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农门空间:我娇养了首辅大反派 > 第8章 事情败漏

第8章 事情败漏

        夜幕降临,村里的人早早就歇下了。

        古代没什么娱乐,更别提夜生活,尤其是这个贫穷的家庭,哪怕多点一会儿油灯都是浪费。

        夏小乔趁着没人的功夫进了空间,将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这才神清气爽的来到东屋,躺在了床上。

        说真的,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异性同塌而眠,颇有些不自在。

        反观身边某人,呼吸浅浅,也不知是真睡了还是在假眠。

        夏小乔怕打草惊蛇,就想着在等等吧,等他进入了深度睡眠在下手。

        可她等啊等,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原主身体太差,而夏小乔刚经历一场大战,又莫名其妙穿越,哪怕她在意志强悍,也有打盹的时候,却没想到竟差点送了命。

        要不是她多年养成的警觉性,此刻脖子怕是要被一块碎瓷片给割喉了。

        “你干什么?”

        夏小乔瞬间利眸扫过,直接反手制服了对方。

        她军中霸王花的称号可不是吹的,不仅是因为她长的好,医术好,更因为她格斗术同样一流,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枪林弹雨走过来的人,警觉性那是相当可怕了。

        而此刻看着月光下泛着寒光的瓷片,她的神色瞬间面沉似水。

        “你想杀我?”

        她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想杀她。

        什么正人君子?

        什么三观清正?

        啊呸---

        亏她还觉得这人不错,孩子这么大了都没揭穿原主,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这是别人下手不解恨,打算自己来?

        果然大反派就是大反派,心都是黑的。

        夏小乔彻底怒了。

        一把将他手中的瓷片夺了过来,转手就扔了出去。

        砰---

        瓷片碎了一地。

        这正好惊动了同样没心思睡觉的鹿春花。

        “怎么了,怎么了?”

        她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结果正好对上夏小乔那双冷煞的眸子。

        “滚出去!”

        “你——”

        “咳咳,出去!”

        不仅夏小乔让她滚,竟连自家大哥也让她滚,鹿春花顿时鼻子一酸,带着哭腔的吼道,“出去就出去--”

        说完一摔门气呼呼跑西屋去了。

        而经此一出,夏小乔的怒气也收了一些,直接放开了他冷冷的道:“我们谈谈。”

        月光如水洒在男人冷厉的脸上,将他绝美的五官照的越发立体,一双幽深冰寒的眸子满是杀意,那眼尾的朱砂痣越发妖艳魅惑。

        这真是一张好看的脸。

        可惜——

        “为什么杀我?”

        夏小乔见他不语,有些羞恼的看着他,“你现在就一个废人,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

        果然——

        这话一路,鹿景渊冷飕飕的向她看来,而夏小乔却是不惧,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在她夏小乔的词典里,就没有逃避这个词。

        “你这病我能治。”

        鹿景渊嗤笑一声,轻蔑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不屑和厌恶,“说吧,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夏小乔:“......?!”

        她一脸费解的看着眼前之人,眉头皱成了川字。

        这古代人什么思维,话都听不懂吗?

        算了,她何必跟一病患计较?

        没准马车进沟的时候,不仅摔断了他的腿,还摔坏了他的脑子。

        因此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这病只有我能治,不过,你大可放心,我没想耍什么花招,我只有一个要求,待治好了你的腿,给我一张放妻书,两孩子我带走,咱们好聚好散,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话说的撇地有声,神情不似作为。

        可惜此刻陷入黑化边缘的某人根本不屑一顾。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鹿景渊捂着胸口阴沉的看着她,咬牙切齿道:“我说过,我鹿景渊只有丧妻,没有和离,你是听不懂?还是看我如今残了,想抽身?”

        说完恶狠狠的看着她,双手攥的咯咯直响。

        他是疯了才会把人放走,还带着两个孩子?这是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被绿了吗?

        鹿景渊气的额头青筋直跳。

        而夏小乔一脸无语。

        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

        非要彼此折磨,非要弄死自己他才甘心是怎么着?

