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70章 挡箭牌

第70章 挡箭牌



    翌日

    风和日丽

    夏家早早就热闹非凡。

    “给诸位添麻烦了,今日去河边洗衣服抓了几条大鲤鱼,中午就将它们炖了,犒劳各位。”

    正忙着修补屋舍的村里人,见此笑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诶呦,秀才娘子太客气了,不过是修个屋舍罢了,哪里需要吃什么大鲤鱼这么金贵的东西,管个饱饭也就行了。”

    “是啊,要知道秀才娘子做的饭,那可是逆风都能传出十里地,老香了。”

    “就是就是——”

    夏小乔闻言笑着道:“哪有那么夸张,第一次请叔伯们帮忙,一点心意,且不要见怪。”

    说完提着大鲤鱼就进了屋子。

    有了上次漏雨的前车之鉴。

    这不天气刚好点,她就找去寻了里正爷爷帮忙找来了人修屋子。

    众人馋她做的饭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因此,一听说她家有活,还管饭,那真是自家地不管都要往这儿跑。

    要不是里正拦着,估计得来半村的人。

    不仅男人们如此,女人们也不逞多让。

    “诶呦喂,这鲤鱼可真够大的,看看多欢实?”

    “可不是,秀才娘子,不是婶子我夸你,这打猎做饭看病抓那拐子,还有啥是你不会的?”

    “说的就是,不愧是能当秀才娘子的人,这要是旁人会一样可都要烧高香了。”

    “话说,这以前咋没发现,秀才娘子是个这么厉害的人呢?”

    其中一个婶子说完还偷偷的看向夏小乔,“这藏的也太深了吧?”

    众人闻言,赶忙拽了拽那妇人,一个劲的摇头。

    可实际上,不仅那人好奇,其他人也同样好奇。

    倒是夏小乔一边将鱼身上的腥线抽出来,一边道:“婶子们说笑了,说来都是我家夫君教的好,不然我哪里会这些?”

    这话一落,所有人都熄了声,就连刚才阴阳怪气那婶子脸色都别提多僵了。

    “不就是有个秀才公当夫君吗?”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众人心里一阵腹诽。

    可哪怕心里在瞧不上她那个得意劲,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有个当秀才的夫君就是了不起。

    谁让她们没有呢?

    一想到自家男人那德行,顿时心灰意冷,这辈子怕是都没指望了。

    原本还不服气的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不得不收了心思。

    先撩者贱,那人碰了个软钉子之后,在不言语了。

    而夏小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哼,有本事,有本事你们去问鹿景渊那!!!”

    想到此,她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忽然觉得在鹿景渊那边露出的马脚也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有个天才夫君在前头顶着,她妖孽点又怎么了?

    反正以后有啥往他身上推就好了。

    夏小乔得意的想,而此刻正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的鹿景渊忽然打了个喷嚏。

    “阿嚏——”

    而一旁的鹿大山一脸兴奋的道:“景渊,这是有人在想你啊!”

    鹿景渊拿帕子擦脸的手一僵。

    想他?

    骂他,算计他还差不多。

    因此眼角抽了抽,又看了他一眼道:“镇上的事儿属实?”

    “当然,咱们可是没出五服的实在亲戚,我能骗你吗?”

    鹿大山一脸郑重,随后满是崇拜的道:“弟妹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是娶媳妇儿也能像弟妹这般就好了。”

    鹿景渊一脸拧着眉看着他,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生出一丝不悦。

    “咳,你确定真是她做的?亲眼所见?”

    鹿大山楞了一下,随后摇头道:“那到没有,不过,除了她还能——”

    “你也说没有了。”

    鹿景渊忽然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既非亲眼所见,就切勿以讹传讹,这于她名声有碍。”

    鹿大山张了张嘴,最后在鹿景渊冰冷的眼神下,只能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

    尴尬的道:“景渊说的对。”

    而鹿景渊见此看了一眼远处正看的热火朝天的众人,眉头轻皱的道:“我听夏氏说,你有意也想将山地改为种茶?”

    一说到这事儿,鹿大山就忍不住叹气。

    “我是想啊,可是不论我怎么说,我阿爷和爹都不同意——”

    他不由得有些丧气。

    而鹿景渊则淡淡一笑道:“今年雨水甚旺且又急,春日到也无妨,若是入了夏还这般,就——”

    鹿大山一脸不解的看向他,这说种茶说的好好的,他还想请教一下鹿景渊有没有啥好办法来说服家里人,可他忽然说什么下雨,啥意思?

    雨水旺点不是好事儿吗?

    急点怎么了?

    可很快他脑子里灵光一闪。

    忽然大声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他豁的站起了身,激动的道:“景渊,这次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众人那是一脸莫名其妙,不过很快闻到了饭香味,瞬间就都来了精神。

    ......

    这边忙的如火如荼,村东鹿家人则是一肚子气。

    没办法,刘家太强势了。

    鹿老婆子还打人在先,人刘家不依不饶,没办法,她只能舔着脸去刘家赔礼道歉,又是送礼又是送物,还搭了不少银子,这才把刘氏这个祖宗给请了回来。

    结果一进村口,就闻到了鱼肉香,那诱人的香味馋的她们直咽口水。

    “夏氏这个败家玩意儿,天天大鱼大肉,这还过不过日子了?我们家景渊娶了她,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呸她个不要脸的小贱货,看我不撕烂了她的皮——”

    鹿老婆子逮着机会就开始骂了起来,虽然嘴里骂的是夏小乔,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坐在牛车上的大房刘氏脸直接就沉了下去。

    “娘,你还是少骂两句,积点德吧?”

    鹿老婆子一脸不爽,“我骂夏氏那个小贱人,你跟着搭什么腔?又不是在骂你?”

    长房刘氏被她气的半死,而心里越发打定主意搬到镇上去,离这个老妖婆越远越好。

    因此忍着气道:“你要觉得当着人娘家人面前大骂特骂很威风,那你就骂好了。”

    “什么娘家?你什么意思啊?”

    鹿老婆子一脸懵逼,而长房刘氏则懒得搭理她,“那,这两位就是那夏氏的亲娘和亲兄弟,你继续骂吧——”

    鹿老婆子整个人都傻了,随后压低了声骂道:“你个挨千刀的贱蹄子,夏氏娘家人在这儿,你不早点说?你故意的对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