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2章 你们仙界?

第62章 你们仙界?

        可惜,无论她如何哭喊,也没人搭理她。

        是夜!

        鹿四郎还没醒来,不过生命体征还算平稳,输了液之后,便让阿梨在一旁照顾着。

        她这才来到了东屋,将孩子们哄睡后,还是不死心的道:

        “就因为这师徒之名,便拿他没办法了?”

        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鹿四郎才多大啊?

        不过是个半大孩子,那家人居然下如此狠手,简直没有人性。

        “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会处理的。”

        鹿景渊低头看着手里的药片,漫不经心的开口,可他的神情始终都是阴郁的。

        夏小乔也不傻。

        “故意的?还是说他们这是见你残了,才这般肆无忌惮?”

        “亦或者——”

        说到这儿,她打住了话头。

        想到上次丢孩子事件,夏小乔坐不住了。

        “你到底得罪了谁?”

        鹿景渊知她聪慧,也知瞒不了她,便将药片放进口中,又喝了一大口水咽下后,不紧不慢的道:“具体之人尚还不知,可四郎这事儿,如果没有猜错,该是对我的警告。”

        “警告?”

        夏小乔定定的看着他,而鹿景渊则眼神微咪,漆黑的眸子仿佛蕴藏着狂风暴雨。

        “予杀予夺?呵——”

        就见他嗤笑一声,掌中的茶碗在他手里被攥的嘎嘎作响,而他此刻仿佛像游走在黑暗中的孤狼,眼神都放着绿芒,显然,不管那幕后之人是谁,这次是真真的将他彻底给得罪了。

        感受着对方那无边无际的杀意,夏小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在她想着要不要开口劝一劝或者安慰他一下之时,鹿景渊忽然转头看着她道:

        “你确定我这腿能治好?”

        夏小乔被问的一愣,随后点头道:“自然。”

        “多久?”

        夏小乔看他问的一脸认真,便舔了一下唇道:“三个月足以。”

        “不能在快一点吗?”

        夏小乔皱起了眉头,摇了摇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

        鹿景渊深深的看着她,过了许久才道了一句,“好,”

        夏小乔见此抽了抽嘴角,不过还是安慰道:

        “你也别太心急,最近一直在给你调养身体,待你内脏好一些了,我们就可以做拆骨重塑手术了——”

        “拆骨重塑?”

        一直装谁的鹿七郎忽然抬起了头,脸色发白的道:“将骨头拆下来那得多疼啊?”

        夏小乔见此,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凶道:

        “你不是睡着了吗?居然敢装睡?”

        鹿七郎吓的赶忙捂住了脑袋,而夏小乔一脸无语的笑着道:

        “行了,别耍宝了。”

        随后摸了摸他的头,叹息了一声道:“这拆骨重塑疼是疼了点,不过你大哥这腿骨伤的特殊,这罪是一定要糟一回的,不过放心,有大嫂在呢。”

        相比于鹿七郎心疼的小脸发白,鹿景渊倒是始终都非常镇定。

        “最快多久能做手术?”

        呵?

        还来劲了?

        不过,夏小乔也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因此直接道:

        “你好好配合,最近几日如无明显咳血状况,便可以安排了。”

        “好——”

        ......

        如此,房间里又陷入了沉寂。

        呼吸浅浅,就在夏小乔要睡着之时,忽然传来了鹿景渊的声音。

        “你们仙界也有犯人吗?”

        原本昏昏欲睡的夏小乔瞬间精神了起来。

        仙界?

        哪儿来的仙界?

        一想到自己今天忽悠他的那套说辞,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莫不是真信了吧?

        夏小乔无语至极。

        不过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编。

        “咳,我们仙界自然有的,而且律法严明,像四郎这种被殴打虐待至生命垂危的未成年,抓住凶手,管他是谁?就算是亲爹也不行,那妥妥的要把牢底坐穿的。”

        鹿景渊听完沉默了许久,直到夏小乔又要睡着了,才道了一声:“哦——”

        哦什么哦?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那你们仙界如何对待不守妇道的女子?”

        夏小乔:“......?!”

        “诶,你这人?”

        她直接气的坐起了身:“你什么意思啊?没完了?”

        鹿景渊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咳咳,我就是问问——”

        “问问?”

        而夏小乔冷冷的看着他,磨牙道:“在我们仙界,过不下去就离婚,要是不小心成了接盘侠,可以要求女方赔偿精神损失费,抚养费,在分割共同财产的时候也会得到适当倾斜...”

        “满意了吗?”

        夏小乔说完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转过身继续睡。

        哼——

        什么人呢?

        居然还翻小肠?

        算什么君子?

        夏小乔气的直磨牙,而另一边的鹿景渊则眸光微闪,内心更十分震撼。

        这样的过错居然只是赔偿点钱财就可以了事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度?

        对女子,竟如此包容?

        盛唐也不曾如此啊!

        还有夏小乔之前说的那番话。

        亲爹都得坐牢,这又是何等律法?

        鹿景渊想不明白,这一夜都没怎么睡,实在是太震撼了!

        简直冲击他的三观。

        这与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完全相悖!

        而夏小乔哪里管这些,一夜好眠。

        第二日早早起床,打了一套拳后,阿梨一脸激动的跑了过来,一顿比划。

        “你的意思是四郎醒了?”

        阿梨一个劲的点头。

        待夏小乔过去时,鹿春花已经守在了床边,正在哭呢!

        见夏小乔来了,恶狠狠的道:“四哥,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把你头发剃光的!”

        可跟鹿春花预想的不一样。

        鹿四郎迷茫的看了夏小乔一眼,声音沙哑的道:“你是?”

        “我是你大嫂。”

        说完就开始给他检查身体,鹿四郎瞬间僵住了,脸刷就红了。

        “紧张什么?放松,不然昨天缝的伤口又要裂开了。”

        鹿春花见她居然掀衣服,顿时愤然的道:“你,你——”

        “你什么你?”

        “昨日罚的还不够?”

        “还想不想吃饭了?”

        发自灵魂的三连问一出,鹿春花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老实了。

        而夏小乔检查完后道:“嗯,身体素质不错,恢复的也很好,不过现在伤口还没长好,不可下床乱动,有什么需要的你直接唤阿梨,让她帮你。”

        鹿四郎红着脸道:“谢,谢大嫂。”

        “不用客气。”

        眼前的少年长的到挺壮实,不过看上去是个憨厚的孩子。

        于是画风一转道:“你还记得是谁打的你,因为什么打的你吗?”

        鹿四郎听完眉头皱的紧紧的,脑瓜仁一跳一跳的疼。

        “我,我记不得了。”

        “好像,好像,啊,头好疼——”

        夏小乔见此赶忙道:“好了好了,放松,别想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病人头部受过重击之后,出现逆行性遗忘也很正常。

        她道也没有纠结,心想直接问鹿大山去好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鹿景渊想慢慢筹划,顺藤摸瓜揪出背后之人。

        她可不行。

        她等不了。

        她咽不下这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