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日月风华 > 第一二六四章 元凶
日月风华
第一二六四章 元凶
        最新章节!

        秦逍心头震骇,但神色却还是淡定,含笑道:“魏总管什么时候回来的?”

        “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魏无涯轻叹道:“我到了西陵,发现剑谷那边严阵以待,可是找遍剑谷,剑谷六绝却无一人出现,便知道很可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摇摇头,感慨道:“在宫里待得太久,年纪上了,脑子却糊涂了。”

        小师姑冷笑道:“你果然去了剑谷。”

        “你不必担心。”魏无涯轻笑道:“如果是二十年前,我白跑一趟,总要拿百条人命来发泄心中怒气。只是年纪大了,心肠也软了,我没有杀害一名剑谷弟子。”

        小师姑微松口气,但却不知道魏无涯所言是真是假。

        她当然知道大宗师那种恐怖实力,别看魏无涯现在神色平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这位大宗师一旦出手,小师姑知道自己和秦逍必死无疑。

        她在宫内小心翼翼,躲避东极天斋的人,却万没有想到竟然在此遇上内宫大魔头。

        秦逍心中也是迅速飞转,这魏无涯在这里等候,自然是对自己和小师姑的行踪了若指掌,之前在档案库倒也罢了,却不知道这老太监是否跟踪一起到了酒库。

        他在酒库之内和小师姑暧昧无比,如果这般事情也被这老太监知道,那就着实尴尬。

        只是他也清楚,如果魏无涯真的想要出手击杀自己和小师姑,也就根本不会废话半天,他既然没有动手,也就证明至少他现在还没有杀死自己的打算。首发网址https://m.51kanshu.cc

        他干脆也走到边上的一尊石雕坐下,看着魏无涯道:“魏总管,宫里发生的事情,你老应该一清二楚了。现在皇宫已经被东极天斋控制,澹台悬夜更是利用圣人的名义,排除异己,掌控朝堂,不出意外的话,短时间内,东极天斋就会掌控整个京畿,到了那时,大唐也几乎是名存实亡了。”

        魏无涯只是看着秦逍,没有说话。

        “你既然回来了,为何还犹豫不决。”秦逍道:“圣人被澹台悬夜掌控,你为何不出手相救?只要你从澹台悬夜手中救出圣人,局势就可以扭转过来。”

        魏无涯轻叹道:“你是否觉得大宗师无所不能?”

        “那是当然。”秦逍点头道:“至少在宫廷救出圣人,对大宗师来说并非难事。”

        魏无涯淡淡笑道:“普天之下,确实没有能阻拦大宗师出入的地方。武道中人提及大宗师,都只觉得是深不可测的存在,以为大宗师无所不能。”摇了摇头,叹道:“只是他们忘记了,即使武道修为再高,这具躯体依然是血肉之躯,也要是五谷杂粮而生,大宗师并非天上下凡的神仙。”微转头,看向小师姑,淡淡道:“当年令师的修为已经堪称世间第一人,已经踏出九品境,初入无天境,对凡夫俗子来说,那几乎与神仙没有任何区别,但他那般修为,却还是死了。”

        小师姑花容变色,抬手指向魏无涯,厉声道:“狗太监,师尊就是被你所害,今日就算死于你手,我也要为师尊报仇。”

        “鸡蛋碰石头?”魏无涯笑道:“剑谷六绝,沐夜姬的天赋数一数二,只可惜你年纪还小的时候,剑神就已经不在人世,无法得到他的亲传。”叹了口气,道:“以你的资质,若是得到亲自传授,应该早就突破大天境了。”

        小师姑冷笑一声,她虽然恨不得将眼前这老太监碎尸万段,但知道对方的修为,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魏总管是怕死?”秦逍忽然笑道:“你不敢去救圣人,难道是害怕东极天斋?”

        魏无涯含笑道:“东海蓬莱岛,东极天斋筹划多年,招揽八百弟子,这八百弟子受道尊蛊惑,就宛若八百具行尸走肉,对道尊唯命是从,甘愿为他赴汤蹈火。京都之变,澹台悬夜一手策划天斋弟子入宫,这宫内如今少说也有四五百名天斋弟子,遍布各处。”顿了顿,才继续道:“圣人被澹台悬夜挟持,周围至少部署了上百名天斋弟子,这些人将宫殿守卫的密不透风,连苍蝇也难以进入。”

        “难道魏总管也进不去?”秦逍笑道:“你刚刚还说,这世间就没有大宗师去不了的地方。”

        魏无涯看了秦逍一眼,喃喃道:“圣人说你聪慧,以杂家来看,却是愚不可及。杂家要进去,自然是易如反掌,可是要带着圣人离开,那可就不容易了。圣人万金之躯,若是受惊,如何得了?”

