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十四章 再睡个回笼觉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十四章 再睡个回笼觉
        颜卿无从反驳,但也让颜卿知道,就算跟他正常说话,也是要做好被他一句话梗到心口的准备。

        而且,还不能讲理。

        “快吃,吃了我带你在家各处转转,也好尽快熟悉了。”

        “嗯。”

        转了一圈之后颜卿才知道,原来家里真不小,比她娘家大了有一半儿了。

        不说别的,宋彪的能力还是有的,不然就能住得上这么大的房子?

        男人在外头做事,她不想多问,问了也不一定懂,反而是招人烦。

        索性,她就顾好家里就是。

        宋彪指着院子里的那棵石榴树,“那是搬进来的时候大姐种的,说是石榴有多子多福的寓意。

        你给我争口气,争取明年家里就能添丁进口。

        生了儿子,老子亏待不了你。

        尽管生,你男人养得起。”

        正看着石榴树有些微出神的颜卿发现腰上多了一只大手,下意识的要躲,突然想起来她已经嫁人的事实。

        石榴树,多子多福,这辈子她可以的吧?

        “怎么不说话?”

        宋彪得不到怀里人的回应,于是又问了一遍,手上也稍稍加重了些力道。

        这点力道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在颜卿身上就是疼了。

        “嘶……”

        “怎得了?这就弄疼你了?娇气。”

        听他说自己娇气,颜卿心中不快,要不是他昨晚太过分,她也不至于现在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刚才他捏的那里,是伤上加伤了。

        见她直皱眉头,宋彪也察觉到她该不是作假,又想起来正是他手里的这细腰,因为太细太软让他爱不释手。

        所以,昨晚上就流连忘返多疼了些。

        想到自己粗人一个,弄伤了她也不是不可能。

        “走,回去接着睡。”

        说罢,宋彪便弯腰一个用力就把媳妇儿抱了起来,抱了个满怀。

        正绞尽脑计要怎么才能让宋彪知道她身上难受,好放过她的时候,颜卿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这情景感受太熟悉了,昨晚上就是这样。

        趴在男人宽厚健壮的怀里,耳边又是男人呼吸的热气。

        大白天就要干那事儿,颜卿真想捏拳头捶他。

        但这也只是想想,她不敢。

        只能小声说道:“才刚起床,还是白天。”

        这样,他总该明白的吧?

        白日宣淫,像什么话?

        因为颜卿这话,宋彪呵呵笑出声来。

        他是做什么买卖的,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低头看着怀里偷瞄他的小媳妇,起了逗弄的心思。

        “想什么呢?老子是说睡觉,睡回笼觉。

        要是卿卿实在想要,为夫也不是不能勉为其难再辛苦一趟。

        只是没想到,卿卿刚为人妇,竟然这般……”

        “你乱言,我才不是那个意思,我……我……”

        后面的话颜卿再说不下去,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再跟这人扯下去,保不定他还能说出什么臊人的话来。

        他一个流氓,自己哪里能说得过他。

        于是,颜卿就老实闭嘴,更是把烧红了的脸也埋进了男人怀里。

        对小媳妇儿的反应,宋彪还是很满意的,特此是她主动的埋进自己怀里的举动,让宋彪大男子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正是因为如此,他更是起了坏心眼儿。

        双臂一用力将怀里的人颠了颠,颜卿一受惊就更是搂紧了他,整个上半身都紧紧的贴在他身上。

        不仅使坏,嘴里还不放过颜卿。

        “卿卿怎么?不说出来为夫怎么知道?

        可是想要为夫大白天的再辛苦一趟?

        只要卿卿开口,为夫自然是愿意效劳,嗯?”

        宋彪可不是嘴上这么说,更想身体力行的做。

        他一个正值壮年,身强体壮的大老爷们儿,怀里是刚娶的媳妇儿,只昨晚上他几趟就能够?

        若不是想着他媳妇儿年岁小,又是头一次,他真想将她就地正法。

        等颜卿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这人给戏弄了,羞恼的捶了男人的胸膛一下。

        惹得男人哈哈大笑,震颤的胸腔就在她耳边,让她感受得清清楚楚。

        她那一下,就跟小猫儿挠似的,不仅不疼反而是搔得宋彪心尖儿都跟着痒痒。

        “宝贝儿,老子又不是禽兽,今儿不碰你,睡觉。”

        宋彪把人放进床里侧,自己睡在了外侧,还给颜卿盖了被子。

        当然,颜卿整个人都被他搂在怀里,娇娇小小的一只,颜卿的脚只能碰到宋彪的膝盖,足以证明她在宋彪跟前儿有多娇小。

        一开始颜卿还绷着,根本不能放松。

        昨晚上是迷迷糊糊过去根本不记得怎么睡着的,现在可是大白天,她就清醒的在男人怀里。

        耳边是男人强健的心跳声,脸颊上是男人呼出的滚烫热气。

        她颈下枕着的手臂,搂在她后背上,还有那只贴在她后腰下得滚烫大掌。

        这样,她如何能够放松安然入睡?

        “再不睡,老子要睡你了。”

        这话来的突兀,吓得颜卿不由的又贴紧了男人一分,直让宋彪想骂娘。

        娇躯软玉在怀,又这般主动,让他怎么忽略?

        “睡了。”

        颜卿也不想说话的,但那存在感实在太强了,让她头皮发紧。

        她觉得,还是要说一声,不然,她怕下一刻男人就要真的说话算话。

        她真的好累,真的想睡一觉。

        过了一阵,她听到男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给老子等着的,欠的债老子总要一笔一笔的收,连本带利。”

        如此,是放过她了吧?

        颜卿暗自庆幸,觉得这个男人并不是像外面那些人传的那般不堪。

        至少,从定亲到现在,他对自己不错。

        不知道什么时候颜卿就慢慢放松,睡了过去。

        她是睡熟了,搂着她的宋彪可是不好受。

        看着窝在他怀里睡得香得小媳妇儿,宋彪忿忿咬牙。

        想他宋彪什么时候受过这罪?

        哪回不是只管自己先爽快了来,还能去顾忌小娘们儿如何?

        这就是他正经娶回家的媳妇儿,不然谁能有这待遇。

        不过,这小娘们儿是真不错。

        至少,目前来说是哪儿都合他的眼。

        他宋彪就是个地痞无赖,如今他是银子有了,媳妇儿也有了,别的他都不求了,只求媳妇儿给他生几个儿子。

        这小娘们儿真能给他生儿子,老子把她供起来也不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