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软软娇妻驭恶夫 > 第七章 算是个爷们儿
软软娇妻驭恶夫
第七章 算是个爷们儿
        “咱们村进歹人了,吓死人了。”

        “你也知道了?不是说土匪吗?

        吓人得狠哦,可要怎么办啊?”

        “怎么不知道,昨晚上连地主家的小公子在河边的树林里被打劫了不说,那些没人性的强盗还将连公子狠狠打了一顿。

        连家的家丁发现的时候,连公子身上是一块好肉都没有,当即就送到镇上医馆去了。

        嗐,也不知道能不能救?”

        “不管土匪还是歹人,都是那等心狠手辣黑心肝的东西,一路的货色。

        咱们村多少年都安安稳稳的,怎么突然进了匪?

        真是造孽哟,要命呐。

        要不然,咱们去报官吧?”

        “咳咳,你们可别瞎说。

        这话都不可能让连家人听到了,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

        “我听说啊,连小公子的伤看起来严重,其实都是皮外伤,不要命的。

        你们别瞎咧咧,平白吓人。”

        大清早的,村民们端着饭碗在村中晒粮食的大坪上扎堆,说的都是昨晚上连世康在河边树林里遭匪的事。

        大多数村民是担心的,怕下次就是他们了。

        说不定下次强盗进村,就要强抢钱财杀人放火了。

        全家老小身家性命都在村里的村民们,怎么不担心?

        就算强盗不杀人,抢了财物还要打人的,这也得要了他们半条命啊。

        颜卿还是跟前几日一样,在家吃了晚饭,收拾收拾家里,便提着做嫁衣的篮子去了柳萍萍家。

        其实,她宁愿躲在柳萍萍家里,也不想在家里面对亲人。

        她心中,始终是有些不能释怀。

        说她无情无义也好,六亲不认大逆不道也罢,那些切身体会过的痛彻心扉她忘不掉。

        刻在骨子里的,稍微一拨动便鲜血淋漓。

        “卿卿,你听说了吗?昨晚连世康被打了。”

        已经传开了吗?他竟然不顾自己的声誉?

        颜卿以为连世康会把这事儿藏着掖着,真要闹开了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好名声。

        毕竟,他是要科举的读书人。

        还不得颜卿说什么,柳萍萍又开口了。

        说话的时候拿眼一下一下的瞄颜卿,她还是不信好友真的就放开了,一点不在意。

        毕竟,她对连世康的心意,从开始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不是玩笑。

        “听说是在河边被打的,还被抢了钱财。

        昨晚你回去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你没事吧?”

        明知是躲不过去,颜卿只得于她说了实话,也是要让她知道,自己是真的不在乎连世康了。

        “竟然是宋彪,那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回想起那日在街上看到宋彪的凶悍模样,柳萍萍不由为好友捏了一把汗。

        见到颜卿摇头这才送了一口气,“真就放你走了?还让人送你回去的?

        那,送你的那人有没有旁敲侧击的打听什么?”

        柳萍萍放下手中的针线凑近了颜卿,还刻意的压低声音问她。

        虽然她是没有亲身体会过这种其实,但是看得多了自然也是有那么点经验的。

        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人,亲眼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绝对都是要怒火中烧的。

        更何况,是宋彪这种地痞流氓恶霸混蛋。

        那天她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宋彪就捏紧了拳头一副要打她的阵仗,何况是连世康了,被打也是意料之中的。

        幸好,他没对卿卿动手。

        “你说你,怎么就点头答应了他?

        他这德性,以后发起火来要对你动手,就你这小身板,在他跟前就跟个小鸡崽子似的,能挨几下?”

        正是经过昨天的事,颜卿反而是对宋彪这人有了另一面的了解。

        昨天那样的情况,他明显是怒了的,也对自己黑了脸,却没有对自己动手。

        这可是传闻心狠手辣,还打死过人的宋彪啊。

        这样一个男人,难道不比某些动不动就打女人的男人强?

        不比某些在外头连大声都不敢出,只知道窝里横的男人强?

        颜卿重新换了一根线继续绣,神色淡然的说道:“我安安稳稳一心过日子,他哪里来的理由打我?

        还是说,还能发生什么比昨天那种更……”

        跟颜卿比起来,柳萍萍就是个急性子,都不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直接给截断了。

        “说的有道理,这样看来的话,宋彪这人其实还真算个爷们儿。

        唉,卿卿,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才答应他的?”

        “不是。”

        两辈子加起来,颜卿见过宋彪的时候统共就那么几次,怎么可能早看出来。

        她只不过是没得前路也没得退路,不得已只能闷头跨一步。

        不过,现在她倒是对以后的日子有了些盼头。

        看着颜卿手中慢慢成型的鸳鸯,柳萍萍眼中闪过复杂,或许很多事是她想当然,她该试着适应才是。

        又过了两天,颜卿听说连世康从镇上的医馆回来了,她做了心理准备等着连家的人上门来。

        结果,几天过去还是没有一丝风声。

        其中的关窍她不愿去深究,这样更好,各自安好吧。

        离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魏氏便不想颜卿再出门,更不想再听到村里的人说闲话。

        “颜举人家的姑娘,是跟镇上那个宋彪定亲了吧?

        这几日我看魏氏买了不少东西回来,怕不是得了宋彪多少聘礼?”

        “说是读书人,还不是看上了人家的银子,不然怎么好好的女儿就许了宋彪那恶霸?”

        “要我说,还不定是颜家存的什么心思呢,还说什么是宋彪强抢的,哼,这不是欢欢喜喜的准备嫁女儿?”

        “可不是,怎么不见宋彪抢别家的姑娘,就偏偏在路上瞧见她?

        呵……说不得人家就是故意让那宋彪看的。

        宋彪虽然是混账,但他手里的银子是真的,拿银子还能烫手?”

        “嘁,你当谁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

        你倒是想卖女儿,也不瞧瞧你家腊梅那模样?能跟颜卿比?宋彪还看不上呢。”

        “呸,我家腊梅怎么了?我们好歹是正经人家。

        不像某些人,不知廉耻丢人现眼。”

        “嗐,说那些有什么,就宋彪那心狠手辣的德性,颜卿嫁过去了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说不得,过不了两年就要被打死了,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