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人家要吃醋了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人家要吃醋了
        瓶瓶罐罐,大包小包堆了满桌子。

        他掀开一个罐子瞧,里头是前段时间他媳妇儿晒的干花,说是泡茶喝的。

        他也喝过一次,小媳妇儿还专门买了精致的茶盏来泡这个花。

        两朵干花放进去,滚烫的茶水再往里斟,那花一瓣儿一瓣儿的散开来,就连颜色也会变化。

        在精致的茶盏里,浮在水中,看起来确确实是好看。

        至于这个花茶嘛,他觉得喝起来没滋没味儿,还不如街上十个铜板一大壶的茶渣那味儿来得爽快。

        是以,之后宋彪再也没喝过这玩意儿。

        以他的话说就是,除了好看,屁用没有。

        正好万婆子端着水盆进来,就被宋彪问了。

        “收拾这些玩意儿干什么?送人呐?”

        宋彪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原因,不然,还能是拿出来再晒不成?

        就算是晒,晒也不能装到罐子里边儿晒吧。

        万婆子放下水盆又过来继续收拾,一边儿收拾一边儿笑着应,“柳姑娘来了信,夫人让准备着给柳姑娘送过去。

        送信的人下午过来的,说好了明儿一早再来取。

        夫人在里头写回信呢。”

        宋彪将那罐子往桌上一掷,瘪瘪嘴抬脚就往后院走。

        柳萍萍那娘们儿,都嫁那么远了还不消停,也不知道又跟他媳妇儿说的什么狗屁歪理。

        “老爷还是洗把脸再去吧。”

        万婆子语气如常,就是在提醒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说完,那已经跨出堂屋门槛的伟岸身躯顿住了,她仿佛有听到一声轻微的叹气声,轻得不太真实。

        然后,那人转身回来,洗脸洗手。

        只凭那些飞溅而出的水滴,万婆子便能分辨出老爷的心情。

        眼观鼻鼻观心做自己的事,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还是被万婆子提醒了,宋彪这回竟然还认真的洗了,就连后脖梗子都有好好洗。

        当然,认真洗只是他以为的认真而已。

        最后帕子落进盆里,又溅出大片的水来,宋彪看着皱了皱眉,觉得就连个水盆都跟他找不痛快。

        小媳妇儿埋头写,儿子在床上自个儿啃小老虎看起来还挺和谐美好。

        如果,宋彪不是知道他媳妇儿在给谁写信的话,心情会更和谐美好。

        “干什么呢?”明知故问。

        问了之后宋彪还不过去看,反而是去床上抱了啃得满脸口水的儿子。

        “小崽子,老子都不想稀罕你。”

        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扯着袖子给小崽子擦脸。

        小鱼可不嫌弃他爹的脏袖子,还乐呵呵的跟他爹打招呼。

        “相公回来了,给萍萍写信呢,今儿不忙了么。”

        不然,怎么回来这么早。

        颜卿抬起头来看了父子俩一眼,又继续埋头写。

        还差几句呢,写完了好收笔墨。

        宋彪淡淡的嗯一声,然后继续逗儿子,也不过来。

        心想:遇上柳萍萍,连相公儿子都不理了,哼。

        写完,放在一边晾着,等墨干透了再收起来。

        对男人的态度颜卿还不没有感觉出有什么异样,自顾的收拾着桌子。

        等收完了转头去瞧那父子俩,看到的是男人的后背,儿子倒是被男人抱着正对着她呵呵的乐。

        可不是见着她了才乐,是因为他爹举高高才乐的。

        这种快乐只有他爹能给,她这当娘的可给不了。

        这个家里,没了男人,如何都不行的。

        突然,颜卿才想起来,这半天男人都没说话,刚才她问他了,他也没应声。

        也不来看自己写的什么,瞧都不瞧一眼。

        他这是,怎么了?

        有事?

        怀着疑惑走过去,转到男人面前,看着他。

        她也不说话,就看着他,看得专注。

        被小媳妇儿这么看着,宋彪一开始没有觉得有什么,依旧是不说话,也不看她,只逗儿子,还是板着脸逗。

        颜卿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在他爹这么个脸色下,还能笑得这般开心的,果真是个傻孩子么?

        都这样了颜卿还能看不出来男人这是有情绪了?

        想想,自己也没有惹他啊,从他进门到现在,统共就没说上两句话。

        颜卿眯了眯眼,想到一个可能。

        莫非,是因为自己没有理他?

        也不算吧,明明跟他说话了,是他不回应。

        怪自己没出去接他?自己这不是有事儿么,也没想到他今儿会这么早就回来啊。

        再说了,也不没有不接他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

        心想,莫非是在外头憋了什么气?

        这个想法一出来立马被她否决掉,男人也没为外头的事回来摆过脸啊。

        看来,还是因为她。

        小媳妇儿不言不语,就这个盯着自己,还一会儿皱眉眯眼,一会儿笑的,宋彪倒是有些难受了。

        他是没正眼看,但小媳妇儿就在跟前的,能做到一点都没有注意吗?

        不可能的。

        所以,她不赶紧哄自己,反而是盯着自己看,算什么个意思?

        “相公。”

        宋彪这个想法刚生出来,颜卿就开口了。

        轻轻软软的声音入耳,稍微是安抚了些他心头的暴躁。

        见男人还是不说话,颜卿在心头叹了一口气,往男人靠近一步。

        “做什么不理人家,相公只稀罕儿子不理我,人家要吃醋了。”

        撅着嘴,拖着鼻音,还拿凤眼睨他。

        宋彪不瞎,都看到了。

        一颗老心肝儿颤个不停,他能不稀罕了,他才是吃醋吧。

        哼,写信,不搭理他们父子俩。

        宋彪不知道,他现在抿着唇,斜着眼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一副受气样,多少有些可怜巴巴。

        确定了,男人就是怪自己没理他。

        呵呵,多大的人了,越过越回去了。

        再过两年,是不是还要跟儿子比了?

        还得哄,毕竟是自己男人么。

        惯的他。

        山不来就,便主动去就山。

        小媳妇儿来得太突然,让宋彪猝不及防,怀里就贴上来小媳妇儿较软的身躯。

        举着儿子的手也不敢放了,怕小崽子没轻没重的踢着小媳妇儿。

        两只手变一只手举儿子,着实是考验他。

        好不容易换成了,一手将儿子夹在胳膊里,腾出一手来掐媳妇儿的腰。

        就是掐,男人一只大手掐着她的腰侧,还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