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日月风华 > 第一二六二章 真相
日月风华
第一二六二章 真相
        最新章节!

        麝月见得秦逍的反应,倒是意外,问道:“你知道丽贵妃?”

        “公主可还记得光禄寺丞卫璧?”

        麝月想了一下,她记忆力自然是极好,轻声问道:“可是成国夫人......?”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秦逍点头道:“卫璧的妻子是吏部郎中宋士廉的亲妹妹,叫做宋慧。她嫁给卫璧之前,曾在宫里当差,就是在姽婳娘娘身边伺候,所以我也听说过姽婳娘娘的一些事情。”

        “原来如此。”公主道:“丽贵妃出身海陵苏家,她的真名我却不记得。她入宫之后,很受父皇的宠爱,赐名姽婳,所以宫中上下都叫她姽婳娘娘。”想了一想,才道:“姽婳娘娘不但花容月貌,而且性情温和,待人和善。她最拿手的是制作糕点,色香俱全,小时候我经常跑到她的姽婳宫去吃糕点,她待我也很好,只要做了糕点,就会让人请我去享用。”

        秦逍道:“你与姽婳娘娘的关系很好?”

        “反正不坏。”麝月轻声道:“不过......!”欲言又止,看了秦逍一眼,终是觉得没必要对眼前这男人隐瞒,低声道:“不过圣人肯定是不喜欢她的。”

        秦逍笑道:“因为先帝宠爱姽婳娘娘,圣人自然会将她视为对手。”

        “其实圣人年轻的时候,那也是天姿国色。”麝月幽幽道:“她还未进宫的时候,便有京都第一美人之称。那时候没有人敢向夏侯家提亲,因为谁都知道,她一定会进宫。”

        秦逍心想这话倒是不假。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cc

        圣人虽然现在已经年过半百,容颜逝去,但还依稀残留着当年的绝代风华,麝月的样貌与圣人有七八分相似,已经是天姿国色,美艳绝伦,说圣人年轻时候是京都第一美人,那还算是谦辞,这天下间,及得上圣人年轻时候美色的只怕是凤毛麟角。

        “不过姽婳娘娘的样貌,不在圣人之下。”麝月轻声道:“姽婳娘娘入宫之后,与人和善,宫中上下对她都是很为喜欢。若论年轻时候的样貌,圣人并不在姽婳娘娘之下,可是姽婳娘娘入宫的时候,比圣人年轻近十岁,有了这样的优势,姽婳娘娘在姿容上其实已经胜过了圣人。”淡淡一笑,缓缓道:“圣人的性情争强好胜,姽婳娘娘却是温柔平和,也因此在宫人的心中,其实对姽婳娘娘更为爱戴。”

        秦逍含笑道:“连你都这样说,看来姽婳娘娘一定是个好人。”

        “她确实是好人,可惜好人不长命。”麝月轻叹道:“她过世的时候,我心中很是难受,宫里许多人也都以泪洗面。”

        秦逍若有所思,麝月却已经蹙眉道:“为何会突然提及海陵侯?”

        秦逍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对公主坦言,但有些事情还是隐瞒为好,只能道:“我在东北之时,听闻海上出现了海寇。刚好有任何我提及,说当年有一位海陵侯就是因为勾结海寇,被满门诛杀,所以心中奇怪。而且我得知海陵侯就是在先帝殡天之前几个月被诛,那时候先帝身体已经很不好,哪有精力去管海陵侯勾结海寇的事

        情,是以觉着这其中只怕另有蹊跷。”

        麝月蹙眉道:“你今日若不提及,我还真想不起来。父皇殡天前后,被诛杀的官员不在少数,朝中许多重臣在圣人登基之后,都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说到这里,凄然一笑,轻声道:“李氏皇族更是成为夏侯家大肆屠戮的刀下亡魂,我如果不是圣人亲生,这颗人头当年就已经落地。”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你先吃些东西吧,我给你拿。”起身便要去拿饭食,麝月却已经握住他手腕,摇头道:“不要,我不饿。”

        “但已经是用餐的时候,你要保重自己的身子。”秦逍担心道:“你瘦了许多,不能不吃饭。”

        麝月撒娇道:“我现在真的吃不下嘛。我答应你,以后会好好吃饭。”

        “真拿你没办法。”秦逍苦笑道,反握住麝月的柔荑,轻抚她细腻的肌肤,轻声道:“先帝过世之前,发生两桩大案,一桩是绣衣使者案,一桩是海陵侯大案,你觉着这两件案子有没有联系?”

