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彪妻重生 > 233 他要掐死她
彪妻重生
233 他要掐死她
        “所以,我走的是捷径啊。”赫连歧盯着她道。

        叶梓萱轻轻地点头,“这也太捷径了。”

        “忘忧镇与京都呢?”赫连歧反问道。

        “你等等。”叶梓萱突然想到了什么,“京都周围到底还有多少屏障?”

        “看来你都看明白了。”赫连歧笑吟吟地看向她。

        叶梓萱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烊国,看似是个弹丸之地,可也不过是大朝所看到的。

        京都虽说距离烊国边境很近,可是四周却都是隐藏着的。

        所以说,京都其实就是一个被许多屏障所包围的,看似很近,倘若这些屏障都解开了,那么,想要真正地进了京都,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叶梓萱感叹道,“到底是谁干的?”

        “什么?”赫连歧看向她道。

        “借用了这些屏障。”叶梓萱看向赫连歧道,“反正不会是你。”

        “我怎么可能?”赫连歧摇头道,“烊国从建立开始便是如此了。”

        叶梓萱轻轻点头,“烊国的高祖皇帝果然厉害。”

        “待会等这些浓雾散去,我们再上山。”赫连歧说道。

        “嗯。”叶梓萱应道。

        其实,她来到烊国之后,才发现自己原先的眼界有多窄,她终于体会到了,何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世间有如此多的奇妙之处,可她却一直执着于那一方,简直是井底之蛙。

        她又看向赫连歧道,“三妹妹所中的嗜血虫,在烊国是禁术吧。”

        “嗯。”赫连歧点头道,“早先的时候,乃是高祖用此来控制人心的,后来,利用这些屏障建成了京都之后,便烊国不得有人利用此术。”

        “所以,那鸡血石便是这嗜血虫演变的?”叶梓萱连忙道。

        “不错。”赫连歧点头道,“所以,我才会带你来这里。”

        “所以,利用鸡血石控制人心的人,必定是知晓这嗜血虫的。”叶梓萱直言道。

        “这嗜血虫只有在王武山中月氏一族才能控制。”赫连歧直言道,“所以,你可明白了?”

        叶梓萱恍然大悟道,“所以,那个隐藏在鲁家的,控制了鲁雨晴,还有利用鸡血石让夏姨娘做事的,包括悦来绸缎庄,其实都与月氏一族有关系?”

        “应当是月氏里头出现了叛徒。”赫连歧直言道。

        “那你既然知道了,又为何不早与我说呢?”叶梓萱又道,“既然你一早便知道,为何不……”

        “月氏一族只听命与一人。”赫连歧看向她道,“而且,那人一直不曾出现过。”

        “连你都无法命令吗?”叶梓萱又道。

        “嗯。”赫连歧又道,“当年,高祖也是与那人有救命之恩,所以才会相助,可后来,高祖称帝之后,建立了京都,那人也隐退了。”

        “所以,月氏一族不可能轻易地离开王武山?”叶梓萱直言道。

        “除非,出了大事儿。”赫连歧又道,“可是,我进来王武山这么多次,也始终无法碰到月氏一族的人。”

        “我知道了。”叶梓萱又道,“所以,你也不知道到底是何人所谓?”

        “嗯。”赫连歧点头道,“我早先与你说了,也是于事无补的。”

        叶梓萱感叹道,“看来想要破解了,也是难事。”

        “如今我与你说了,你可还要去?”赫连歧问道。

        “去。”叶梓萱点头道,“你既然如此说了,那么此事儿与悦来绸缎庄有关系,自然与我有关联了。”

        她感叹道,“也不知晓老太太到底知道多少?毕竟,沈婆婆与老太太之间也太熟悉了。”

        叶梓萱的话,让赫连歧陷入了沉思。

        她抬眸看向赫连歧,见他并未多言。

        叶梓萱也只是静静地等着浓雾散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瞧着那浓雾渐渐地散去了,赫连歧道,“上山吧。”

        “好。”叶梓萱也不再犹豫,与赫连歧一同上了山。

        赫连歧很是熟门熟路,显然是经常来这里。

        待二人到了山中,叶梓萱瞧着面前的王武山,不知何故,有种熟悉感。

        她依稀记得自己像是来过这里。

        叶梓萱捂着胸口,只觉得心口有些疼痛。

        她似乎瞧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容,等仔细地看去到,那面色惨白的吓人,可是,那双眸子,她最熟悉不过了。

        那不就是自己吗?

        她不知何故,惊叫了一声,双腿一软,便坐在了地上。

        赫连歧见她如此,连忙将她扶起来,“怎么了?”

        “没什么。”叶梓萱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压根想不起什么来。

        为何会如此?

        为何会看见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前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赫连歧担心她中了瘴气,出现了幻觉,连忙道,“要不,先下山?”

        “不。”叶梓萱拒绝,“继续。”

        “不成。”赫连歧便要带着她下山。

        叶梓萱却甩开了他的手,继续往前。

        赫连歧见她如此,连忙追了上去。

        山中突然卷起一阵怪风。

        叶梓萱眼前再次地掀起了一团浓雾。

        那风吹的她睁不开双眼。

        她想要继续往前走,可是双腿像是被什么钳制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她转眸便看向赫连歧。

        见他双眼猩红,像是失去了理智,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叶梓萱用力地挣扎,可是,赫连歧的力道越发地重了。

        叶梓萱感受到了窒息。

        她渐渐地眼神涣散,到最后,无力挣扎。

        赫连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松开了手。

        叶梓萱双腿一软,再次地倒在了地上,剧烈地咳嗽。

        赫连歧愣在了当场,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想要开口,却突然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

        叶梓萱咳嗽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她仰头看向赫连歧。

        见他只是木讷地站着。

        叶梓萱仰头道,“你就不能扶我一把?”

