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小楼深巷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小楼深巷 > 公山宁

公山宁

        公山宁抓着窗户上的栏杆,一个翻身,稳稳地落在房顶上。

        早上六点,此时大地的灵气是最纯净、最旺盛的,在这个时候动物们都苏醒了,树啊草啊的也都开始新的一天。公山宁盘膝而坐,运行着体内的气。如果有旁人看见他的话一定会吃惊的,他正稳稳的坐在23楼的天台边上。天台是没有护栏的,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但是公山宁毫不在意,坐下来简单的吃喝之后,就开始稳固自己的气力。

        还不知道今天的执行官工作呢。

        九点四十分,公山宁准时的出现在教室。大学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完全是公事公办,一点也没有吸引力。虽然已经升入大二,但是他感觉到一切都很无聊。那些专业课早就是作为家族精英必须学会的东西了,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公山家的产业很大,是世界一流的互联网软件公司。而且在公山旗下还同时掌握着纺织业、制药业等等的关键产业链。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公山家也不为过。而私下里,公山家是从古时流传下来的执行官家族。执行官在古时没有官方的组织,全靠民间高手组成的门派。而到了明朝,成立锦衣卫时,将民间的门派招安,这就是执行官的前身。公山家的祖宗公山舸就是锦衣卫,官至正七品。到了现代,公山家建立企业,一步一步的走上资本家道路。而公山宁是公山家唯一的独苗,家族自然很重视他,从小就进行精英教育。最后公山宁也考上清华大学。他不打算按照家族的安排当医生什么的,而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物理专业。

        谁知道,上了大一之后学习的都是一些基础知识。他实在是感觉无聊。好在平时也会有执行官的任务给他解解闷,要不然他真的要长毛了。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公山宁有些诧异的看向手机。他只给老爹一个人开了消息提醒,而这个老家伙平时除了给他任务以外都懒得搭理他。布置任务平时也是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就找他?他带着疑惑点开消息提醒,看见老爹发来的消息:“今天不要上学了。回家,有一个人你必须要见。”

        “谁?”

        “宁延。”

        公山宁:......

        “我不认识。”

        “以后你就认识了。一会有车去接你,你准备一下。”

        ...

        宁延默默的点了一根烟,给金山康伯也点了一根。随后他向后一倒瘫在沙发上,满眼都是疲惫。外人知道公山家的企业,可能都会以为他们的家也是富丽堂皇的,然而完全不是,公山家是极简风,客厅干净空旷。然而此时宽敞的客厅里却充满了烟味,烟灰缸里也全是烟头。

        “我忍不了了。华山那帮崽子,真的要造反了。”沉默了一会,宁延开口。

        “前两天,他们甚至找到了我家,想要从笑笑身上抢太虚静......我被他们的人支走了,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家就被他们找到了。幸好爷跑得快,赶回去了。”

        “但是听说你受伤也很严重啊。”康伯沉声。“能伤到你,对面也不是什么善茬吧?”

        “关心则乱啊。”宁延摇摇头,“我太担心笑笑了,而且当时四个人围攻我.......”他顿了顿继续说,“那四个人都很强,应该能和墨阁的当家人差不多的实力了。”

        “你和笑笑那丫头......”康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宁延,后者眼中浮现一丝宠溺。但是康伯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说到墨阁,有没有可能是墨阁和华山那帮土匪联手了?我刚和唐家联系过,唐九那个丫头,年纪不大,鬼精的很。到最后也没有给我一个准信,估计啊,联手是不可能了。”

        “我看未必。”宁延深深吸了一口烟,玩乐似的吐了两口眼圈。“墨阁其他人我不知道,小九这丫头我可熟悉着。而且墨阁向来是中立组织,很久都没有出山了。这种小动乱,估计不会引得他们出手。”说到这里,宁延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小九好像对笑笑很感兴趣,而且笑笑也姓唐,当年我捡到她的时候查过她的身世,却什么都没有查到。我听说当年唐家有一个弃儿.......”康伯笑了一声挥挥手,“去去去,聊正经事儿呢,你家那丫头闲下来再跟我说。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张口闭口不离个小姑娘。”

        宁延又坐回去。过了一会又说:“但是那天,我杀的人里面,有一个人看起来是他们一个管事儿的。那个人有一块腰牌被我拿回来了。我想过两天亲自去他们那里看看,看看他们能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康伯眉头一皱,“不行!你想没想过那里有多危险?虽然华山匪帮修的是邪修,但你不能否认他们的实力。再说了,那匪帮里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些疯子!他们不要命起来,你能全身而退?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你能保证你完好无损的回来?”

        宁延端起茶杯,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沿。沉吟了一声道:“并不是,康伯,我只是想看看他们具体修的是什么法门。我们和他们交手不少,但是都是些小喽啰,真正的麻烦事我们也没遇上过,万一他们真的出其不意的来找我们麻烦,我们摸清他们的底细,也好应对。”

        “再说了,我们连他们真正的组织架构都不清楚,这仗怎么打?而且你也说了,他们是一群疯子,万一他们不顾一切的对平民发起来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我们赶快摸清他们的路数,提前直捣黄龙,说不定能行。”

        康伯想了想,正要说什么,门咔哒一身打开了。两人同时向门口望去,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哟,这就是小宁啊。”

        康伯起身快步上前,一把搂住自己的儿子。公山宁被他拍的一个趔趄,有点无奈的问道:“老爹,急急忙忙的把我叫回来,什么事儿啊?”转头看向沙发上的男人。他正在上下打量着自己。可是自己不管怎么凝神观察,也看不透他的气力有多高,甚至看不透他的根骨。尤其是他的那张俊脸,公山宁忍不住多看几眼。从外貌上看,他顶多二十多岁,但是公山宁总觉得不像,他的气质太沉稳太老成了。而且那双眼睛,那双漆黑的深不见底的眼睛,虽然在打量着自己,但是公山宁从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如同一口古井,深不见底。

        “这位就是宁延,你老爹的老朋友了。”康伯拉着公山宁到沙发那边坐下,乐呵呵的给公山宁倒上一杯茶。公山宁连忙接过来水壶,“哎哟,倒水还得您老给我倒?我自己来。”同时向宁延点点头:“宁先生好。”

        宁延挥挥手,“不用那么客气,我不在意那些。”公山宁点头,眼里还有一丝疑虑。康伯道:“华山匪帮,你还记得吧?那帮家伙最近又开始到处乱跑了。老宁这次找你,是想带着你一起去给他们找找茬。正好你小子跟老宁学点东西,他这个老狐狸厉害的很,你老爹我也的甘拜下风。”宁延笑笑,“没那么夸张。”康伯又道:“唐笑竹这个丫头,你还记得吧?我上次和你说过,你也见过她,她这次也和你一起去。”

        “一起?”公山宁挑眉,“那个小姑娘?高三那个?”

        “嗨,对,你还认识几个小姑娘啊?”唐伯翻了个白眼。“那个丫头实力也不弱,你俩可以比试一下。”他看向宁延,“嘿嘿,老宁,行吧?”

        “当然行,”宁延把手里的茶杯放下。“但是我得先试试小宁的身手。你天天说你儿子怎么怎么厉害,别是吹牛啊。”

        康伯哈哈一笑,感情这老小子是带着醋劲呢,满口答应下来:“行!儿砸,你俩比试比试,给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