        麝月道:“自然都是与圣人有关。两道旨意,不是父皇的意思。”

        秦逍心想麝月聪慧过人,这其中的蹊跷,她自然已经看出端倪。

        “绣衣使者被诛,是圣人为了控制先帝,海陵侯满门被抓,自然是因为姽婳娘娘的关系。”秦逍低声道:“圣人对姽婳娘娘存有怨恨,先帝病重,无法再对海陵苏家和姽婳娘娘进行庇护,所以圣人便果断下手。”

        麝月叹道:“我的母亲我很了解,为了达到目的,她从来都是不择手段。”顿了顿,嘲讽笑道:“话说回来,如果没有她的狠毒手段,她也无法坐上皇位。”

        秦逍此时知晓了一场宫廷秘辛的真相,心中着实有些震惊。

        他见过圣人几次,凭心而论,圣人待他倒也算是十分关爱,虽然是因为辅星之故,但秦逍看到的只是圣人恩眷的一面,现在想来,生人很辣的那一面,自己还真是没有见过。

        “姽婳娘娘当年怀有身孕。”秦逍道:“但却患病流产,最终也是病死宫中.....!”他眉头锁起,轻声问道:“这桩事情,与圣人是否也有关系?”

        麝月蹙眉道:“你觉得姽婳娘娘是被圣人所害?”

        “我只是猜测,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秦逍道:“但圣人确有谋害姽婳娘娘的动机。”看着麝月眼睛道:“姽婳娘娘受先帝宠爱,这本就受圣人嫉恨,对她存有成见,最为重要的是,姽婳娘娘有孕在身,如果......姽婳娘娘诞下一名皇子,从法统来说,先帝过世之时,那位皇子哪怕只是啼哭的婴儿,却也拥有继承大统的资格。”

        麝月微点螓首,道:“那是自然。如果姽婳娘娘诞下皇子,父皇殡天后,圣人只能在幕后辅政,却绝不能承袭皇位。”

        “所以姽婳娘娘流产,甚至最终病死,不能说与圣人没有关系。”秦逍叹道:“圣人谋害姽婳娘娘之后,自然不容海陵苏家继续存活下去,勾织罪名,直接将海陵苏家满门诛灭,那也

        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麝月冷笑道:“她当年待人凶残狠毒,只怕没有想到会沦落到今日的局面。如果大唐真的断送在她的手里,她死之后,不知会如何去面见大唐的列祖列宗。”

        麝月显然对圣人成见不浅。

        秦逍从麝月口中了解到了这两桩时间的真相,虽然还无法确定自己的猜测一定是正确的,但大致也明白了其中的蹊跷。

        便在此时,听得门外传来声音:“殿下!”

        两人都是精神一紧,麝月淡淡问道:“何事?”

        “黄胜已经受了责罚,昏迷过去。”外面声音道:“给他伤处涂抹了伤药,暂且放在后殿。”

        “知道了。”麝月道:“先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等那人退下,秦逍才道:“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继续留下去,外面的守卫一定怀疑。”将公主揽入怀中,轻声道:“珠镜殿周围都是澹台悬夜的人,我不能强行带你离开,你不要着急,我出去之后会想办法,尽快救你出宫。”

        麝月丰美的娇躯紧贴在秦逍怀中,轻声道:“不要管我。我知道整座皇宫都已经在澹台悬夜的控制下,这里到处都是他的人,我根本走不了。我今天能见到你,已经心满意足。你不用担心我,保护好自己。”幽幽叹道:“圣人登基之后,国力日衰,大唐落到今日的地步,那也是理所当然。澹台悬夜的阴谋,总不能一直遮掩下去,总有一天会被天下人知晓,到了那时候,大唐是存是亡,也只能看天意了。”

        “不要太绝望。”秦逍轻抚麝月腰肢,柔声道:“澹台悬夜逆天而行,绝不会有好下场。”

        麝月轻笑道:“逆天而行?那也未必。”犹豫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低声问道:“御天台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你是说大天师?”

        “不错。”麝月道:“袁凤镜是大宗师,他的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圣人对他一直很信任,如今圣人遇难,他难道坐视不管?”

        秦逍摇头道:“御天台那边有没有动作,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觉着就算大天师有出手之心,也不敢轻举妄动。澹台悬夜挟持圣人在手,大天师投鼠忌器,他越是在乎圣人,就越不敢动作。”

        “那倒也是。”麝月无奈道:“罢了,你赶紧离开京都,返回东北。”坐正身子,抬头看着秦逍,柔声道:“大唐眼下的局势,不是你能够影响的,你离京都越远越好。东北远离朝堂,朝廷无力插手那边的事务,你若在那边站稳脚跟倒也好,若是.....若是实在不行,就远离世间纷争,找一个隐蔽地方好好生活,我会一直为你祈福。”

        秦逍摇头道:“没有你在身边,又如何能好好生活。你听我话,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一定会想办法带你离开这龙潭虎穴。”凝视着麝月眼睛,平静道:“就算圣人出了变故,但你莫忘记,你是大唐公主,身上留着李氏皇族的血液,只要你在,大唐就不会倒。天下人都可以不在乎大唐的兴亡,但唯独你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