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谁家的丫头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一章 谁家的丫头
        不说别人,只她家男人那狗德性,他都能主动给个好脸儿的孩子,绝对不是孬的那一路。

        颜卿发现,她好像也越来越糙了。

        瞧一眼曲腿踩着凳子角瞎聊的男人,都怪他。

        宋彪背对着颜卿聊闲打屁,可不知道又被小媳妇儿记了一笔。

        人生得意须尽欢,好吃好喝这一天之后,明天再继续做恶人。

        对于宋现来说,他们可不就是恶人么。

        密室里暗无天日,透不进一丝光,一天一顿饭吊着命,也绝了他生幺蛾子的心。

        从进来之后,他再也分不清白天黑夜,更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鬼地方待了多久。

        前头那些打他的人再没见过,送饭的是新人,不管他问什么都不说。

        问急了,直接就是拳打脚踢,之后他再不敢问了。

        老伤都没好,又叠了新伤。

        宋彪给他吃的,不至于让他饿死,可没打算给他治伤。

        以德报怨,可不是宋彪的为人处世之道。

        酒席吃完,该收拾的人和地界儿也都收拾了,宋彪算是腾出手来好好审问审问宋现,怎么会在这里锁着。

        不见天日,还没人跟他说话,喊破了嗓子都没人应,在这样的环境里至少待了十天。

        别说是宋现,就是一个身体健全的人,精神也要出问题。

        蓬头垢面眼神呆滞,问他半天都不见他口齿清晰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身边有人表现出大动作,或者是突然靠近他,他都要瑟缩着躲避。

        一看就是被打怕了,下意识的反应。

        宋彪再见到的宋现,就是这样。

        神志不清,甚至没有认出他来,还当他是赵黑子。

        “赵爷,大爷,都听您的,丫头给,拿走。”

        “什么丫头?”

        宋彪脑子里边儿第一个想到的,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赵黑子宋现他们这些人手里办出来的事儿,能有好事儿吗?

        宋彪沉着脸,话里带了怒气,吓得宋现瑟瑟发抖。

        “丫头,给你,都给你,放了我,饶命,求求你饶命,别杀我。”

        宋现嘴里说来说去就是这几句,神色惧怕惶恐,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见他这样,宋彪更是火气上涌,要不是看他要死不活的样儿,靴子底儿早就踹他叫上了。

        上次是因为没有害他有什么大的损失,宋彪又念着族里那一层关系,便放过了宋现。

        但明显的,这混账玩意儿又勾搭了赵黑子,没打算消停。

        这回上堂的事儿,宋彪不知道跟宋现有没有关系,但明摆着这俩玩意儿勾搭着打算给他下绊子。

        只是赵黑子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个儿偷鸡不成舍把米,反把自己给折了进去。

        要不是赵黑子进去了,他手上的这个堂子又被他们雷厉风行的给收了,之后不定还要给他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他宋某人家里可没什么丫头,但宋现嘴里的丫头,恐怕也与他有些干系。

        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呵,他宋某人心狠手黑,在他这儿不是自己人,任凭天塌下来,都不是自己人。

        那个什么小丫头,呵…

        宋彪只怕,若是狗日的赵黑子把注意打到了族人身上,想来掣肘自己,那就麻烦了。

        现在宋现神志不清,不管怎么问他,他也只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么几个字,一时间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来。

        宋彪没得心思在这儿跟他耗,把人交给大熊,问话这事儿他比较有经验。

        “实在不行,就给他请个大夫。几副药吃下去要是再不行,老子也没办法了。

        管他娘的那丫头是谁家的,总归不是我家的,跟老子没半个子儿的关系。

        要怪,也怪只能怪他宋现。”

        因为宋现的事儿宋彪窝了一肚子的火,也不愿再堂子里待了,交代下去之后拍拍屁股回家。

        瞧着媳妇儿儿子还不比瞧着那混账东西让人高兴吗?

        今儿颜卿可是高兴,历经半年的时间,颜卿又收到了柳萍萍的来信。

        虽然嘴里没有念叨,但是心里头还是惦记着萍萍的。

        念着她到了温家之后好不好?公婆可有为难她?妯娌之间可好相处?

        柳萍萍的信里边儿自是说的什么都好,说温公子护着她,向着她。

        成亲之后只两个月便分了家,自己当家做主不用看人脸色。

        温公子又不是长子,自是可以分出来单过的,只是颜卿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分家。

        不过,颜卿还是为她高兴。

        就算是公婆妯娌再好相处,又哪来当家做主来的轻松呢?

        就她这里,还没公婆呢,只是大姑姐偶尔回来,她也觉着心里头是压着的。

        哪有自己做主的轻松自在?

        高兴之余,颜卿不得不多想。

        真有她说的那么轻松吗?

        成婚两个月便分家,这其中真的没有别的原由?

        就算有,萍萍也定是不会跟自己讲的,怕自己凭白的担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分家总是个好事儿。

        除了这个,她还说什么,上次急匆匆的忘了一个大事儿。

        担心她生了孩子喂了奶身形就要走样了,特意给她画了个新的小衣样式,让她务必要坚持穿。

        还是这般不正经,呵呵……

        要不要告诉她,其实自己并没有喂奶。

        其实,看起来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不过还是要感谢萍萍,要不是一直抹的那些膏脂,腰上那些软肉哪里能收得回来?

        男人都不止一次的夸她说:如今与生孩子之前,除了丰韵些外并无其他的变化。

        外头那些生了孩子的妇人,随便瞅一眼都不如她。

        虽然听起来是混蛋话,但也让人高兴的。

        哪有女人不爱美的呢?

        更何况这些赞美的话,是从她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宋彪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万婆子堂屋里收拾东西,没见到他的小媳妇儿。

        “这才什么时辰?人呢?

        老子回来也不见来接,还说把老子放心里,脚底心?”

        没见着卿卿小媳妇儿,宋彪嘀嘀咕咕骂骂咧咧。

        闻言,万婆子赶紧迎出来,“老爷回来了,我给您打水洗脸去。”

        宋彪一副没心思的样子,随意的点头,抬脚往堂屋里去,倒要看看折腾的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