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5章 套麻袋

第65章 套麻袋

    别看那人长的魁梧,可却一点都不惊吓。

    王老五都没咋作妖呢,对方就被吓的尿了裤子,全都招了。

    “我踹死你个瘪犊子,就因为一个女人,你居然如此害我兄弟,看老子不揍死你。”

    那一拳接着一拳的揍。

    魁梧男被揍的抱头痛哭,“大哥,大爷,爷爷,你是我亲爷爷,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啊——”

    直到那个人被王老五揍的出气多进气少,夏小乔看差不多了才拦住了人。

    而一旁的棺材铺掌柜的闺女都傻眼了,吓的更是抖若筛糠。

    夏小乔并没有搭理她,反而踢了一脚地上的人道,“别装死了,把事情前前后后完完整的给我说清楚,还有,你师父最近可都见了什么人?全都一一招来——”

    有王老五这个‘恶人’在一旁虎视眈眈,那人不敢不招。

    很快将事情全都说了一通。

    “我,我知道的真的只有这些了,我只看到那人给了师父一匣子银子,并不知说了什么...”

    “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记得吗?”

    “记,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是个差爷——”

    他们这种铺子,平常人恨不得躲的远远的,家里不死人都没人肯来,更何况是在衙门当差的?

    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夏小乔闻言挑起了眉头,给王老五使了个眼色,没想到这人心领神会,上去就是一脚。

    “敢懵你爷爷?想拿差爷吓唬老子是不是?”

    那人被踢的嗷嗷直叫,“没,绝对没有,大哥,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差爷脸上长了一个指甲盖大的痦子,我印象特别深,真的——”

    王老五又踹了两脚,可却在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夏小乔这才让他停了下来,而王老五则凑过来道:“夏娘子,这小子你说怎么办?要不然让兄弟们阉了他算了,呸,什么东西,居然为了个女人害我老王五的兄弟,那我就让他当太监,一辈子碰不得女人——”

    说完还给了对方一脚,吓的那魁梧男瞪大了眼珠子,一个劲的跪地上磕头。

    “大爷饶命呀,我家三代单传,可不能没了子孙根那——”

    那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显然是吓得不轻。

    而夏小乔则一双利眼看了过去,“这种事你干过几回?”

    “没,没有,绝对没有,这才第一回,况且,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吗?”

    夏小乔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你最好如此,杀人犯法懂不懂?你要是把他阉了,这跟棺材铺掌柜打杀四郎有什么区别?”

    “怎么没区别了,我——”

    王老五说到一般,感到到夏小乔那冰寒的目光,慢慢的闭上了嘴巴。

    这气也出了,线索也找到了。

    夏小乔到也没有在难为那两人,反而让他们在切结书上签了字画了押后,俩人直奔成衣铺而去。

    果然如那小子所言。

    此刻二人大白天的就在房里没干好事儿。

    王老五磨刀霍霍就想杀进去,不过却被夏小乔给叫住了。

    不急——81ŹŴ.ČŐM

    夏小乔有的是耐心,待那人满面红光脚步轻浮,哼着小调往回走时。

    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随后一个麻袋从天而降。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挨了一顿拳打脚踢。

    疼的他龇牙咧嘴,大喊着:“救,救命啊——”

    “杀人啦,救命啊!!!”

    那棺材铺的掌柜叫喊的欢,痛呼声不断。

    而王老五下手却一点都不轻。

    “呸,你个老匹夫,老板娘说了,等他男人死了就改嫁给我,你要是在纠缠她,我让你好看。”

    说完又给了他一脚。

    那棺材铺的掌柜听完心下大惊,嘴上却不承认,“没,冤枉啊,壮士,这都是误会,误会呀,诶呦——”

    “误会你个头,今日我亲眼看见你进了老板娘的闺房,你还不承认?你个老东西,一把年纪了还要不要脸?”

    说完又狠狠的踹了一脚,结果就在这时,远处也来了人。

    “谁?谁在那儿?”

    王老五见状,佯装害怕,声音发颤的道:“算,算你走运,哼,你你给我等着——”

    说完撒腿就跑。

    棺材铺掌柜这才获救,待从麻袋里钻出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

    自己像看猴儿一样被人围观,顿时一股子火气冲上了天灵盖。

    “看什么看?没看过被人套麻袋啊?”

    “斯——”

    棺材铺掌柜火大,被揍的这么惨,里子面子都丢了。

    一想到打自己那人说的话,他瞬间想通了怎么回事儿。

    龇牙咧嘴的道:“好啊,那个臭女人,不仅勾着自己,竟还勾搭了自家的伙计?”