        话不投机,俩人不欢而散。

        翌日一早

        还在睡梦中的鹿七郎迷迷糊糊的就爬了起来。

        “什么味道?咋这么香?大嫂,你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此刻的夏小乔刚给两个小的喂完奶粉,闻言笑着道:“用鸡汤煮了点粥,还蒸了两碗蛋羹,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大哥还是个病患,都得好好补补,快去洗漱吧,等你姐回来,差不多就开饭了。”

        昨晚闹的虽然不愉快,可日子还得过不是?

        再说一大早看到某人那张苍白病弱的俊颜,夏小乔没出息的又心软了,自己何必跟一病人计长短?

        “啊?蛋羹?”

        一听蛋羹,小家伙瞬间不淡定了,眼睛亮晶晶的,嘴巴里就开始分泌唾液,“大嫂,我姐什么时候回来啊?她干啥去了?”

        心里则疯狂的想着让她姐赶紧回来。

        夏小乔见此一边给两个小的换尿布一边笑着道:“她啊,去挖野菜去了。”

        没错,一大清早,鹿春花又被夏小乔指派挖野菜去了。

        谁让家里穷呢?

        总不能喝稀饭吃窝窝却连个叶子菜都没有吧?

        鹿春花自然不愿意去,谁家早饭不是对付一口,偏她事儿多?

        非吃什么野菜?

        那东西苦了吧唧的有啥吃头?

        因此气呼呼的背着篮子就出门了。

        就在她奋力的跟婆婆丁较劲的时候,忽然被人拽了一把。

        “诶,春花,你跟婶子说实话,你大嫂生的那俩小的,是你哥的不?”

        鹿春花一听,顿时就炸了。

        “你胡说什么?”

        “诶呦,这可不是我胡说,村子里可都传遍了。”

        “是呀,春花,你家这种光景,可不能平白无故帮人家养儿子啊!”

        “就是说,这夏氏胆子也忒大了,啧啧---”

        “可不是,平时看着挺老实一人,没想到暗地里竟然干出这样的事儿---”

        ...

        大家你一嘴,我一嘴,就跟真事儿似的。

        鹿春花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小丫头,哪里受的了这个?

        当然,这话她也不是一次听了,以前也有,就因为自己大哥自打娶了亲游学未归,她们听了不少这样的风言风语。

        以前她还不当回事儿,可现在越想越可疑,再加上今天自家大哥对夏氏说的那番话和夜里的争吵声。

        她的心像是长了草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气的直接往家里飞奔而去。

        此刻的夏小乔正一边将窝窝头出锅,一边看着鹿七郎拿着鸡毛哄两个小侄子。

        “大宝二宝,看,这是什么?”

        “好看吗?”

        “等你四叔叔回来了,咱们让他把这鸡毛做成毽子,一踢飞的老高了,可好玩儿了,到时候小叔叔踢给你们看。”

        吃饱喝足的两个小包子很给面子,也不知道是真的听懂了,还是不懂装懂,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乱转,高兴的啊啊叫,手舞足蹈的。

        鹿七郎特别开心。

        “大嫂,你看,他们对我笑了,对我笑了。”

        夏小乔脸上也满是笑意,结果就在这时,一个大柳条筐直接飞了过来。

        同时还有鹿春花跟炮仗一般的声音。

        “笑,笑什么笑?你们居然还有心思笑?”

        夏小乔大惊,想也不想,一把将三个小的护在了身下,而那个柳条筐则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斯---

        “大嫂---”

        鹿七郎尖叫出声,两个小的也哇哇大哭。

        而夏小乔疼的直抽了一口凉气后才缓缓起身,眼神冰冷的看了过去。

        “鹿春花,这一大清早你发什么疯?”

        她真是被气到了,柳条筐这么重,打在她身上都这么疼,这要是打在三个孩子身上还有好?

        而鹿春花哪里管这些,此刻面色狰狞,愤怒的道:“我发什么疯?我还要问问你呢,说,这俩孽种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