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4章 撞破

第64章 撞破

    这些话自然落到了夏小乔跟王老五耳朵里。

    “好啊,我四兄弟居然是被那老瘪犊子给灭口了?哼,我这就去把人给宰了——”

    夏小乔一把薅住了他的领子,“你给我回来。”

    可王老五眼睛猩红,显然不是装的。

    夏小乔见此眉头轻皱,随后道:“杀人是犯法的,你别犯傻。”

    “那怎么办?我总要给我死去的兄弟出一口恶气——”

    看着王老五一副要把人剁了的模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好了,谁说四郎死了,他活着好好的呢?”

    “嗯?”

    王老五大惊,“没死?”

    “当然没死了,我还骗你不成?”

    夏小乔懒得搭理他,往外看了一眼道:“诶,你知道这棺材铺的老板平时都跟谁走的近?”

    “他能跟谁走的近?哼,镇上的人恨不得躲他远远的,也就我们这种刀口舔血的人不忌讳,毕竟死了好歹得给自己预备上一口棺材不是?”

    王老五大大咧咧的说了一通,而夏小乔则皱着眉头道:“刀口舔血的人?那能跟这棺材铺的老板有啥利益往来?”

    “咋没有呢?我们这今天活明天死的,那可是他们棺材铺的大主顾,当然,棺材嘛,不一定买的起,可买个草席,香烛纸人啥的,总能行吧?”

    夏小乔一脸嫌弃,“混的可真惨!”

    王老五瞬间瞪大了眼珠子,“诶,你这人?”

    可不等他说完,夏小乔又道:“那除了你们,还有——”

    “裁缝店?”

    “成衣铺子——”

    俩人同时开口,而王老五马上道:“我跟你说,这个卖棺材的掌柜跟街头那家成衣铺子关系最好,这人死了,不仅要买棺材,也得买寿衣不是,而且,我还听手下的兄弟们说,他跟人家成衣店的娘子有一腿——”

    “这话咋说?”

    王老五见此,来劲了,凑过来道:

    “我跟你说夏娘子——”

    结果一个灵幡直接怼在了他胸前,“离我远点。”

    “好,好好——”

    王老五赶忙后退了一步,这才道:“我跟你说夏娘子,这成衣铺的掌柜一年前断了腿,病的起不来床,家里的生意慢慢的都让他娘子来打理了,这不一来二去跟那个老瘪犊子不就看对眼了吗?”

    夏小乔闻言皱着眉头道:“所以,这事儿难不成被四郎撞见了?”

    王老五撇嘴点了点头,一脸笃定的道:“八成是。”

    “可我观四郎那性子不像个多嘴的孩子。”

    夏小乔皱着眉头说完,王老五耸了下肩,“四兄弟确实不是,可架不住那老瘪犊子做贼心虚呗。”

    “哼,以前鹿秀才得势的时候,那恨不得把四兄弟供起来了,还扬言想把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他,结果呢,这才几日呀,鹿秀才刚瘫在床上,他就开始拿四兄弟开刀了,呸,这种老瘪犊子心里头一肚子坏水,就该弄死他。”

    而夏小乔听完则眯起了眼睛,“他还想过把唯一的女儿嫁给我家四郎?”

    “当然,我亲口听四兄弟说的,不过他说这事儿得问过兄长,当时我还笑话他榆木脑子,这种好事儿还不赶紧应下来,没想到,最蠢的竟是我自己,这要是有一个当秀才的兄长,傻了,才会娶棺材铺掌柜家的女儿。”

    王老五一副啧啧之音,而夏小乔则嗤笑的道:

    “一个想把唯一的女儿嫁给四郎的人,会怕自己风流之事被他撞见吗?”

    王老五一愣,“是哦,哼,这个棺材铺的掌柜果然就是个卑鄙小人,难怪他生不出儿子,难怪他绝后,呸——,活该。”

    “行了,我管他是什么人,做了坏事总要付出代价。”

    夏小乔眼神冰冷,说出的话都冷飕飕的,“走,去看看——”

    话毕,她直接顺着铺子,像后院行去。

    那个王老五赶忙紧跟其后,“诶,夏娘子,等等我——”

    ......

    棺材铺里四处都是扎的纸人和棺材,看上去阴森森的,十分瘆得慌。

    这大热的天,王老五直觉得脚底心都发凉,冷飕飕的。

    而夏小乔就跟没事儿人一样,鸟悄的很快就摸到了后院。

    就见一个女人,穿着素淡正跪在地上边烧纸边哭,一副极伤心的模样。

    “呦,这小娘子对我那四兄弟到还真有几分真心。”

    而夏小乔听完眼角直抽,鹿四郎才多大?

    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郎,这在他们那,那就是妥妥的早恋好吗?

    可不能她开口说话,变故忽然发生了。

    只见一个长相魁梧的男子,忽然出现一把抱住了那女子,声音都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道:“影儿,你就那么稀罕那小子?”

    那女子惊慌失措,“大师兄,你快放开我,待会儿被我爹看见你就完了。”

    “完就完,反正这次我是不会在放手的,更何况他现在也没空,哼,怕是正趴在街头成衣铺那**人的肚皮上播种呢!”

    “你——”

    那女孩大急,而那魁梧的男子则面容扭曲的道:“影儿,那鹿老四已经死了,被你爹活活打死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就让你这么惦记?他有我强壮吗?他有我能让你舒坦吗?”

    “我知道,他有一个当秀才的哥哥,前途无量,你是想跟着他将来也能扬眉吐气对不对?”

    “我跟你说,别做梦了,不可能的,他们鹿家好歹是书香门第,怎么可能娶你一个棺材铺掌柜的女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只有我,只有我才将你放在手心儿上,当宝一样宠着。”

    那男子显然很激动。

    夏小乔听了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这俩人莫不是早有苟且?

    就这还要算计她家四郎?

    而就在夏小乔犹豫要不要出手阻止的时候,那女子终于开口了。

    “你住口,你个棒槌怎么跟四郎比?”

    那女子一把将人推开,咬牙切齿的道:“要不是你,四郎怎么可能会撞破我爹跟那个女人的破事儿?我爹又怎么会怕东窗事发打杀了他,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的对不对?你毁了我,毁了我所有的希望和前程——”

    那魁梧男人见此砰的跪在了地上,抱着那女子的腿就哭了起来。

    “我这都是为了谁?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让别的男人睡吗?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呕——

    王老五实在受不住了,恶心的不行。

    那俩人大惊失色,“谁,谁在那儿?”

    这时王老五忽然起了戏耍之心,怪声道:

    “我,我死的好惨那,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伴随着一阵旋风刮过,院子里的大树被吹的沙沙作响,哪怕日光正足,可那俩人却被吓的不寒而栗,抖若筛糠。

    那魁梧的男人更是吓的魂不附体,一个劲的磕头道:“对不起小师弟,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引诱你去撞破师父的奸情,我不该为了一己之私诓骗于你,可我没想到师父当真这么狠心,居然要活活打死你啊,我,我就是想让师父厌恶你,好把影儿嫁给我,我真没想害死你,你要报仇就去找师父他老人家,千万别来找我呀——”81ŹŴ.ČŐM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更新,第64章 撞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