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71章 娘家人

第71章 娘家人



    有了一次跟亲家打交道的经验,此刻的鹿老婆子十分紧张。

    大儿媳妇娘家那位姓夏的嫂子,她是领教过的,那可是个厉害的主。

    因此,哪怕对心里头恨的要死,可却不得不尬笑道:“那啥,亲家母,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就是一时嘴快,你是不知道我家景渊家现在日子过的有多难,他残了不说,身下两个弟弟都还病着,正是花银钱的时候,结果你家那闺女竟这般大手大脚的,又是吃鸡又是吃鱼的,这就是打了个金山银山也不够这么败的啊——”

    这话一落,鹿老婆子赶忙又拍了下自己的嘴巴道:“那个,亲家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吧,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要说平时在家,这丫头也是个懂事的,谁想到这一分出去,性子就变了,她这是把老婆子我给恨上了啊,对老婆子我喊打喊杀的,上次更过分,竟硬生生管家里头要去了二十亩山地,你说有这样的吗?”

    “咳,那个,你别多想,我不是说你们夏家教女无方啊,我真没那意思——”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越描越黑,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把刘氏看的直着急。

    这哪里是往好了说?

    这都快指着人家鼻子骂人夏家不会教女儿了。

    这还能忍得?

    而且一看夏母那张刻薄的脸就不是好相与的。

    这不得干架啊?

    到时候丢人的还不是她们鹿家?

    大房刘氏越想越烦,把自己这个脑子缺根弦的婆婆都要恨死了,就在她想着如何打圆场时,不成想那夏母竟直接开口了,不仅开口了,还语出惊人。

    “婶娘莫生气,我家那臭丫头这事儿做的着实过分,待我见了她,定好好的抽她一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放心,到时候我定让她跪着给两位赔礼道歉。”

    “啊?”

    夏母这话一落,不仅差点惊掉了刘氏的下巴,就连嘴巴恶毒的鹿老婆子都给惊着了。

    “咳,道歉也就罢了,跪着就,就免了吧?”

    不怪鹿老婆子这么说,实在是夏小乔实在太彪悍了,让她给自己下跪道歉,说真的,鹿老婆子也有些打怵。

    而且瞧夏母那股狠实劲,鹿老婆子也有点不确定了。

    这人莫不是说的反话吧?

    可万没想到,夏母竟一脸坚定的道:“那怎么行?这个死丫头如此行事,眼里可还有尊卑?可还有孝道?如此不孝不悌的孽障,看我不打断她的狗腿,这不诚心坏我夏家的名声吗?婶娘你放心,她要敢不道歉,看我不打死那个不孝女——”

    夏母目光阴狠,话说的更是咬牙切齿。

    这可把鹿老婆子和刘氏都看懵了。

    ......

    而夏小乔并不知这些。

    此刻她正忙着盛菜上桌。

    一旁帮忙的婶子见此忍不住夸赞道:“秀才娘子可真是学了一手的好厨艺,瞧瞧这红烧大鲤鱼做的多好,看看这汤汁儿,看看这卖相,竟连个鱼皮都没破,这功夫当真了得,镇上的大厨怕都不及呢。”

    “可不是,这鱼也就罢了,你看着豆腐烧的,两面金黄,汤汁浓郁,上头在撒上一小把葱花,绝了,不仅味美,看着也好看。”

    “说的就是,别说镇上的大厨,我看就算城里那酒楼的厨子也不过如此了。”

    几个人叽叽喳喳,把夏小乔好一通夸。

    “哪有那么夸张,不过家常便饭罢了,婶娘们要是学,我教你们便是。”

    “就比如这红烧大鲤鱼,要想皮不破,只需做好一步便可——”

    夏小乔也不藏私,将手法步骤一一道出,极为帮忙的妇人一听都眼前一亮,心下感动的同时,还笑着调侃道:“诶呀,不行的,不行的,光是用这么多油就得心疼死我了。”

    前院的王婶娘一脸心疼之色,这倒是把其他几人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待饭菜都上了桌,这时前院的邱大娘便凑了过来,小声道:“你这丫头也太实在了,不过是帮个工,那至于做这一桌子好席面了?常人家成亲也不过如此了。”

    “就是啊,你看拿油罐子都下去一半了,心疼不心疼?”

    这邱大娘和王婶子都是热心之人,心直口快,没想到一旁默默烧火的万家媳妇也小声的开了口。

    “还,还有那馒头,可都是白面的。”

    平时逢年过节能吃上两顿那都不错不错的了。

    鹿溪村物产不丰,村民们日子过的都紧巴巴的,可不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而像夏小乔这么大方的,在她们看来,那就是妥妥的败家。

    “你这丫头啊,幸亏命好,幸亏头顶上没婆婆,不然那还不扒了你的皮呦?”

    结果没想到,她这话刚落,阿梨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一脸急色的拉住了夏小乔的手,不断的比划着什么。

    夏小乔脸色一变,“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

    “还能发生了什么事儿?”

    就在这时,鹿春花幸灾乐祸的进了门道:“夏氏,你娘家来人了,正在外头闹着呢。”

    她这话一落,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我娘家?”

    夏小乔一时没反映过来,而鹿春花撇着嘴,一脸看不上的道,“是啊,那位自称是你阿娘,还带了你的胞兄,正嚷着让你出门去给人道歉呢。”

    “我,道歉?”

    夏小乔更是一头雾水了,这自从成亲后就在没联系,连原主生孩子都没看过一眼,这一来就让自己去道歉,这道哪门子歉?

    而此刻外面帮工的那些人也都懵了。

    “这夏家人脑子没病吧?”

    “谁知道了,居然让自家闺女给那老瘟婆道歉?”

    “啧啧啧——”

    众人看夏家人就跟看傻子一般。

    “看什么看?夏二丫,你是死了吗?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夏家大郎面露不善,一副阴狠之色。

    正坐在主位上的鹿景渊直接黑了脸,而鹿大山瞬间站起了身,“你小子谁啊?在这儿大呼小叫的作甚?”

    “我?我是夏二丫她亲哥。”

    那人一脸嚣张之色。

    四下扫了眼桌子上已经被吃的所剩无几的饭菜,他的火气就更大了。

    这个死丫头,嫁人才几天啊?

    居然就不把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

    给这帮庄稼汉都吃的这么好,可他们来到院子这么久竟连口水都没有,简直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