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踩了她的花苗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四章 踩了她的花苗
        “去请吧,应该是没事儿了。”

        万婆子刚说了这话,就看到颜卿出来。

        笑着觑一眼身边的儿媳妇,那模样就是在说:瞧我说的,是不是?

        然后笑着请示颜卿,“饭做得了,是现在摆饭吗,夫人?”

        颜卿还真没注意到竟然都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抬头瞧了眼天色,虽然比平常要早那么点儿,但也不是不能吃。

        “现在摆吧。”

        说吧,颜卿去查看让万婆子准备的东西,要是有漏的趁早补上。

        萍萍孤身嫁那么远,在家乡用惯吃惯的东西那边都没有,也不知道她习惯不习惯。

        “夫人放心吧,按您说的都准备妥当了。

        您看看,可还要再备些什么?

        柳姑娘嫁得太远,来回一趟实在难,趁着这次来人一块儿就捎过去,可是省事多了。”

        万婆子见过柳萍萍几次,对她的印象还算是不错。

        不为别的,只为柳萍萍待他们夫人实在不错的。

        而且,柳姑娘也实在可怜,摊上那么一家子亲人。

        两人正看着,宋彪抱着小鱼进来了。

        “不禁放的就别弄了,天气本就热,路上还要走上两个月,到底儿也是坏。”

        温长洲上次是骑马也走了一个多月,这个可是赶车。

        “嗯,就是太远了,想送个什么都不行。

        都是备的干货,禁放的东西。”

        其中还有她闲暇时给萍萍做的小衣,以前都是自己给她做的,她可不会。

        见男人来了,她赶紧的把那个包袱压到下面去。

        自己的也就罢了,这是给萍萍的,哪能让他瞧见。

        幸得是宋彪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不然真的要看。

        遮遮掩掩,越是不让人看的东西,越是能勾起人的兴趣。

        今儿吃饭吃得早,吃完了之后两口子带着儿子出门溜达。

        趁着不用照顾小主子的时间,刘氏也跟颜卿说要上街去,打算买些家里用的,过几日带回去。

        平日她是不主动提要回家的话,实在是因为过几日是公公的生辰,她想回去瞧瞧。

        颜卿一想,上次她回去还是元宵的时候,都半年了,自己也是忘了没多想这个事儿。

        “半年都没回去看过了,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这次你回去多留几日,陪陪家人和孩子们,不用急着回来。”

        要说不想回去多留几条是不可能的,刘氏一边感谢,又觉得愧疚,她是得了银子来做活的啊。

        “不多留,一天就回来,小少爷还吃奶的,不能耽误了。

        能回去看看就行,当家的每回来看我都说家里一切都好。

        家里都好,也用不上我做什么,一天我就能回来。”

        “让你多留几天,你就听我的。

        你不想孩子们啊,孩子们也想你的。

        五天六天都行,多陪陪孩子们。”

        颜卿也是做了母亲的人了,要是让她离开小鱼这么久,她早就想的心肝儿疼了。

        本着补偿刘氏的意思,颜卿执意要她在家多留几日,又给她准备了些米面肉家里必须要用的带回去,算是她一份心意。

        刘氏在家这半年,为人做事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处这半年的情分也不该差这点儿的物件。

        刘氏本就心生愧疚,对主人家万分的感谢,这样一来就更是不知道要如何感谢才好,要不是颜卿拉着,当时就要跪下。

        半年没有回去了,她还想给两个孩子带些东西,再给家里扯上几尺料子,都做身衣裳。

        颜卿自然不会不让她去,反而是叮嘱,“你要是银子不够跟我说。”

        “够的够的,平日都没有用银子的地方,留的这些是尽够的。”

        汪大壮每月都会来看刘氏几次,说说话,再给她带一些家里的东西,换季的衣裳,家里做的吃食。

        刘氏也会把当月的工钱给他,王大壮每次都要她留些备用,但刘氏都说在宋家用不上银子,也就只留了一次。

        也就是那一次,一直留到现在才有了用的时候。

        让刘氏回去几天的事儿,宋彪是后头才知道的,当时他就不赞同。

        “她回去了,谁带儿子?”

        至于口粮问题,倒是不用太操心,小崽子已经能吃别的了,也不一定就非得喝那一口奶。

        主要是伺候小崽子吃喝拉撒睡。

        宋彪一想到小崽子又要跟他们一起睡,半夜还要哼哼唧唧,还要他媳妇儿抱着哄,宋彪就觉得头大。

        没儿子的时候想儿子,有了儿子之后又是实实在在的嫌麻烦。

        他哪里知道,真正烦的时候还没来。

        “现在儿子也不用一晚起几次喂奶了,白天家里还有大娘她们帮着看,只几天的时间,没关系的。”

        见男人还皱着眉头不说话,颜卿只得跟他讲道理,“刘氏都半年没回去过了,人家不想孩子么?

        换了你,你不想儿子?

        若不是为了生活,谁乐意受这罪。

        要是让我两天见不到相公和小鱼,我就要想得心疼,白天想夜里想,吃饭想睡觉也想。

        ”

        宋彪就是被这一句感化的,两天不见就要想他想得不得了。

        头一天颜卿就让刘氏回去了,家里要来亲戚还不得提前回去准备一下。

        刘氏是千恩万谢之后拖着大包小包上了马车,马车还是宋彪头天安排好的。

        他宋大爷不要面子的吗?

        刘氏走后,晚上带着儿子一起睡是多了很多的麻烦事儿,但也不是没有好处。

        到了晚上,家里可就没有外人了。

        小崽子,哼,丢他自个儿在地上爬,不能影响了他老子带他娘在院子里看星星。

        月明星稀,宋家大门一关,在院子里,就算是不点灯,也能看得见些。

        颜卿恨得牙痒痒,想骂男人,又怕不捂住嘴会被隔壁的人听去。

        不要脸。

        他还踩倒好几株花苗,太过分了。

        宋彪怀揣着不可告人的心思,小媳妇儿越是捂得紧,不吭声,他越是想听。

        颜卿恨死他了,还得分心盯着在地上爬的儿子,月光能有多亮堂呢,一会儿不盯着就又找不到了。

        “还有心思管小崽子,把老子放在哪儿了?

        嗯?没良心的小娘们儿,你倒是心疼心疼你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