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日月风华 > 第一二五九章 久别胜新婚
日月风华
第一二五九章 久别胜新婚
        珠镜殿内一片清幽,秦逍进入之后,院子里的两名宫女却颇有些诧异。

        见到秦逍手里拎着饭盒,两名宫女迎上来,一人已经向秦逍道:“你是御膳房的?交给我们就好。”正要伸手过来接过饭盒,秦逍却是摇头道:“今日菜肴和平日不大同,需要问明殿下的口味,当场调配作料。”

        两名宫女有些诧异,一人想了一下才道:“殿下心情不好,不见外人。”

        “姐姐帮忙禀报一下,今天的菜肴是御膳房用心制作。”秦逍道:“总管吩咐送来桃花酒,这桃花酒听说是之前从杭州进贡上来,埋在竹林之中,十分美妙。”

        “殿下倒是饮酒。”宫女道:“那你等着,我去向殿下禀报。”

        秦逍道:“还请姐姐将我的话带给殿下,就说这桃花酒是埋在江南竹林之中。”

        宫女也不多言,转身入殿。

        秦逍站在原地,四下环顾,这诺大的宫殿,冷冷清清,院内虽然景观优美,但这座宫殿对麝月公主来说,就是一座牢笼。

        “你过来!”片刻之后,才见到那宫女在不远处向这边招手。

        秦逍立时过去,那宫女道:“你跟我来。”转身领着秦逍进了殿内。

        秦逍之前潜入珠镜殿,偷偷与公主幽会,对着宫殿倒也颇有些熟悉,随着那宫女到得一间屋外,秦逍见得门外竟然守着一名太监,自己还没有靠近,那太监一双眼睛就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

        宫女上前,恭敬道:“殿下,人带到了。”

        那太监却是吩咐道:“打开食盒。”

        秦逍并不认识这太监,不过他既然在这里,应该不一般,放下食盒,打开来,太监却是取了一根银针在手,小心翼翼将食盒里的食物甚至几壶桃花酒都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这才示意秦逍收好,收起银针,向里面禀道:“殿下,可以了!”

        秦逍知道这太监是在检查食物是否有问题,对此倒觉得不错,至少有人检查食物,公主食用起来自然会安全的多。

        “进来吧!”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听到麝月柔美的嗓音,秦逍心中激动,但依然是微弓着身子,低着头,不动声色。

        太监却是向那宫女道:“你先下去吧。”这才转身推开门,领着秦逍进了屋内。

        这间屋子正是上次秦逍与公主幽会之所,一切并无多少变化,金碧辉煌,但陈设却很简单,一道屏风后面,摆着一张软榻,秦逍自然记得那张软榻,上次与公主相见,在这张软榻上折腾了公主整整一天,让公主欲仙欲死,个中春光,依然是让秦逍记忆犹新。

        透过屏风,依稀看到那软榻上斜躺着一道妖娆曼妙的身影,不过太监并没有带着秦逍饶过屏风,而是向边上指了指,那边摆放着桌椅,自然是让秦逍先将饭盒放在桌上。

        “殿下,御膳房的人到了。”太监躬着身子,声音带着谄媚之意:“殿下是否现在就用餐?”

        却听得麝月淡淡道:“有没有送酒过来?”

        “回禀公主,有桃花酒。”秦逍立刻道。

        那太监扭头看了秦逍一眼,显出不悦之色,显然是觉得秦逍不该快嘴快舌。

        “拿一壶过来。”

        太监正要过去取酒,公主却已经道:“黄胜,你先退下吧,让他伺候就好。”

        太监黄胜一怔,扭头狠狠剜了秦逍一眼,却只能恭敬道:“奴才领命。”向秦逍道:“好生伺候着殿下,若有不周,小心你的脑袋。”却是退了下去。

        秦逍见得黄胜出门,打开食盒,这才取了一壶酒,又拿了饶过屏风,缓步走过去。

        斜倚在软榻之上的自然是麝月公主无疑。

        玲珑浮凸的柔美曲线因为斜躺的姿势,更是曲线诱人,白皙的肌肤比之青春少女还要水嫩,但浑身上下散发的那股子少妇风韵,却不是青涩少女能够相提并论。

        她身上披着白色轻纱,轻纱颜色非但无法压住肌肤的白皙,反倒像是融为一体,腴美成熟的浮凸娇躯就宛若一条大白蟒躺在软榻之上,充满了勾人的风情。

        因为侧身斜躺,所以胸脯鼓囊囊的堆成一团。

        软榻边上有一张矮几,上面摆着瓜果点心,显然是之前送过来。

        麝月一只手撑着脸颊,那双美眸儿打量着秦逍。

        她看起来瘦削了不少,脸色也不算差,不过却有一种不健康的苍白,只是就算如此,却也难以掩盖那倾国倾城的美貌。

        精致的五官似乎是上天费尽心思雕琢而成,哪一处都是美的动人心魄,组合在一起,更是唯美至极,再配上她天生贵气的气质和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妖娆风韵,确实是万里挑一的绝世尤物。

        秦逍见得麝月面颊比上次相见消瘦几分,心中怜爱,缓步走到矮几边上,正要将酒壶放在案几上,却听得公主已经吩咐道:“斟酒!”

