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69章 蹊跷

第69章 蹊跷



    在鹿溪村受了气的周建仁,回到家就开始大发雷霆。

    “姓夏的这个贱人,毒妇,害死自己亲姐妹,嫁给那个姓鹿的,竟还这般心安理得,她就不怕遭报应吗?”

    就听一声声脆响,桌上的茶碗骨碟全都被他甩了出去,碎了一地。

    “大少爷,息怒啊!”

    “息怒,息怒,我还要怎么息怒?”

    周建仁气的胸口起伏,满脸通红,“当年明明是我先看上她的,可没过几日他们两个竟然就定亲了,鹿景渊他就是故意的。”

    “他夺了我的案首还不算,还夺了我爹的欢心,连我心爱之人都不放过,是他先对不起我的——”

    “大少爷——”

    伺候他的老奴急的不行,而周建仁却满脸扭曲的道:“他不是最重清誉吗?不是最看不上风花雪月的才子佳人吗?我偏要断了他的傲骨——”

    “大少爷,快别说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老爷虽然生气一时,可最后还不是护着你了吗?到底你才是老爷的亲儿子,那鹿景渊在有才学也是个外姓人不是?”

    老奴赶紧打断了他,这事儿要命啊!

    因此赶忙转移话题道:“如今眼下,您还是想想如何跟小姐说这事儿吧,大小姐对那位姓鹿的一心一意,要是知道您把这事儿给办砸了,不得闹起来呀?”

    “她敢——”

    周建仁忽然歇斯底里的道:“去,现在就去告诉她,只要我不死,她这辈子都别想嫁给那个鹿景渊——”

    ......

    砰——

    “你说什么?”

    此刻在房里的周明珠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撒谎,你撒谎对不对?那是我亲哥哥,亲哥哥——”

    小翠哭的稀里哗啦,“大小姐,奴婢不敢欺满,呜——,为此大少爷还要把奴婢卖到窑子里去,大小姐,你一定要救救奴婢呀,大小姐——”

    而周明珠哪里还有心思管她,此刻都要气死了。

    “一群蠢货——”

    难怪家里会落魄,难怪鹿景渊登上了首辅,却对启蒙恩师看都不看一眼,感情根源就在自家亲哥哥身上。

    虽然她不知道自家哥哥具体做了什么对不起鹿景渊的事儿,但是,一起长大的谁不了解谁?

    “现在怎么办?现在可怎么办???”

    周明珠被气的直哭,在闺房里来回度步,连晚饭都没有吃。

    ......

    相比于周家闹成那样,鹿家这般晚饭就很是丰盛了。

    “大嫂,今天做啥好吃的啊?咋这么香?”

    鹿七郎边说边流口水。

    “我今天在镇上买了点猪肉,嫂子今天给你们做红焖肉吃。”

    “真的?”

    一听有肉可以吃,鹿七郎瞬间高兴的蹦起来,结果他伤口还没好利落,疼的他丝丝直叫。

    “怎么样?哪里疼?”

    夏小乔在顾不得炒菜,赶忙用围裙擦了擦手凑了过来,查看了一番,发现又有血渗了出来,顿时便冷了脸。

    “七郎——”

    “大嫂,我错了,我以后注意好吗?我想在这儿哄两个小侄子玩儿,不想去躺着...”

    小家伙可怜兮兮的,而同样可怜的还有在屋子里躺着的鹿四郎。

    “好香——”

    此刻他双眼放光,而鹿春花见此瞬间怒了。

    “四哥,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啊!”

    “啊?什么话?”

    “你——”

    鹿春花都要被气死了,而鹿四郎一边往门口看一边道:“我觉得这嫂子挺好的啊,又会医术,又会做菜,大哥都这样了,还不离不弃,比那个什么周家的小姐强多了。”

    “你——”

    鹿春花气结,“她哪儿强了?每天都凶巴巴的,哪里有阿珠姐姐温柔体贴?更可恶的是,她今天如此羞辱了阿珠姐姐的亲哥哥,把周家得罪了个彻底,这让阿珠姐姐还怎么嫁过来?”

    鹿春花都要气死了,这个该死的夏小乔,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在阿珠姐姐的亲哥哥在的时候回来,更要命的是——

    想想她就心累。

    她就想换个可心的嫂子,怎么就这么难?

