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过两天就要看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三章 过两天就要看
        推?才不给他机会。

        在男人轻微的哼哼声中,颜卿两条胳膊搂上男人的脖颈,贴得更紧。

        “相公做什么就不理我?嗯?”

        问着,颜卿还垫着脚,亲在男人下巴上,轻轻软软的,一触即分,然后转到男人抿着的唇上。

        推的那只手,也不推了,换了地方,在后腰上,搂着小媳妇儿贴得更紧。

        小鱼被他爹夹在胳膊肘里,一双无辜的眼睛滴溜溜转,一会儿看他爹,一会儿看他娘。

        爹娘亲亲,不带他。

        不高兴,有小脾气了。

        挥胳膊蹬腿儿,嗯嗯唧唧的。

        亲够了,宋彪那点儿憋闷也就这么散了个干净。

        “写什么呢?她来信说什么?”

        听着男人突兀的话,再瞄一眼男人看不出喜怒的神色,颜卿想咬他。

        但也忍了,不跟他一般计较。

        结果男人胳膊肘里夹着的儿子,抱着亲亲哄哄,总算是没有真的掉金豆豆。

        再拉着男人一起去看她写了什么,省得过了他又要问,又要怪自己瞒着他什么。

        小媳妇儿给他看,他也不客气,真就拿了信看起来。

        还大马金刀的坐着看,皱着眉,一脸严肃,不知道的还当他是看什么不得了的文书。

        她也没写什么,不过是些女人间的话,他至于的么?

        “不等过年再送了?”

        宋彪说的分成的银子,这事儿他听小媳妇儿念叨过的,说等攒一年,攒出一些了再送。

        每天送一趟麻烦不说,还没几个子儿,看着也不像样子。

        结果她这信里就说明了,这次带过去。

        “是,本来是说攒一年再给她送过去,但现在她不是说分家了嘛。

        信上说的是一切都好,也不知道她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就想着先给她送去呗。

        虽说是没有多少,但万一能用上呢。”

        颜卿没有说什么不好的猜想,只这样提一句宋彪也能明白她的意思。

        抬着眼皮睨她一眼,哼道:“她还用得着你操心,她那心眼儿比藕眼儿都多。

        就算真像你说的,分家是因为个什么,她也吃不了亏。”

        眼看着小媳妇儿那模样不像是信的,还要反驳什么,宋彪挑眉看着她,笑问。

        “卿卿听没听过,无商不奸?”

        颜卿点头,这话怎么没听过。

        但是萍萍她其实是个单纯的傻姑娘,哪就有男人以为的那么多心眼?

        她是生意人,但也不是奸商,从没有坑过谁。

        平时她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无拘无束惯了,说到底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仿佛是看穿了小媳妇儿的心思,宋彪觉得也就他媳妇儿傻,还是安慰安慰她吧,省得她成天东想西想,为无关紧要的人操心。

        “就算是柳姑娘真有吃什么亏,不还有她男人么,温兄弟能干眼看着?

        放心吧,他们两口子都是有心眼成算的人,都凑到一起了,还能真吃上什么亏?

        话说回来,她要是真的焦头烂额,还能有时间给你写信?

        可见是已经解决了,才能跟你说。”

        呵,也就他媳妇儿傻,还为别人瞎操心。

        “你有那操心别人的时间,你多操心操心你男人。

        过来,让老子再亲两口。”

        说吧,宋彪扔了书信在桌子上,大手在一条腿上拍了拍,招呼小媳妇儿往上坐。

        颜卿嗔他一眼,不去,顺手把儿子给他。

        “话是这样说,但渭州那么远的地方,萍萍一个人在那边连个能搭把手的人都没有。”

        很多事,后院里的争斗,男人哪里懂,就是与他说也说不着。

        自己拿了被他扔在桌上的信纸,检查看又没有花的地方,然后仔细折起来放进信封里。

        小媳妇儿不听招呼,欠管教了。

        宋彪横眉怒目,长臂一伸就把不听话的小媳妇儿捞过来。

        现在就是,母子俩一边一个,坐在宋彪两条大腿上,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宋彪可不惯着她,先亲了再说。

        小鱼看着想娘亲嘿嘿的乐,伸着手要抱,颜卿被男人掌控着,还得分神去理儿子,属实是辛苦还身不由己。

        撒够了欢儿,宋彪又瞄了两眼柳萍萍的来信,对她说的那个什么小衣来了大兴趣。

        捏着那一张薄薄的纸翻来覆去的看,眉头一会儿紧一会儿松。

        “什么时候做?”

        在他看的时候颜卿就觉得羞死了,女人的小衣,有他这么看的么?

        结果男人还问她,还看着她问。

        不要脸。

        一把拿回了图,快速折好收起来。

        “等以后再说的,也用不上。”

        颜卿又羞又恼,瞪男人一眼。

        这一眼看在男人眼里,可没有恼,只有风情。

        小媳妇儿微红着脸,眉眼间含羞带情,一双盈盈的凤眼瞧着他,宋彪能受得住。

        “怎么就用不上?早晚能用上。

        做,先穿了让老子瞧瞧。”

        在这一刻,宋彪对柳萍萍的怨念散了不少。

        那娘们儿虽然不讨喜,但脑瓜子里有些东西还是有用的。

        比如,现在这个。

        还有,给他媳妇儿弄的那些膏脂,都很不错。

        他媳妇儿平常穿的那玩意儿就不错,看这个图上这个,好像是有共通之处。

        但宋彪觉得,既然是那娘们儿专门画了送来的,肯定还是有不同的地方的。

        别的不说,柳萍萍那娘们儿在这方面,还是靠谱的。

        这这方面,他宋某人还是要肯定认同。

        “不正经,以后再说。”

        只是看男人那眼神,颜卿就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笑得就不像好人,纯纯的流氓。

        他那眼神在自己身上上上下下的瞧,丝毫不掩饰,看得她脸皮子越发的热。

        在男人眼里,她仿佛就是光着一般,赤条条。

        “老子看自己的媳妇儿,怎么就不正经了?”

        男人又要来拉她的手,颜卿不给他机会。

        房里是再待不下去了,收了东西转身出去,不理会男人在后面喊她。

        “过两天老子就要看,听到没?”

        男人声音不小,迫使着颜卿不得不快走几步离开,免得男人再说下去,前头的人都听到了。

        他不要脸,自己还要留点儿脸。

        燕氏已经做好了晚饭,刚才还问自己婆婆。

        “现在去请老爷夫人吃饭,还是等会儿再去?”

        之前宋彪回来发火的样子她也看到了,看老爷那样子火气可不小,也不知道现在消没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