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越发的娇气了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三百四十九章 越发的娇气了
        当他怕么?

        老子做都做了,还怕雷劈!

        劈就罢了,关键是惊着老子媳妇儿了。

        本就没有睡着的颜卿,被这么惊一下,便清醒了。

        黏糊糊的,但又不想从男人怀里起来。

        懒。

        “还早,睡会儿。”

        自己媳妇儿当然要心疼,不想起就继续睡。

        其实,也不算早了,都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但,吃饭哪有媳妇儿重要。

        “饿了。”

        怀里的人动了动脚趾头,蹭着他腿肚子发痒。

        颜卿累得不想动,人也是真的懒,就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躺着,我去端来。”

        野兽餍足之后自然心情极佳,当然,只是对着他想宠溺的人。

        颜卿被裹在薄毯里,侧身枕着,微仰着脸望着正在往身上套衣裳的男人。

        精壮魁梧的身躯背对着她,宽肩劲腰,每动一下都牵扯着胫骨肌肉,强悍且让她倍感心安。

        心安的同时,也会心生荡漾。

        直到男人开门出去,再回身关上了房门,颜卿才终于舍得收回视线。

        外面下雨了,天黑沉沉的,屋里点了灯,颜卿却觉得有些晃眼睛。

        闭了眼,慵懒的翻个身。

        操持一个姿势久了,会压得肩膀疼。

        在薄毯之下,动了动手指,撩着毯子边儿伸出两个指头去。

        有些闷热,想透透气。

        她真真是越来越懒了,都是男人给惯的。

        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不过,不用她自己动手,还有人愿意宠着惯着她的滋味儿,真的太好了,让人上瘾。

        觉得只伸两个手指头出去还不过瘾,颜卿又动了动脚,将整只右脚都伸出了毯子。

        果然,凉爽了很多。

        黏糊糊的,想洗洗。

        但这个时辰,着实是不太好意思。

        再等等,等万大娘他们走了再洗。

        突然,又想起来男人随手丢掉的那物。

        都叮嘱了多少次了,让他用完后别乱扔,放在一处也好收拾。

        万一,破了呢,还不是又要再费事。

        罐子是不可能一直用罐子的,颜卿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用草纸包了,在男人出门的时候顺便带出门扔掉。

        她才不要碰。

        听到雨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颜卿又翻了身,睁着眼睛望着门,等着男人推门进来。

        屋里很静,只有颜卿的呼吸声和烛火偶尔蹦出的声响,是以颜卿能够听到男人在门口停顿的动静。

        大概,是放下了油纸伞。

        颜卿甚至想象得到男人一手拖着木盘,一手将油纸伞随意的往廊下一扔的场景。

        然后,房门被推开,发出“吱呀”的响声,声音不算突兀。

        宋彪端着木盘推开门就对上小媳妇儿带笑的眼睛,让他心下安稳。

        本也是在开门的瞬间下意识往床那个位置瞧,但他要看的人也正好在看他,自是让人忍不住心生欢喜。

        “饿狠了?”

        “不是。”

        “起来吃饭。”

        “嗯。”

        宋彪放了木盘在桌子上,回身来瞧,刚才应声的人儿还在毯子里一动不动。

        低沉的笑声从他胸腔子里一路越过喉咙,挟裹过唇角的笑意,向颜卿奔腾而来,直击身心。

        “等着老子伺候呢?就来。”

        说着就来,宋彪便两大步到了床前。

        颜卿只是懒,想多躺半刻,都没来得及表明,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捞起来了。

        就是捞,捞起来坐在床上。

        宋彪随手拿了之前脱下的亵衣给小媳妇儿穿,跟给儿子穿衣服一般。

        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伸腿儿就伸腿儿。

        “下雨了也还热,就这么吃吧。”

        颜卿跟着点头说,“好。”

        其实,这个天气真的是穿不穿都热。

        下雨天不仅是热,还又闷又潮。

        “什么时辰了?”

        关键是外头天太沉,也看不出来是早是晚。

        她怕太晚了耽误万大娘他们回家,也怕儿子见不到娘亲要哭。

        “还早,先吃。”

        “哦。”

        刚才宋彪出去,儿子看着他要抱,他抱过来稀罕两口就又给燕氏了。

        媳妇儿还等着他伺候,哪有空去伺候小崽子?

        先自个儿玩会儿吧。

        吃了饭,颜卿说,“下雨了,让大娘他们早些回去吧,路上也不好走。”

        “呵,老子还不知道你?”

        宋彪轻笑出声,带着揶揄的趣味。

        “先消消食儿,水都是烧上了的。”

        闻言,颜卿瘪瘪嘴,斜着觑他一眼,然后下床消食儿。

        外头雨下得还不小,出门是不可能了。

        况且,她现在这样也不想出门,浑身都不舒服呢。

        白天穿过的衣裳不想穿,干净衣裳也不想弄脏了。

        于是,没有小媳妇儿这么瞎讲究的宋彪只得认命,收拾了残羹剩饭拿出去。

        又打发走了万婆子婆媳俩,再把小崽子抱回来,再打水到浴房。

        最后,亲自来请他又娇气又矫情的小媳妇儿去洗澡。

        儿子,将小床给他搬过去,让他自个儿在里头玩儿吧。

        这不,少了个人着实是不方便,洗个澡都不能洗清静了,时不时还得瞅他一眼,看看他在里头乖不乖。

        哼哼唧唧的时候还得逗两下,确保不闹腾。

        最后也只能草草清洗干净,抱了儿子回去睡觉。

        下了雨的夜,气温降了些,睡觉也比平常要凉爽一些。

        睡得早,早上起得也早。

        昨天半夜里都还在下雨,到了早上又是阳光明媚,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起了。

        颜卿惦记着昨天种下的茉莉,起来就先去看了情况。

        枝叶上还挂着露珠,看起来已经是鲜活了。

        宋彪手里有活儿,早早的出门去,赶着当铺开门头一个进去。

        “哟,宋爷今儿好早,这是又得了什么宝贝?”

        苗元春也是刚刚才进门,与宋彪碰个正着。

        问是问了,正经说话还是要到后头去。

        今儿宋彪有事,可没空闲跟他坐下来慢慢喝茶说话。

        到了后头就把东西拿出来给他瞧,“这是主子爷赏的,兄弟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您看着给个价,最多半年,我还要取的。”

        丑话得说在前头,物件是好物件,您老哥也听清楚了,有出处的。

        老苗一听就焉了气,一看东西还想着今儿开个好张,哪成想这回竟然要活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