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彪妻重生 > 234 令人作呕
彪妻重生
234 令人作呕
        “哈哈。”女子看向赫连歧便这样跪下了,她突然放声大笑。

        “趁着她还能够有些活头,你赶紧带着她离开。”女子冷冷道。

        随即女子便走了。

        那两位红衣女子上前道,“请。”

        赫连歧怎么可能轻易地离开呢。

        可是,他如今却也只能护着叶梓萱。

        等叶梓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凉亭了。

        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不过她明显感觉到了眉心处的疼痛。

        她捂着眉心,又看向赫连歧那冷冷地眼神。

        “怎么了?”叶梓萱看向他道。

        “你……”赫连歧冷声道,“为何要那么做?”

        “我怎么知道。”叶梓萱低声道,“想了便做了,你若偏偏问我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她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如今,见赫连歧面露悲伤,她随即道,“这不,锦囊能用了。”

        这都是生死攸关了。

        赫连歧并未阻拦。

        叶梓萱真的将锦囊打开。

        “置之死地而后生。”叶梓萱看着那锦囊内所写的,她嘴角一撇,“这算什么锦囊。”

        她直接将锦囊丢了。

        赫连歧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眼神。

        叶梓萱头疼地看向他,“如今不是找到了破解三妹妹嗜血虫的解药,你又何必如此呢?”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赫连歧扬声问道。

        “什么处境?”叶梓萱倒也不在乎,毕竟她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了,又何必在意生死呢?

        可是在赫连歧看来,叶梓萱对待自己的生死如此淡然,反倒让他很是恼火。

        凭什么她可以这样为所欲为,让他带着满心的愧疚?

        他捏着叶梓萱的手腕,“你到底在想什么?”

        “哎呦。”叶梓萱突然低着头,一脸痛苦。

        赫连歧一怔,连忙松开她的手腕,“怎么了?”

        叶梓萱捂着头,“疼。”

        “对不起。”赫连歧道歉道。

        叶梓萱皱着眉头,“你一吼我,我这眉心就疼。”

        “怎会如此?”赫连歧盯着她,“我不该如此。”

        “日后可不能凶我。”叶梓萱看向他道。

        “好。”赫连歧连忙应道。

        叶梓萱这才揉了揉眉心,“这才对嘛。”

        赫连歧见她不疼了,想要发火,可又担心她眉心再疼,只能强忍着。

        叶梓萱看着他硬生生将怒气压下的憋屈样子,不知何故,反倒乐呵了。

        赫连歧盯着她,“走吧。”

        “回去吧。”叶梓萱低声道。

        “嗯。”赫连歧闷声应道。

        叶梓萱便得意地背着双手,下山。

        直等到二人下山之后,那红衣女子站在凉亭内,看着远处。

        “这个丫头,倒是有些意思。”

        “尊主,您将虫王给了她,那您?”身旁的手下看向她道。

        “我的使命也该结束了。”女子眺望着远处,“我活得够久了。”

        “可是她岂不是?”手下皱眉道。

        “是缘是劫,端看她的造化。”女子说罢,消失在凉亭内。

        叶梓萱与赫连歧下了山之后,赫连歧都是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叶梓萱见他如此,叹了口气,“你就不能不这样啊?如今这虫王都在我的身上了,是不可能挪动开的,更何况,只要你不吼我,我就不会发作,你又何必担心呢?”

        “仅仅只是我不吼你,你就不用发作吗?”他问道。

        “不然呢?”叶梓萱挑眉道,“你看我压根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知道了。”赫连歧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我不吼你。”

        “这还差不多。”叶梓萱得意地挑眉。

        二人便骑马赶回了京都。

        叶梓萱便径自回了上官家。

        沈氏见她出去了好些日子,自然是担心的。

        如今见她平安归来,才松了口气。

        不过当她瞧见她眉心处隐约闪现的黑点,顿时愣住了。

        “你看见了谁?”沈氏上前问道。

        “月氏一族的人。”叶梓萱直言道。

        “你这……”沈氏皱眉道。

        “没什么。”叶梓萱摆手道,“放心吧。”

        “她竟然将虫王放在了你这?”沈氏不可思议道。

        “什么?”叶梓萱并未听见沈氏的自言自语。

        沈氏摸了摸她的眉心道,“你若觉得不适,便与我说。”

        “好。”叶梓萱欣然应道。

        沈氏叹了口气,便让她离开了。

        等叶梓萱离开之后,沈氏抬眸看向菊妈妈道,“这难道就是宿命?”