    他越想心中越不忿,头上被戴了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于是掉头又向成衣铺走去。

    而暗处的王老五则一脸雀跃,“夏娘子,套麻袋这招当真爽,揍了他连是谁都不知道,舒坦——”

    “这个老东西仗着自己是四兄弟的师父,可没少欺负他,哼,这也算是为他出了一口恶气了。”

    夏小乔则淡淡的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好戏在后头呢。”

    果然——

    那棺材铺掌柜一进屋子,俩人就闹腾了起来。

    “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在外面有人了?”

    “没人我能大白天被套麻袋?那人亲口说你答应要嫁给他,你个臭女人,居然背着我找相好的?是觉得我年纪大了满足不了你怎么的?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男人雄风——”

    这棺材铺的掌柜也被刺激的不轻,他一直想生个儿子,自从发现成衣铺的老板娘屁股大是个好生养的,他就盯上了,耗费了这么多财力精力在她身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手?

    斯拉——

    那成衣铺的老板娘刚上身的衣服,直接被撕了个大口子。

    俩人在房里,闹腾的皮了扑棱的,也不知在干啥。

    而就在这时,夏小乔对着王老五勾了勾手。

    “去找一把干柴来?”

    “啊?”

    正听的入迷的王老五一脸不解,可还是依依不舍的去照做了。

    就这样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冒起了浓烟,王老五更是不屑余力大喊:“走水啦,走水啦——”

    在古代着火是件要命的事儿。

    他一嗓子下去,把屋子里正闹腾的俩人直接吓傻了,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堆的街坊邻居就全都冲了进来。

    “哪儿走水了?快,快救人那,救——”

    可还没等喊完,就见屋子里的俩人光天化日之下,衣衫不整的模样。

    其中一个妇人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大哭道:“作孽啊!”

    “老天怎么不一道神雷把这对奸夫淫妇劈死,我可怜的胞弟,瘫痪在床,呜,这是要活活被这对狗男女给气死啊——”

    随着她一声嚎哭,众人也开始义愤填膺的骂了起来。

    紧跟着就有人提议要报官。

    这下那棺材铺掌柜的慌了,“这不关我的事,是这个女人勾引我的,是她勾引我的——”

    那女子也不是个善茬,一见他翻脸不认人,抬手就是一巴掌。

    “呸,你个老东西,明明是你强迫我的。”

    “呜——,是他,见我家男人瘫了就起了色心,想强占我的身子,我抵死不从,他就打我——”

    “呜——,我不活了,如今闹成这样,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可就算死,我也不让你好过——”

    ...

    不愧是做过老板娘的人,很快她就想通了轻重得失,为了活命,她也是豁出去了,于是便发起了疯,连抓带挠,将那棺材铺老板挠的跟个血葫芦似的,更是生生咬下了一块肉。

    众人都惊了。

    这是多大的仇恨那?

    于是,轰动整个曲泉镇的狗血通奸案席卷而来。

    都说捉贼捉脏,捉奸捉双。

    这么多眼睛看着,就算那棺材铺掌柜有八张嘴也是说不清的,不仅如此,就在他自顾不暇之时,自己的大徒弟和亲闺女更是大义灭亲。

    将他这些年做的种种恶行公之于众,更是把他如何残害鹿四郎之事,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下棺材铺老板有口难言,想要翻身,下辈子吧。

    夏小乔就在一旁远远的看着,而身边的王老五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

    “夏娘子,厉害,当真厉害,好手段——”

    能不厉害吗?

    这简直是万众花丛过,片叶不沾身那!

    要知道,像这种老东西,仗着有师徒之名,公然祸害弟子的事儿可不止他一个,可是却没人敢站出来发声。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孝字大过天。

    谁敢那?

    可是相比于被骂不孝,被人唾弃,那魁梧男更怕变成太监。

    反正他一个不招待见的小民,还是一个在棺材铺打杂的伙计,骂就骂好了,大不了被关几年,吃点牢饭,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又不考科举,总比做不成男人强吧?

    可见王老五在他心里留下了多么深刻的阴影,也足可见人的本性都是趋利避害的。

    而这件事儿也成了整个曲泉镇的资谈,几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

    那棺材铺的老板不仅身败名裂,臭名昭著,被那女人打的凄惨不说,没准还得吃牢饭。

    为啥说没准呢?

    这就要看利用他那人舍不舍得保他了。

    这招打脸,那真是啪啪的——

    夏小乔满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王老五紧跟其后,“不是,夏娘子,咱们就这么走了吗?”

    “不然呢?”

    夏小乔脚步轻快,紧跟着往身后扔了一包银子,王老五赶忙接住,待看完之后惊讶道:“这是?”

    “帮我查个人——”

    ......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更新,第65章 套麻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