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二章 等老子来娶你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二章 等老子来娶你
        “卿卿,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

        颜卿看着好友,听她说着跟上辈子一样的话,心中发苦。

        稍稍的愣怔之后很快恢复神色,轻轻笑道:“你说的对,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

        从始至终,这话都没错,错的是她。

        看颜卿心情不好,柳萍萍提议,“我们出门走走吧,你成天关在家里不是绣花就是发呆的,人都要傻了。”

        是了,萍萍与她不同,萍萍性子开朗活泼,更是不会像她只会拘在家中,越坐越傻。

        上辈子萍萍也邀她出门,只是,她却没有心思散心,反而是让萍萍带自己去见了连世康。

        这次,她不想再见连世康。

        “好,你说去哪儿?”

        “正好今日有集,我带你到镇上去逛逛,把一切不开心的都忘掉。”

        这就是柳萍萍今天来找好友的目的了,就是想带她出门透透气。

        “好。”

        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如出去走走。

        走在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颜卿直觉得仿若隔世。

        从做了连世康的妾之后,她便极少有出门的机会。

        就连回家的时候都是寥寥无几,更别说是上街了。

        再走在街上,所有一切对颜卿来说都是新鲜的,就是街边的糖葫芦都值得她多看两眼。

        “颜小娘子且慢。”

        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她,只听到这声音,颜卿心头便咯噔一下。

        待那人到她跟前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更是心慌意乱,手心都汗湿了。

        颜卿身形娇小,面对男人如小山般魁梧壮硕的身体,直觉得仿若是压在她心上的一座山

        却又,不得不抬起头来仰望着男人。

        这是她两辈子来第一次仔细看宋彪的容貌,以前她只知道这人凶狠毒辣,今日所见才发现他虽然肤色黑,却也生得五官刚毅,轮廓清晰如刀削斧刻般棱角分明。

        只是,看着她的一双眼睛太过犀利,神色深沉,看得她不由心慌。

        这样的宋彪,着实是骇人的。

        “听说你寻了短见?”

        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这个生气,语气十分的不瞒,眼神也沉了两分。

        她直接承认的话,定然是要再激怒与他。

        说不害怕这样的宋彪,绝对是撒谎。

        颜卿也知道,今天这一遭自己是躲不过去的。

        “你这人好生无礼,大庭广众之下你还想怎样?”

        柳萍萍也没有见过宋彪,但是也不妨碍她联想。

        大街上拦着人,又问这话,想来此人就是那逼婚的恶霸宋彪了。

        好友性情软,哪里受得住他这阵势,是以她挺身而出将好友拉到身后护着。

        而她自己,迎上了神色越发凶狠的恶霸。

        男人神色不耐烦的睨了柳萍萍一眼,“你让开,老子对你没兴趣。”

        这话着实是伤人,柳萍萍气得怒火上头。

        “谁看得上你?你个无……”

        “萍萍,你别说了。”

        眼看着事态往更不妙的方向发展,萍萍再说下去,宋彪该要动手了。

        她人是被萍萍护在身后,但也能看到宋彪捏紧了的拳头,暴露的小手臂和手背上,都是爆凸的青筋。

        是以,她赶紧阻止萍萍,又将她拉到身后,自己站了出来。

        本来就是她的事,不能牵连了萍萍。

        他要打,就打她好了。

        “老子问你,找死了?”

        拳头没有落下来,但这咬牙切齿的质问也让颜卿头皮发麻。

        “没有,只是失足落水。”

        颜卿是怕的,面对宋彪的这一刻,她不敢承认自己是寻死,怕宋彪当场发飙再生事端。

        “哼,没有就最好。

        小娘子,回去乖乖等着老子上门娶你。”

        娶?这个字在宋彪嘴里说了几次。

        之前颜卿并没有多在意,除了恐惧厌烦,便也没有别的感受了。

        现在,颜卿再从宋彪嘴里听到这个字,却是感触万千。

        也不知道这一瞬间她是不是脑子进了浆糊,竟然抬起头来与宋彪对视。

        “三媒六聘八抬大轿的正头娘子?”

        聘为妻,奔为妾。

        她于连世康,终究只是一个妾。

        这一刻,她竟然纠结起这个来。

        “废话,老子说了娶你,自然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的正头娘子。”

        宋彪应得掷地有声,虽然他脸色还是黑。

        “好。”

        颜卿轻轻吐出一个字,心头竟然有种放松的感觉。

        “哈哈哈……好得很,小娘子回去安心等着,老子这就去请了媒人向老丈人提亲去。”

        这是颜卿第一次见宋彪笑,脸色由阴转晴只在他一念之间,笑得肆意猖狂。

        就是那张黑脸,也柔缓不少。

        其实,应了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至少,他还知礼。

        至少,是正头娘子。

        看着宋彪心情大好的离去,颜卿长舒一口气,就这样了吧。

        “卿卿,你说什么呢?怎么能答应?”

        在柳萍萍看来,好友简直是魔障了。

        “他宋彪就算是再混账,总还是有王法的吧,我们可以去报官。”

        听她说报官,颜卿只摇头,“萍萍,没那么简单的。”

        有些话颜卿难以启齿,她不能说,上辈子她为了摆脱宋彪,却给连世康做了妾。

        嫁,于她来说是奢侈。

        最后,落了那么个下场。

        就连死,也是背着骂名的。

        颜卿这边还没有到家,宋彪就已经亲自上了媒人的门。

        他也是明白了,原来前两次人家不愿意,是怪他没有正经请媒人。

        早说嘛,读书人就是这么多事。

        不过,他看上的就是这读书人的事儿多。

        那天他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去乡下收债,不太顺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回来的路上正正巧就遇上了这小娘子,身形娇俏柔嫩,生得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看着人时更是挟带着一股欲语还休的风情。

        就迎面对上的那一眼,宋彪就看上了。

        说是见色起意,绝对的,他承认就是看上这小娘子的颜色。

        等颜卿走远了之后,这才吩咐他身边的狗腿子。

        “去查清楚,是谁家的小娘子。”

        下头人回来一说,原来是附近杏花村颜举人家的姑娘,十六岁的年纪,花儿一般娇嫩。

        宋彪当即就拍板定了,“老子就娶她了。”

        宋彪今年都二十八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早就想要娶个媳妇儿。

        只是,他自诩是个人物,一般人家的女子他看不上。

        一心想娶个读书人家知书达礼的媳妇儿,也好改换门庭。

        不过,这有底蕴的清白人家,谁又看得上他一个地痞恶霸?

        是以,他的婚事便也就这么一拖再拖。

        真真大户人家的闺秀是能让他在路上随便就能见着的?

        也就是颜家实在落魄,颜卿不得不出门抛头露面,将和母亲做好的绣活儿拿去镇上铺子里卖,才被这宋彪看了去。

        “这事就托梁媒人了,媒人尽管去,谢媒金自然少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