把提摩西草,上面撒了点灵泉水放上。

        自己用来掩人耳目的大木盆,正好也派上了用场。

        ......

        相比夏小乔在山里兴致勃勃的捕猎。

        鹿家东屋这边,就有些愁云惨淡了。

        鹿春花正红着眼眶被罚跪,五岁的鹿七郎则在边上一个劲的狂咽口水。

        “大哥,怎么样?”

        鹿景渊本想试试这饭里是不是被下了毒,毕竟自己断了她的路,以她那不饶人的性子,狗急跳墙也未可知。

        不得不防。

        可米粥煮的极烂,入口绵软生津,米香四溢,他一时没忍住,待回过神儿来,已经喝了小半碗。

        他有些微楞,不过很快面无表情道:“尚可,这粥可以喝。”

        鹿七郎听完眼睛瞬间亮了,不过他还是很懂事的又夹了一块韭菜鸡蛋饼凑了过来。

        “大哥,你再尝尝这个饼,闻着就老香了。”

        鹿七郎不懂自家大哥的想法,至于下毒?

        他更没想过了,不过家里的规矩一向如此,好的东西都要先给大哥吃的,谁让大哥是读书人呢,在老鹿家,读书人是最金贵的。

        韭菜鸡蛋饼入口软糯喷香,吃了一口还想吃下一口。

        可鹿景渊自制力极强,哪怕再好吃,吃了几口便不吃了。

        “我吃饱了,你吃吧---”

        “大哥,你不再吃一点了吗?你真吃饱了?那,那我吃了?”

        鹿七郎小心翼翼的说完,随后一把将剩下那半张饼都塞进了嘴巴里。

        “呜---,好吃,大嫂做的这韭菜鸡蛋饼,好好吃,好香好软---还有大嫂做的这米粥咋这么好香,喝到肚子里暖呼呼的---”

        鹿七郎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还不忘夸赞。

        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就跟没吃过好东西似的。

        咕噜噜---

        鹿春花肚子饿的咕咕直响,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往饭桌上瞄。

        “姐,你是饿了吗?你想吃米粥和韭菜鸡蛋饼吗?特别好吃。”

        鹿春花猛狂咽口水,她想吃,她特别想吃,她都要饿死了。

        看着弟弟递过来的粥饼,她惊喜的刚要去接,结果就在这时,鹿七郎忽然收了回来,有些迟疑的道:“可是姐,刚才你不说不稀罕吃大嫂做的饭吗?这要是让大嫂知道,笑话你怎么办?”

        鹿春花:“......!!!”

        她一头黑线,这是亲弟吗?

        这是亲弟弟吗?

        你不说我不说,那个夏氏怎么知道?

        可不等她开口,一向威严高冷的大哥也开口了,“七郎,拿回来吧,这东西,你姐不配,把鸡汤给她,扔了可惜---”

        “啊?哦---”

        鹿七郎楞了一下后马上应声就去拿鸡汤。

        不配吃粥饼的鹿春花瞬间红了眼眶,带着哭腔道:

        “大哥---”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呜----”

        小姑娘再也受不住,哭了起来。

        这还是她亲哥吗?

        怎么能这样对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