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切都交给男人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切都交给男人
        “喔…”

        媛姐儿不想动,怕回来就要错过了。

        但又实在腿软,站累了。

        委屈巴巴的耷拉着小脑袋,拖着脚回来。

        “娘亲他们怎么还不来?”

        “路上不耽误时间?当是眨个眼睛就能到?

        坐下歇会儿,说不得就要到了。”

        从他开始劈柴的时候起,媛姐儿就在门口等了,到现在柴都劈得差不多,他也出了一身的汗,小丫头能不累脚?

        也是个死心眼的傻丫头,就不知道搬个椅子过去坐着等吗?

        听舅舅说的话,媛姐儿还不甘心,又回头去瞧一眼,还是没有。

        这才回来老老实实的坐下,喝一口石桌上凉着的酸梅汤。

        双眼无神,噘着嘴,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颜卿看着她这模样觉得好笑,摸摸她的头,逗她。

        “媛姐儿就不想跟舅娘玩儿了?这么着急要回去?”

        小丫头单纯,想的是什么就说什么。

        “媛姐儿想跟舅娘一直在一起,可是媛姐儿也想娘亲,爹爹,还有哥哥,爷爷……”

        再数下去,得把一家人都数出来了。

        “得了,你哥他们肯定在路上,也想你得很。”

        宋彪过来想摸一摸外甥女的头,又因为自己一手的汗算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媛姐儿觉得她舅舅说的很有道理,眼睛里都有亮光了。

        “相公先去洗洗换身衣裳,大姐他们差不多也该到了。”

        说完了男人,颜卿继续跟媛姐儿说话。

        “那媛姐儿回去之后也要想舅娘,想舅娘了就来,好不好?”

        媛姐儿想都没想,爽快的点头答应。

        “我会想舅娘的,还会想舅舅想弟弟。”

        “我们媛姐儿最乖了,我们也会想你哦。”

        颜卿怀里还抱着小鱼,小鱼听着娘亲和姐姐说话也跟着“啊啊……”

        也就他们说话的功夫,宋彪已经洗了又换了衣裳出来。

        不用问颜卿也知道,他定然又是提了凉水去随便冲了就算。

        要不是有孩子在,她定然是要说他的。

        对于糙汉子宋彪来说,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前头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不也好好的?

        外头有牛叫的声音,媛姐儿瞬间来了精神,撒欢儿似的跑出去。

        “娘,爹,哥哥。”

        自家的牛叫声,她还能听得出来?

        宋彪迎出去,颜卿也跟在后头。

        男人上去帮着从车板上搬东西,颜卿招呼着他们进门。

        一切仿佛是没有变化,还跟从前一般无二。

        孩子们什么都不知道,欢欢喜喜搂着说话,大人们各自心中都有不同的想法。

        两个男人还好,认为话都说清楚了,也就是那样了。

        最在意的还要数宋婷,暗暗观察着颜卿的神色,就怕从她神色里看出丁点儿的不高兴来。

        不为她自个儿,都是为的她兄弟。

        上次的是她本就是后悔不已,前头她兄弟来家里的那一趟,走后她也是不住的自责,就怕两口子因为这个闹矛盾。

        暗暗观察了一阵,确定颜卿是真的没有情绪,待他们还是跟从前一般。

        待她兄弟,也是与从前一样,也不曾从她兄弟脸上看出半分勉强。

        如此,宋婷狠狠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更是愧疚。

        几次,宋婷都是欲言又止,颜卿看到了,并没有要先挑起话头的意思。

        对上次的事,她也不想再重提。

        这次大姑姐他们来接孩子,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的东西,都是自家出产的,心意都在里面了。

        她不是得意不饶人的人,大姑姐想的什么她明白的。

        趁着回后院去给小鱼换尿布的时候,颜卿给男人使了个眼色。

        果然,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大姐再对着她的时候,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了。

        这也让颜卿松了一口气,大姑姐一直那样,她也觉得如芒在背。

        下午大姑姐一家走后,颜卿总算是觉得从心到身都轻松了下来。

        “唔…做什么呢?

        还在门口,让人看见了。”

        他们还在门口站着,正要回身进门,身边的男人突然就附身亲上来,在她的脸颊上,带响儿的。

        毫无防备之下,惊得颜卿赶紧看四周,正好对上看热闹人的眼神。

        “讨厌,要脸不要?”

        横了男人一眼,紧走脚步进了家门,再关上门,将那些看热闹的眼都隔绝在外头。

        “我亲我自个儿的媳妇儿,怎么就不要脸?

        他们看的人才是不要脸呢,偷懒别人夫妻情趣。”

        宋彪不仅是要亲,还要搂紧了亲,将小媳妇儿抵在门板上亲。

        嘴被堵上,人被圈着,动不得,说不得。

        颜卿娇小的身子被男人圈着罩着,眼前只能看到男人的脸,挣扎不得只能顺从。

        万婆子她们本来是在院里的,见着这情形哪里还能待,用眼神招呼着两个妇人一起进了厨房里去。

        三人无声的笑着,直到进了厨房里,才敢压低了声音说话。

        “咱们老爷和夫人感情真好。”

        刘氏来的时间不算长,平日里也是能避讳老爷就避讳着,毕竟她是奶娘。

        平常她也能看出主子之间感情甚笃,但像这种不避讳人的时候,还是没有见过。

        就是她这个生了两个孩子的妇人,看了也不禁脸红,实在是羞涩得紧。

        燕氏倒是比她好些,主子们的衣裳被褥都是她在洗,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咱们老爷和的夫人,真真是我见过的最恩爱的夫妻了。

        谁能想到,咱们老爷在家竟然是这么个疼媳妇儿的汉子,呵呵呵…”

        “你们就只看到主子们恩爱,要我说啊,是咱夫人聪慧。”

        万婆子来的最是久,又是经历得多的老人,看到的地方自然又与年轻妇人看到的不同。

        见两人都一脸疑惑的瞧着自己,等着自己往下说,万婆子也不跟她们卖关子。

        又觑了一眼外头还没动静的两人,继续说道。

        “就拿姑奶奶这事儿来说,换了你们,你们怎么做?”

        万婆子是问话,却又不等他们说,自己又开口了。

        “夫人知书达礼不与姑奶奶计较在先,后老爷回来了,她说了姑奶奶和姑爷过来的事儿。

        别的,只字不提,更是一句说姑奶奶不好的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