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十一章 今生共白头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十一章 今生共白头
        “哈哈哈……大哥爷们儿。”

        “宋哥威武,霸气。”

        “抱一个抱一个。”

        “大哥直接把嫂子抱进门儿吧,哈哈哈……”

        宋彪回头瞪了一眼起哄的崽子们,嘴角咧出笑模样。

        “滚蛋,敢笑话老子。”

        媒人适时出声道:“新媳妇儿下轿啰。”

        在一群起哄声还有媒人的催促声中,颜卿不得不硬着头皮下轿。

        下一刻,鞭炮响起,她心乱如麻,就连脑子也不清明了,只能被宋彪牵着走。

        刚才在轿里,她看到宋彪伸来的手,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跟浆糊一样,哪里还记得本该是要怎么做。

        媒人的话,还有宾客起哄的声音,真真是臊得颜卿整个人都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再也不要见人。

        反而是宋彪,因为媳妇儿的配合而心情大好。

        媳妇儿这么给他面子,让他在兄弟们面前赚足了脸。

        果然是他看上的人,知他的心意。

        等在里面的宾客看着宋彪牵着新媳妇儿的手进来,都笑着,大多是善意的。

        宋婷微微皱眉,嗔了兄弟一眼,说他没规矩。

        不过她内心里,还是高兴的,只要她兄弟喜欢就好。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之后,颜卿被媒人迎着进了房,坐在铺了大红鸳鸯被的婚床上。

        这床鸳鸯被是她亲手一针一线做的,每一针都承载着她对婚后的期待。

        “请新郎官挑盖头,称心如意。”

        宋彪接了媒人递来的秤杆,咧着嘴乐着揭了新媳妇儿的红盖头。

        盖头下一张着了妆的俊容,果然看得宋彪舍不得挪眼。

        本就生得娇俏的颜卿,上了妆之后更是添了几分妩媚,羞怯怯抬眼来看宋彪,这一眼直接就看进了宋彪心里。

        要不是外头还有宾客等着他出去招呼,宋彪恨不得现在就洞房。

        宋婷端了一碗饺子来喂了一颗给颜卿吃,一口咬下去,根本没法吃。

        就听宋婷问,“生不生?”

        “生。”

        怎么不生,这饺子就是生面,根本没煮。

        “哈哈哈,生就好,生就好。”

        媒人又送了合卺酒来,“饮过交杯酒,今生共白头。”

        “大哥,快点儿啊,兄弟们都等您来喝酒呢?”

        “就是,快点快点,不然我们都进来见新嫂子了。”

        “嫂子好,兄弟们来给大哥和嫂子送新婚祝福来了。”

        宋彪把酒杯捏在手里都没喝,回头黑着脸对拥挤在门口的那一群小崽子放狠话。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等着的,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新婚三日无大小,嘿嘿嘿……”

        “兄弟们等这一天等得脖子都长了,大哥可不带生气的。”

        今儿这大喜的日子,他们可不怕大哥真的翻脸。

        不过,他们心头也都有数,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谁也没有真的跨进门,都老老实实在门槛外头挤着的。

        最多,就是伸着脖子睁大了眼睛多看新嫂子两眼。

        新嫂子是真生得好看,难怪大哥非要娶呢。

        宋彪警告了起哄的那群人,回过头来跟颜卿喝了交杯酒,嘱咐她,“你安心等着,我收拾了那群小崽子就回来。”

        因为交杯的姿势,两人已经离得很近了,宋彪说话是喷洒出的热气都近在咫尺。

        颜卿心有羞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还是点头答应,又叮嘱了他一句。

        “你也少喝些酒。”

        “放心。”

        被媳妇儿关心了,宋彪这心里啊美滋滋,别提多舒坦了。

        宋彪出去招待客人了,新房里却不止颜卿自己。

        还有媒人和宋婷在呢,同样让颜卿放松不下来。

        “老姐姐,你也出去吃酒吧,忙了一天了,也歇歇。

        专门给你留了一桌,酒都是烫好了的,就等着你去的。”

        宋婷自己是过来人,怎么不知道新媳妇儿的顾虑,媒人也得好生的招待着,一点儿不能得罪。

        趁着去拉媒人手的时候,宋婷已经送了一个红封进她的手里。

        媒人暗自捏了捏,脸上更是笑来了话,这宋家啊就是实在。

        “那可感情好,老身我这就出去了,他大姐你陪陪新娘子。

        往后啊,都是一家人,先熟悉熟悉。”

        说着梁媒人就转身出去了,陪着跑了一天,她也早就累了,脚底板也疼得很,是得坐坐。

        媒人出去了,面对大姑子颜卿还是有些局促,只低头坐在喜床上。

        “你先歇会儿,我去厨房看看给你端点儿吃的。

        你也别不好意思,你嫁了彪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啊,还没说呢,我是彪子的大姐,你跟着叫大姐就是。”

        “唉,大姐。”

        宋婷应了一声,扭头就出去了,还顺手把门也给关上。

        颜卿可不知道宋彪还有个大姐,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

        宋彪都二十八的年岁了,他大姐定然是嫁了人的,以后不用在一个屋檐下处着。

        想到这里,颜卿突然就觉得放松了好多。

        宋彪终有再多的不好,年岁也大,但他家里人口简单,平日里就她和宋彪两人。

        上头没有长辈压着,中间就一个出嫁的大姑姐,又不是天天都要回娘家的。

        只要是不惹着宋彪,日子怎么都自在。

        外头的喧闹声一直到天黑下来才渐渐散去,“行了彪子,你快进去吧,弟妹等着呢。

        外头的事儿交给姐,用不着你操心。

        一会儿收拾了我们自己走,门也给你关上,你别多管。”

        声音就在院子里,颜卿知道,是宋彪要回来了。

        “让你们在这儿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住什么住,又不多远,你姐夫赶了牛车来的,一会儿就到了家里。”

        换了平时宋婷也就顺着兄弟的话住了,但是今天不同。

        今天是她兄弟成亲的大日子,新媳妇儿就在里头的,她是出了门的大姑子,还带着婆家一大家人住下,不合适。

        就算弟媳妇儿不说,心里也是要不高兴的。

        这个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可不做这讨人嫌的事。

        声音停了,有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吱呀一声,一个小山般的身影进了门。

        “媳妇儿,等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