        “嗯?”赫连歧见叶梓萱如此说,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她给扶了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了。”赫连歧看向她。

        叶梓萱摆手道,“我知道,你不必说。”

        “嗯。”赫连歧见她如此说,显得小心翼翼。

        他刚才差点将她给……

        赫连歧想到这个,便开始心乱如麻,悔恨不已。

        叶梓萱继续往前走,“这山里的确很古怪。”

        “所以,还是回去。”赫连歧担心自己待会再次地失去理智。

        叶梓萱想到了什么,突然拿出一个锦囊来。

        “要不我现在将这个打开?”叶梓萱说的是,当时沈婆婆给她的。

        赫连歧说道,“还没有到生死攸关的时候。”

        “哎。”叶梓萱便继续道,“继续往前走吧。”

        赫连歧瞧着她颈项上的掐痕,用力地紧握双手。

        叶梓萱扭头看向他,“你看,你不是最后恢复神智了?”

        赫连歧的脸色依旧不好看。

        叶梓萱突然拽着他的衣袖,“倘若你再这样,我便自己上山了。”

        赫连歧低声道,“不成。”

        “那不就得了。”叶梓萱又道,“走吧。”

        “嗯。”赫连歧只能闷闷地应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梓萱与赫连歧竟然看到了这深山之中还有一座凉亭。

        二人对视了一眼,便进了凉亭内。

        这凉亭的石桌上竟然还有一盘棋。

        上面的棋子错落,看样子是下了一半。

        叶梓萱转眸看向一旁印刻着字。

        半子胜天。

        叶梓萱挑眉,随即坐下,仔细地看着。

        赫连歧看向她道,“你想破解?”

        “嗯。”叶梓萱点头。

        她自幼便与老太太一同下棋,不过每次都被完虐。

        叶梓萱暗自叹气,可是瞧见面前的棋局,她脸上带了几分地笑意。

        这与老太太当时布设的倒是很相似。

        她随即便仔细地看着,待过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会。”

        “什么?”赫连歧盯着她。

        “你等等。”叶梓萱仔细地回想着。

        约莫一刻钟之后,她便拿起一旁的白子,要落下。

        “你可知晓落子无悔?”赫连歧盯着她道。

        “放心吧。”叶梓萱点头道。

        她随即便将白子落下。

        面前的棋局突然动了起来。

        随即,叶梓萱面前的石桌突然向下沉。

        赫连歧与叶梓萱还未反应过来,突然所在的凉亭突然整个向下坠落。

        “当心。”赫连歧拽着叶梓萱。

        叶梓萱便瞧见面前的她们所踩着地面迅速地往下坠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便出现了另一个画面。

        叶梓萱抬眸看去,便瞧见了面前有一大片湖。

        而面前的湖上有一座拱桥。

        叶梓萱看了一眼赫连歧,便与他一同继续往前。

        等过了拱桥,二人对视了一眼。

        前面便有两个蒙着面纱的红衣女子走上前来。

        “恭迎贵客。”红衣女子朝着二人福身。

        叶梓萱与赫连歧便被那两名女子引着往前。

        等入了面前的大殿之后,便瞧见主位上坐着一女子。

        她同样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眼神凌厉,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之气。

        赫连歧也只是静静地打量着。

        那女子反倒看着叶梓萱。

        叶梓萱朝着那女子微微福身。

        女子只是低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嗜血虫的破解之物。”叶梓萱直言道。

        “你我也算是有缘。”女子说道,“既然如此,我便给你。”

        “不知前辈是?”叶梓萱连忙问道。

        “你旁边的这位公子应当告诉你,这王武山的来历。”女子冷声道。

        “原来是月姑娘。”叶梓萱连忙道。

        “我……”女子轻笑一声,“月姑娘?”

        “不是月氏一族吗?”叶梓萱反问道。

        “到底是个年轻的后生。”女子慢悠悠道,“我在这里已经百年了。”

        “什么?”叶梓萱一怔道,“百年?”

        “怎么?”女子挑眉道,“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一个小娃娃?”

        “晚辈不敢。”叶梓萱到底没有想到,竟然一个人能够活到百年,容貌未变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叶梓萱一时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只不过,她如今也不敢多问。

        她连忙道,“那晚辈先告退了。”

        女子轻轻地点头,便又道,“不过,你可以走,他要留下。”

        “为何?”叶梓萱不解道。

        “他原本便不该属于这里,可偏偏,几次三番地破了规矩,我自然要小惩大诫。”女子说着,突然手指一弹,一个黑色的小点便朝着赫连歧过来。

        赫连歧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躲开,可是没有想到,面前的女子武功竟然如此高深。

        叶梓萱突然挡在了赫连歧的面前,那黑点便直接入了叶梓萱的眉心。

        原本,这黑点是要入赫连歧的胸口的。

        女子见她眉心处中了黑点,她蒙着面纱的嘴角明显冷笑了一声。

        “你这个女娃娃,倒是有几分地胆色。”女子冷笑道,“只不过,他适才可是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