    而鹿四郎却一脸不明所以,憨憨的道:

    “得罪就得罪好了,大哥又不娶那个周家小姐,怕什么?”

    说完马上又咽了咽口水道:“三妹,你快去看看,嫂子今天做啥好吃的,咋这么香?”

    鹿春花:“......?!”

    感情她这么半天都在对牛弹琴?

    于是气呼呼的起了身,“爱问你自己去问,哼——”

    鹿四郎:“......”

    “三妹,别走啊——”

    他不知道自家妹妹为什么生气,可相比于自家妹子生气,他更想知道晚上吃啥。

    实在是那肉味也太香了吧!!!

    顺风三里都能闻到,可是馋坏了不少人。

    “呜,好呲,好呲——”

    “太好呲了——”

    鹿七郎吃的那叫个狼吞虎咽。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夏小乔笑着又给他夹了一块,正巧这时鹿春花进了屋子。

    “你四哥的那份送过去了?”

    “送——过——去——了。”

    鹿春花没个好脸色,翻了个白眼,“哼,用不着你假好心。”

    说完拿起碗筷就开吃,一点不带见外的。

    夏小乔眉头微皱的撇了她一眼,可不等她开口,鹿景渊直接沉了脸,将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一落,“不想吃,就出去——”

    “大哥——”

    鹿春花气鼓鼓的嘟着脸,眼睛通红,看了看自己大哥之后,又看了一眼正一脸得意的夏小乔,气的抓紧了筷子和碗。

    “谁说我不吃了,我偏要吃,偏要吃——”

    说完还逞赛似的,将肉和饭狠狠的往自己嘴巴里塞,那样子简直没眼看那。

    鹿景渊整个人都不好了,脑壳嗡嗡的。

    不明白,自己为啥会有这样的妹妹?

    就在鹿景渊怀疑人生的时候,身前忽然多了一块五花三层,晶莹剔透的红焖肉,“这肉肥而不腻,入口既化,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鹿景渊顺着筷子慢慢的抬头看去,就见夏小乔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于是,他的脑壳更疼了。

    “不用,我吃饱了——”

    肉递到一半,被人如此无情拒绝的小乔瞬间不爽了。

    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还没完了是吧?”

    夏小乔一脸无语,她都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人自从那个姓周的走后,就没一个好脸色,真是莫名其妙!

    是夜——

    月朗风清。

    夏小乔想到之前那个姓周的话,就怎么都睡不着了。

    于是轻轻的问道:“诶,今天那个姓周的什么意思啊?他也认识我那位已故的‘姐姐’?”

    鹿景渊听完脸直接沉了下去。

    而夏小乔马上八卦的道:“该不会是三角恋吧?”

    “夏——小——乔——”

    鹿景渊终于不在沉默,声音低沉,冷冷的看了过去。

    而夏小乔则托着小脸笑着道:

    “怎么?被我猜中了,恼羞成怒了?”

    鹿景渊看着她直皱眉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那位已故的‘姐姐’,我见都没见过。”

    “嗯?那岂不是单相思?”

    夏小乔一脸恍然大悟道:“所以那个姓周的喜欢我那位‘姐姐’,而她则看上了你?”

    鹿景渊听完,脸更黑了。

    这段婚事本就是鹿家人算计他而得的,后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儿,说是奇耻大辱亦不为过,结果她倒好,跟没事儿人一样,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儿。

    因此沉着脸道:“这婚事你夏家如何得的,你一点都不清楚吗?”

    额——

    面对鹿景渊这番质问,夏小乔忽然觉得八卦什么三角恋都不香了。

    似乎、可能、八成、大概、也许差不多这门婚事应该是夏家算计来的!!!

    原主向来胆小,在家里除了干活没有一点话语权。

    可能也因为她这样,家里很多事儿到不避讳她。

    而之所以能跟鹿家结亲,这还多亏了长房刘氏,而长房刘氏有个嫂子正好是夏家的姑奶奶——

    呼——

    拐着弯的都是亲戚。

    这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可不知为何,原主那一向健康、盛气凌人的‘阿姐’,在临近成亲之前忽然就病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夏家直接把一向不受重视、整日非打即骂,还因为婚前失贞诚惶诚恐的原主塞进了花轿。

    夏小乔以前没有多想,可如今一想,怎么感觉处处都透着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