        秦逍明白过来,道:“你老是说,你有法子进去,却没有办法出来?”

        魏无涯只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老太监,我问你,除你之外,当年还有哪些人参与谋害师尊?”小师姑厉声问道。

        魏无涯怪异一笑,道:“你们连是谁杀死剑神都不知道,还张罗近二十年要报仇,真是可笑啊。”

        “我现在在问你。”

        “你可知道,令狐长乐踏入无天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不能活。”魏无涯淡淡道:“他是百年来唯一一个突破大天境,进入无天的奇才。只要他活着,其他大宗师头顶就悬着一把剑,那把剑随时都会落下来。”摇头叹道:“成为大宗师,几乎是穷尽了每个人一生的天赋和智慧,这条路艰难无比,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却发现自己头顶上还有一把剑,自己一生的心血很可能就会付诸东流,你觉得谁能甘心?”

        秦逍心下一凛,记起当初苏宝瓶之言。

        大宗师虽然高高在上,但他们心中的压力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

        如果出现八品境,距离大宗师一步之遥,大宗师唯恐出现新的大宗师成为自己的威胁,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之扼杀,所以往往如果一个人真的进入大天境,反会竭力掩饰,暗中修炼。

        特别是进入八品境,八品高手绝不敢将自己的实力向外显示,在成为大宗师之前,低调行事,甚至不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只是八品境真的要突入大宗师,那也是千难万难,且不说八品境就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即使这世间那些为数不多的八品高手,真想进入大宗师,大半也是无法达成。

        如果说八品境对大宗师只是一种未知的威胁,那么无天境对大宗师来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大宗师想要扼杀八品高手,是为了一劳永逸解决后患,而在他们心中,一旦出现无天境,那么无天境也同样可以除掉所有大宗师,一劳永逸解决后患。

        无天境如何想并不重要,只要存在,就是大宗师必须铲除的噩梦。

        “你们谋害师尊,是因为恐惧。”小师姑冷声道:“妖后不是武道中人,她为何要策划谋害师尊?”

        魏无涯怪笑道:“圣人谋害令狐长乐?你是从何得知?你说的没有错,圣人不是武道中人,有什么动机要去谋害剑神?”

        “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你听不明白。”魏无涯叹道:“策划谋害令狐长乐的主谋,并非圣人,而是另有其人。”

        秦逍摇头道:“不对。剑神遇害后,是圣人颁下旨意,将剑谷视为叛逆,而且昭告天下,诛杀了剑谷元凶,难道那道旨意不是圣人颁布?”

        “我若说圣人是迫不得已,只怕你们也不相信。”魏无涯摇摇头,感慨道:“很多事情,并不像你们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魏总管,你既说元凶不是圣人,那又是何人?”秦逍追问道。

        魏无涯平静道:“道尊洪天机!”

        此言一出,小师姑立刻笑道:“可笑,真是可笑。你说主谋是洪天机,不觉得可笑吗?妖后现在被道尊的人控制,你是妖后脚下的忠犬,自然与洪天机势不两立。现在将谋害师尊的大帽子扣在洪天机的头上,倒也真是干脆。”

        “当年江湖有两大门派为世人所敬畏,东极天斋和西陲剑谷。”魏无涯平静道:“洪天机还没有成为大宗师之前,就已经创立了东极天斋,待得他成为大宗师之后,东极天斋自然是无人敢惹,势力日益强大。对成为大宗师的洪天机来说,东极天斋是他精雕细琢的精品,如此精品,只有能够号令江湖,才能让他心满意足。”看着小师姑,慢悠悠道:“可是剑谷是所有剑客的圣地。你们那时候还小,有所不知,但凡是练剑之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前往剑谷朝拜,若能成为剑谷门徒,更是梦寐以求。而且天下剑客心中都觉得,剑谷有剑神存在,他就是天下剑客的保护神,所以东极天斋虽然在江湖上实力雄厚,诸多门派拜倒其下,但大部分的剑派却根本不买东极天斋的账。”

        秦逍和小师姑对视一眼,只听得魏无涯继续道:“二十多年前,天斋弟子在江湖上人人畏惧,他们有洪天机做靠山,自然是嚣张跋扈。洪天机此人在武道之上确实是天赋异禀,但却管不好自己门下弟子。”摇了摇头,道:“杂家没记错的话,他门下一个名叫赵图的弟子与巫山剑派起了冲突,仗着天斋的实力,竟然灭了巫山剑派满门。本来这种江湖厮杀从来都没有间歇,不是什么大事,天斋鼎盛之时,为了立威于江湖,诛杀的也不只是巫山一派。只是赵图的运气很不好,他带人诛灭巫山剑派后,还没走出巫山地界,就碰上了令狐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