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8章 猪队友

第68章 猪队友

    第68章猪队友

    不得不说,济仁堂这位东家做事儿还真滴水不漏。

    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迎合,反正这章程写的颇为严谨,也着实是认真思虑过后的决定。

    夏小乔见此,心里倒是踏实了几分。

    几人又讨论了一下章程细则,夏小乔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两人都觉得眼前一亮,觉得极好。

    于是商定过后便写下了契书。

    待夏小乔离开济仁堂分店,已经过了未时了。

    鹿大山在菜市已经等的心急如焚。

    当见到夏小乔身影时,激动的不行,“弟妹,在这儿,在这儿——”

    周围见此一脸的莫名其妙,可鹿大山却不管这些,凑过去道:“弟妹,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

    夏小乔将契书往怀里一塞,心情极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都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我跟你说,棺材铺老板跟成衣铺那事儿我都听说了。”

    鹿大山一脸崇拜的看着夏小乔,“弟妹,真有你的,厉害——”

    因为这事儿大快人心,回家这一路上,鹿大山的嘴就没闲着,将她差点没夸上天去,听的夏小乔满脸无奈,可面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看在鹿大山还不错的份上,夏小乔主动道:

    “大山堂哥,听说你家也有不少山地呢,如今我也找到茶农了,不若一起种茶吧——”

    鹿大山闻言抓了抓头发,“我到是想,可我爹他——”

    显然阻力不小,而夏小乔见此则笑着道:“大山堂哥,这可就得靠你了,知道咱们这茶有多好吗?今儿我去济仁堂碰见了他们家东家,品完咱们山上的茶后,直说比之雨前龙井还有过之无不及,雨前龙井那是什么价?”

    鹿大山听完都傻眼了。

    “真的假的?”

    雨前雨后什么的,他不太懂,但是龙井听说过呀,还是贡茶呢!

    那得多少银子?

    鹿大山的心激动的砰砰直跳,虽然夏小乔没有再说,可他心中已经倾向于是真的了。

    顿时心里急的跟猫爪一样,并打定主意,一定要说服自家老爹和阿爷不可。

    而夏小乔想的则是医馆开业的事儿。

    如今她拿了济仁堂一半的利,却也不是白拿的。

    【安宫牛黄丸】这药是好药,但是这秘方,她还真没做过。

    不过麝香、朱砂、珍珠、雄黄冰片等诸多药材了,但就说牛黄——

    这大乾可是禁止杀牛的。

    别说私宰牛马,要杖一百,就算耕牛伤病死亡,若是不报官府,私自开剥,那也是要笞四十的。

    这大乾律可不是摆设。

    既不能杀牛?更别说驯养多头牛了,这显然不实际。

    夏小乔思来想去,这玩意儿八成是做不出来了,看来只能从系统里买,可一想到那所花费的积分,她就跟着心疼。

    看来,还得多赚银子,多备些积分才行。

    就这样,俩人各怀心思,没多久鹿溪村近在眼前。

    只是刚到村口,就遇到了热情的村民。

    “秀才娘子,你回来了?快回家看看吧,你家又来人了,赶着马车来的呢——”

    夏小乔还纳闷,谁又来她家了。

    待到门口,果然看见一辆马车,不过车上的马夫并不认得。

    于此同时,房里的气氛并不愉快。

    “鹿景渊,当真是老天有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那年轻男子同样一身长袍,头戴发冠,脚蹬云靴,面露嘲讽,一副盛气凌人之姿。

    而鹿景渊面色虽有些阴沉,可有夏小乔给的承诺在先,此刻情绪并未有什么起伏。

    都倒是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他本就没什么根基,如今又伤了腿,倘若治不好,这辈子试图无望,因此,这起子小人作怪到也不觉得稀奇。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那男子见鹿景渊如此风平浪静,拳头攥的就更紧了,神色也带着几分讥讽和不屑。

    “怎么可能?”

    说完这话自顾自的坐下来道:“你我师兄弟多年,真是没想到啊,一向洁身自好,一身傲骨的鹿大才子,有一日竟干起了引诱未出阁小娘子的勾当,啧啧,真让人不耻——”

    说完一把将手中的玉簪子扔在了他的身上。

    鹿景渊拿起一看,面色难看的道:“谁给你的?”

    “我还要问问你呢?”

