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该天打雷劈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该天打雷劈
        “差也不能差了你的,老实收着。”

        本就是没脸跟小媳妇儿开口的,现在小媳妇儿还要把镯子给他,他能有脸接?

        “什么我的你的,相公这是把我当外人了不成?

        再说了,这也是相公给我的。”

        因为男人的话,颜卿实在有些生气。

        他们是夫妻,分什么你我?

        她也知道,她家男人面子重,而且这个镯子于他们来说意义也不同。

        “这个应该是够了,要是不够,再把儿子那项圈用了就是,你那个自个儿好好收着。”

        他给媳妇儿买的首饰,自然跟这些个都不同。

        听他这么说,颜卿也就不动自个儿这个了,但有个话她还得提。

        “这些都是小王爷给的,咱们拿去用了,万一小王爷问起来,怎么说?

        家里不是有金子么,怎地就非要拿这个去?”

        毕竟是有来头的东西,又不是真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要是让那位知道了,多少有些打脸的意思。

        “没事儿,置了产业也是那位的,这明面儿上的东西,咱们不动。”

        说着,宋彪又掂了掂手里的项链,挑眉笑道。

        “用这个,可比用咱自个儿的金子来的有用。

        就是要让人知道,咱们与那位的关系。”

        颜卿还在想男人这话里更深的意思,又听男人说。

        “咱们的金子,是要留着日后给儿子闺女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

        这事儿,跟兄弟们商量过了,算大家一起筹了银子收这个车马行,他们出三分之二,剩下的我出。

        有些个银子不够,差得我先给垫上。

        这个车马行先不报上去,等有了盈利再报。

        到时候,也算是给咱们头上记上一功。”

        前头的还没有想透彻呢,男人有说了让她想不明白的话。

        “既然是咱们给的银子,为什么要给出去。”

        颜卿想不明白,男人他们兄弟是给小王爷做事,但也不是卖身给那位了,怎么就不能有自己的产业?

        就连他们自个儿掏银子置办的产业,也要报上去。

        平常宋彪都不会把外头的事儿拿回来细讲,是怕那些个腌臜事儿污了他媳妇儿的耳朵。

        毕竟,他宋某人带着一帮子兄弟干的买卖,也不是什么正经买卖。

        但这次可以说,这个是正经买卖了。

        “说句不好听的,咱们是靠着小王爷的名头才混口饭吃。

        出门儿办事儿,多少是看的小王爷的名头,不是我。”

        这话虽然说起来是挺没脸的,但这就是事实,爷们儿不是那四六不着不识好歹的人。

        “小王爷心中有数,咱做好该做的事,不比私下里置产业来的差。

        这车马行若真挂了咱们的名儿,恐怕过不了几天就有人告到小王爷那儿,得不偿失。”

        是了,他们拿着那位给的银子,再置了自己的产业,到底是给主家办事儿,还是给自己捞好处?

        看着那位给的金项圈和项链,还有男人之前攒下的金子,颜卿没有疑惑了。

        这种事,听男人的吧。

        “这项链明天拿到老苗那儿写个活当,以后还要拿回来的。

        你不喜欢,留着给咱闺女。”

        闺女都还没有呢,就为闺女想着先占东西了。

        以前张口闭口的就是儿子,现在得了儿子,也不见他念叨了,一心都是小闺女。

        事情是说清楚了,颜卿心头的气还没去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众多可恶的地方,恶霸无赖混账地痞,还在他们成婚之前与别的女人有染。

        还要她,给他兜底。

        要不是看在他成婚之后真的很顾家,家底都主动给自己,还与不相干的人撇清了干系。

        知道老实交代,做出保证。

        就算是那个晴儿姑娘救了他,自己也不会插手的,免得恶心了自己。

        可是,这个男人于她,于这个家,他又做错了什么?又有哪里对不住自己?

        别人家如何,颜卿不知道,就只是拿她的父亲来做比较的话。

        当她做女儿的不孝,她觉得男人比她父亲做得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男人没有让她吃不饱穿不暖,也不要她为生计奔波,更没有因为什么旧情恩情,就要纳个女人回来给她添堵。

        如今,只是因为要在她这里拿银子就觉得难以开口。

        可这些银子都是他挣的啊,而且他拿去也是为了挣更多的银子回来,都是为了他们这个家。

        她又不是什么名门贵女,也没有什么大的本事能够顶天立地。

        她能做的,顶天了也就是为他,也他们,守好这个家。

        她太清楚自己的平凡,外头比她好的女子,很多很多。

        可是这个男人,从娶了她起,予她尊重,予她怜惜疼爱,并不曾让她伤一丝疼半毫。

        除了他,又有谁待自己这般好过?

        现下他还因为开口向自己拿银子而自责,颜卿如何不心疼生气?

        “就这一次,以后相公再与我分你我,卿卿再不理你。

        我们是夫妻啊,相公和我,还有小鱼,我们是一家人。

        别说是一支镯子,便是所有,我和小鱼。”

        颜卿微微蹙着眉,声音低低切切,一双凤眼没有离开过男人的眼。

        看着他,眼神清澈,声轻且坚定。

        下一刻,男人拥她入怀,两条铁臂箍得她生疼。

        宋彪如鲠在喉,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甚至想到了他多半是客死他乡的老子,感谢他老子在天之灵的保佑,保佑他娶了卿卿做媳妇儿。

        也不知道他家祖坟有没有冒青烟,如果他老子真的不在了,大概是连收尸的人都没有的。

        听到怀里的小媳妇儿说疼,宋彪才猛然回神放开了小媳妇儿。

        这一刻,他想亲她。

        含着小媳妇儿的唇瓣时,宋彪想,他恐怕是连下辈子的运气也都用掉了。

        不然,怎么就娶了卿卿?

        下辈子,管他娘的,老子就要这辈子了。

        “轰隆隆…”

        突然一声雷响,惊得颜卿直往男人怀里缩。

        本就迷糊着,雷声太大又来得突然,颜卿娇小的身躯在男人怀里颤了一下。

        “乖,不怕,相公在呢。”

        宋彪眯着眼睛绷紧了脸,对老天爷生了不满。

        是不是觉得老子该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