        桌上有酒杯,秦逍斟上酒,这才看向麝月眼睛,见得麝月也正看着自己。

        他易容改装,无论声音还是面貌都完全不同,从外貌上公主自然无法认出。

        “你是哪里人?”公主依然斜躺着,美眸在秦逍身上打量,轻声问道:“你去过杭州?”

        秦逍轻声道:“去过。”

        “你说桃花酒埋在竹林之中,如何得知?”公主道:“本宫没听说过竹林会埋下桃花酒。”

        秦逍凝视着麝月漂亮的眼眸,柔声道:“竹林有桃花,而且是天底下最美丽的一朵桃花。”

        公主微蹙柳眉,秦逍轻声道:“竹林中不但有桃花,桃花还想要孩子。公主既然要我帮忙,我就好人做到底,不让你失望!”

        此言一出,麝月腴美娇躯赫然一震,立时坐起身,盯着秦逍,花容变色道:“你.....?”

        “不过是改了一下面容,公主就不知道我是谁了?”秦逍柔声道:“这天底下,还有几人能有胆量在这种时候来到公主身边?”麝月眼眸之中先是震惊之色,随即是怀疑,但很快便显出激动之色,却见得秦逍已经抬起手,轻抚向麝月的脸颊,爱怜道:“怎么瘦成这样?离别之时,我嘱咐过你,要好好爱惜自己,看你瘦成这样,我心中难受。”

        秦逍方才提及杭州竹林,又提及孩子,甚至最后那几句话,无一不让麝月公主感到震惊。

        当初她要离开杭州之前,与秦逍在畅明园的竹林内情意绵绵,甚至告诉秦逍,她主动与秦逍共赴巫山的目的,是为了能怀上血脉,而秦逍声称要好人做到底,不让公主失望。

        这事儿当然是隐秘至极,普天之下,除了两人,再无第三人知道。

        秦逍的面貌和声音虽然改变,但眼睛却无法改变,麝月看秦逍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那双眼睛十分熟悉,不过一想到秦逍远在东北,绝无可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京都,也只当自己是眼花。

        待得秦逍一只手伸过来,轻抚自己脸颊,虽然那张面孔十分陌生,可是这手掌触摸脸颊的感觉却是那般的熟悉,那双熟悉的眼眸带着爱怜和柔情凝视自己,麝月惊喜交加,一瞬间却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太监,却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

        只是她兀自觉得是在梦幻之中。

        她双手伸出,捧住秦逍的脸,美眸如水,盯着秦逍眼睛,很快,显出委屈之色,眼泪已经夺眶而出,颤声道:“是真的吗?真的.....真的是你吗?”

        “是我。”秦逍握住麝月一只手腕,柔声道:“我回来了。”

        麝月再也顾不得其他,毫不犹豫扑上来,双臂环抱住秦逍的脖子,秦逍却也已经搂住麝月的腰肢,两人紧紧相拥,所谓久别胜新婚,两人都是日思夜想,这一刻情感如洪水般奔涌而出,恨不得将自己融入对方的身子里。

        麝月压抑许久,本觉得自己身处漫长的黑夜之中,但秦逍的出现,却宛若一丝光,撕裂了笼罩着她黑暗,她情难自制,跨坐在秦逍的腿上,两只手捧着秦逍的脸庞,朱唇凑上前去,吻住了秦逍的嘴唇。

        她呼吸急促,饱满的酥胸贴在秦逍的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此时的麝月,就像一头母豹子。

        “公主.....!”秦逍怀抱着麝月腴美的娇躯,心心念念的女人就在怀中,自然是激动不已,两只手也是托住麝月滚圆饱满的腴臀,但脑中还是保持冷静,趁着麝月热吻自己脸颊之时,凑在她耳边轻声道:“有没有眼线?黄胜是不是你的人?”

        这一句话却是让麝月清醒过来,一只手勾住秦逍的脖子,扭头向门外看了一眼,房门虽然被带上,但如果在外偷听,屋里的动静未必不会传出去,当下克制自己的情感,低声道:“他是眼线,是澹台悬夜派来监视我的。”

        秦逍之前就已经几乎确定澹台悬夜参与了叛乱,待得公主这句话一说,也就完全确定。

        他托住公主柔腴的圆臀,起身将她小心翼翼放回软榻上,这才轻声道:“先解决黄胜的问题,我有话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