    那男子忽然站起了身,咬牙切齿的道:“有什么冲我来,居然对我妹妹下手,你可真够卑鄙的,不就是因为那一夜的事儿吗?就让你如此念念不忘?”

    “我告诉你,有我周建仁在,你休想动我妹妹周明珠一根手指头。”

    他这话撇地有声,一副为了护妹心切的好哥哥模样。

    而跟在他身边的小翠都啥样了。

    “不是——”

    “不是这样的啊?”

    这可怎么办,自家小姐可不是这么交代的,明明是让大少爷拿着玉簪过来讨要名分的不是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吓的半死,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拽了拽周建仁的衣袖,“大,大少爷,小姐她——”

    啪——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这贱人从中牵线搭桥,我家阿珠岂会被他迷了心窍,待回到府上我就差人将你卖到窑子里去。”

    小翠顿时吓的半死,砰就跪在了地上,“大少爷,大少爷饶命啊,这都是小姐她自己的意思呀,大少爷,大少爷——”

    小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而远在周宅的周明珠怕是打死都没想到。

    自己如此信任的亲哥哥,竟然反其道而行,直接把她的路全都给断了个彻底。

    而此时的鹿景渊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眼神如刀的扫向他,恨不得将他活剥了。

    “周——建——仁——”

    砰——

    就在这时夏小乔突然推开了房门。

    周建仁见此转头看去,就见一个皮肤略黑长相却极美的小娘子正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你谁呀?”

    那眼神淡漠,语调甚为轻狂。

    周建仁眯了眯眼,不屑的道:“呵,这就是你娶的那位替嫁女?长的不错,性子也挺野的嘛。”

    说完上前两步,拿起扇子抵在了夏小乔的下巴上笑着道:“这么标志的小娘子,跟他一个残废岂不是可惜了,不若跟了我吧,放心,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我会好好疼——”

    你字还没等说完,肚子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啊——”

    随着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喊出,那男子抱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额头冷汗直流,青筋乍现,“你,你竟敢——”

    而夏小乔一把将那破扇子甩在了他的脸上,“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调戏本姑娘,你也配?”

    “你——”

    “你什么你?”

    “你们周家当真是人才辈出,有一个叫周明珠的自荐枕席甘愿上门当妾也就罢了,如今竟又冒出个亲哥哥上门找揍的,怎么,你们周家一个个的都这么贱吗?”

    那周建仁瞬间咬牙切齿起来,“你闭嘴,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堂堂秀才公——”

    “我管你是谁?”

    夏小乔上去又是一脚,“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秀才公怎么了?我不仅打你,信不信我扒光了你出去游街?”

    这话一落,众人瞬间安静如鸡。。

    “你,你敢——”

    周建仁说话的声音都跟着发颤,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

    “你看我敢不敢?”

    夏小乔冷冷的睨着他,嘲讽的道:“不是说读书人最好脸面,最重风骨吗?今儿我就扒光了你游街,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在参加科举,看你还有何颜面在士林中立足...”

    “你,你这个毒妇——”

    夏小乔这番话显然是把他给吓着了,可这还不够,就见夏小乔邪恶的一笑道:“毒妇?不都说最毒妇人心吗?那本姑娘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毒妇——”

    “章叔,你这就去里正爷爷家找大山堂哥,让他给我多叫点人手来。”

    “族叔们要是忙的话,就多叫些力气大的婶娘来也行。”

    ......

    周建仁一听顿时吓的半死,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气的眼珠子瞪的溜圆,边跑边道:“你,你给我等着——”

    “诶,你别跑啊?”

    “你不是很嚣张吗?有本事你别跑啊?你怕什么?”

    夏小乔的声音越高,那周建仁跑的越快,甚至慌乱出门还摔了个狗啃泥,正好被站在门口的夏小乔看了个正着。

    逗的她咯咯直笑。

    待那姓周的带着下人屁滚尿流上了马车跑远了,她这才拍了拍手,一脸鄙夷的道:“切,什么东西?就这点胆子还敢来找茬?”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鹿景渊整个人都不好了。

    沉着脸道:“夏——氏——”

    夏小乔转过头,一脸不解的道:“怎么了?”

    鹿景渊看着她直磨牙。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居然当着他的面,就要去扒别的男子的衣服,她咋不上天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