        “大太太,大姑娘这是?”菊妈妈连忙问道。

        “罢了。”沈氏连忙道,“我书信给母亲,让她知晓此事儿。”

        “是。”菊妈妈垂眸应道,连忙去准备文房四宝。

        叶梓萱径自去了上官子瑶那。

        春花与秋月这几日都在照看上官子瑶。

        上官子瑶见她回来,连忙起身道,“大姐姐。”

        “放心吧。”叶梓萱连忙将解药拿了出来,而后递给她,“将这个服下,便不会有事了。”

        “这是?”上官子瑶看着面的红色药丸。

        “这是嗜血虫的解药。”叶梓萱直言道。

        “多谢。”上官子瑶没有想到,她真的去找解药了。

        毕竟,上官子瑶也听说过,这嗜血虫的解药在王武山中,那里布满了瘴气,上山一趟,都是九死一生的。

        上官子瑶感激地服下解药,很快便好了。

        “大姐姐。”上官子瑶连忙床榻,便朝着叶梓萱跪下。

        叶梓萱连忙扶起她,“三妹妹莫要如此。”

        “大姐姐。”上官子瑶却执意叩头。

        毕竟,在她看来,就连自己的母亲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而上官梓萱也才入府数月,竟然为了她孤身前往王武山,稍有不慎,那便有进无出的。

        上官子瑶头一次觉得自己被旁人所重视。

        她郑重其事地朝着叶梓萱叩头,显然已经有了决定。

        叶梓萱见她如此坚决,便也没有再坚持。

        等上官子瑶叩头之后,叶梓萱便扶着她起身。

        二人倒是相视而笑。

        叶梓萱奔波了这么久,身形疲惫,安慰好上官子瑶之后,便去歇息了。

        上官子瑶反倒坐在窗边,愣神。

        二太太平氏得知了此事儿之后,也顿觉得惊讶。

        而上官梓萱孤身前往王武山之事,很快便传遍了整座京都。

        毕竟,能够活着从王武山回来的人少之又少。

        就连烊国皇帝也召见了赫连歧,专门询问此事儿。

        “那叶家的丫头当真去了王武山?”皇帝看向自己的这个儿子,见他面色如尘,不知遭受了什么打击。

        赫连歧恭敬一礼,“父皇,儿臣无能。”

        “这是怎么了?”皇帝还是头一回瞧见赫连歧如此颓败。

        他剑眉微蹙,“说来听听。”

        “哎。”赫连歧便将在王武山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皇帝听过之后,陷入沉思。

        过了许久之后才道,“你是说,月氏如今的族长,将虫王……”

        “是。”赫连歧垂眸应道。

        “哎。”皇帝叹了口气道,“那虫王只会进入女子的体内,而且一只虫王只认一个主人,你是个男子,怎么可能中招呢?”

        “这是何意?”赫连歧一脸惊讶地看向他。

        “何意?”皇帝笑道,“叶家的丫头也算是仁义了,竟然替你挡了。”

        “父皇,您是说,那虫王本就是月氏族长要给她的?”赫连歧连忙问道。

        “她是怎么说的?”皇帝又问了一遍。

        赫连歧仔细地想过之后,“说她已经活了百岁了。”

        “哈哈。”皇帝放声大笑道,“看来,她如今还在记恨着。”

        “记恨?”赫连歧不解地看向皇帝。

        皇帝慢悠悠道,“也许叶家的丫头能够化解这场劫难。”

        皇帝盯着赫连歧又道,“皇儿可是看上她了?”

        “这……”赫连歧敛眸道,“她一心要回大朝。”

        “这也难怪。”皇帝赫连挚看向他道,“毕竟,她并非在烊国长大。”

        “父皇,儿臣着实不知该如何是好。”赫连歧无奈道。

        赫连挚到底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傻儿子也有这一日,他放声大笑道,“这男女之事,你自己掂量。”

        “这……”赫连歧委屈地看向他。

        “好男儿,行事要果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赫连挚直言道。

        “是。”赫连歧只能拱手应道。

        赫连挚见他这般,反倒越发地乐呵了。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偏偏在赫连挚与赫连歧这对父子身上显得格格不入。

        父子之间,褪去了这身黄袍,与寻常父子并无不同。

        而赫连歧与赫连旭的兄弟关系也是如此。

        赫连挚见他因此事儿也愁眉不展,便摆手道,“是该到了立室的年纪了。”

        “父皇。”赫连歧抬眸看向赫连挚。

        赫连挚感叹了一声,便让他退下。

        赫连歧只能无可奈何地出了大殿。

        他抬眸看向远处,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赫连歧自然没有想明白,不过,这种事情,再怎么想都是徒增烦恼。

        既然到了这一步,赫连歧觉得他该勇往直前,不应当犹豫。

        赫连歧如此想,便径自出了宫。

        叶梓萱睡了两日,才醒。

        沈氏不忍心叫醒她,直等到她睡醒之后,便让菊妈妈特意送来了吃食。

        叶梓萱的确饿了,狼吞虎咽地吃完,才心满意足地看向菊妈妈。

        菊妈妈笑吟吟道,“大太太担心大姑娘睡的太久,醒来肚子饿了,便让老奴专程送了过来。”

        “母亲呢?”叶梓萱连忙问道。

        “大太太出府去了。”菊妈妈回道。

        “母亲去哪了?”她又问道。

        “大太太入宫了。”菊妈妈如实回道。

        “入宫?”叶梓萱皱眉道,“这个时候入宫?”

        “是。”菊妈妈垂眸道,“早上的时候,宫里头来人,太后召见。”

        “太后?”叶梓萱一愣,“上回入宫,也并未瞧见太后。”

        “是啊。”菊妈妈连忙应道,“自皇上登基之后,太后便一直待在自己的寝宫,很少出面。”

        “这就怪了。”叶梓萱不解道,“为何会突然召见母亲呢?”

        “老奴也不清楚。”菊妈妈看向她道,“大姑娘,大太太只让老奴留在府上,等着您醒来。”

        “我知道了。”叶梓萱看向菊妈妈,“有劳菊妈妈了。”

        “大姑娘说的哪里话,这都是老奴应当的。”菊妈妈朝着叶梓萱福身,便退了下去。

        叶梓萱倒是没有想到,太后会召见沈氏。

        看来,只能等着她回来才知晓到底发生了何事。

        叶梓萱歇息了一会,春花便说了上官子瑶的情形。

        “三妹妹无碍,我也放心了。”叶梓萱揉了揉眉心,反倒没有觉得有何异样。

        她抬眸看向春花,“老太太那可有消息?”

        “没有。”春花垂眸道。

        叶梓萱轻轻点头,便起身去了花园里头。

        远远地便瞧见上官子瑶慢悠悠地前来。

        她站在原地,等上官子瑶上前。

        “大姐姐。”上官子瑶笑吟吟地看向她。

        “三妹妹瞧着气色好了不少。”叶梓萱说着,给她诊脉,随即道,“脉象平稳。”

        “多谢大姐姐。”上官子瑶原本是想去找她的,知晓她在花园,便特意过来了。

        叶梓萱浅笑道,“三妹妹不必如此。”

        上官子瑶摇头,“大姐姐,这外头对你的流言蜚语诸多,你为何一点都不在意呢?”

        “原来三妹妹也并非是不问世事。”叶梓萱打趣道。

        “只是适才过来的时候,听了一嘴。”上官子瑶难为情道。

        叶梓萱勾唇浅笑,“这有什么的?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人家有心要编排你,你就算是长了一万张嘴,也说不过人家。”

        “这倒也是。”上官子瑶倒是没有想到叶梓萱会如此想。

        她浅笑道,“还是大姐姐想的通透。”

        “三妹妹虽说好多了,可还是要好好调养的。”叶梓萱握着她的手道,“既然如今身子好些了,也该多出去走动走动。”

        “嗯。”上官子瑶点头。

        “好一出姐妹情深啊。”上官子衿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叶梓萱转眸看了过去。

        上官子衿一脸鄙夷地瞪了一眼上官子瑶。

        上官子瑶浑身僵硬,朝着上官子衿微微福身。

        上官子衿冷笑道,“没有想到,弱不禁风的三妹妹,如今也喜欢套近乎了。”

        上官子瑶涨红了脸。

        上官子衿嗤笑道,“往日,我还真是小瞧了三妹妹呢。”

        叶梓萱挑眉,“二妹妹特意来嘲讽的?”

        “我哪里有这样的闲情呢?”上官子衿冷冷地看了一眼上官子瑶,“不过是觉得,某些人往日装出一副事不关己,楚楚可怜的模样儿,如今细细地想来,还真是令人作呕。”

        上官子衿说罢,便走了。

        上官子瑶低垂着头,双手不安地捏着手帕。

        叶梓萱握着她的手,“三妹妹,我们走走。”

        “嗯。”上官子瑶抬眸对上叶梓萱的双眸。

        上官子衿目送着她们二人离去,她一拳打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给我等着瞧。”她说罢,大步流星地走了。

        叶梓萱看得出来上官子瑶的不安,也知晓,这些年来,她在后宅中俨然是一副夹缝中求生的状态。

        叶梓萱低声道,“三妹妹,你是该出去走走了。”

        “走走?”上官子瑶摇头,“长这么大,我很少出府。”

        “今儿个天气好,我带你出去走走吧。”叶梓萱说着,不等上官子瑶回绝,便已经拽着她往前走了。

        “春花去准备马车。”

        “是。”春花应道,连忙去了。

        叶梓萱便带着上官子瑶出了府,坐上马车之后,上官子瑶依旧紧张。

        叶梓萱看着这样的上官子瑶,便想起了第一次带着叶梓琴出府的情形。

        她轻轻地拍着上官子瑶的手背,让她尽量地放松。

        “三妹妹可是喜欢?”叶梓萱轻声问道。

        “我……”上官子瑶听着马车外头传来的声音,很多声音。

        她好奇地掀开车帘看了过去。

        看到了形形色色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