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儒道:我写书成圣 > 第二章 这就是文气之力?
儒道:我写书成圣
第二章 这就是文气之力?
        青云县,坐落于宣国东边的边陲,不过是一个人口将近六、七万的小县城。

        虽然县城是小,但并不贫瘠,各国往来的商行和一些远行历练的文修都有不少,所以也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小城。

        上午,青云大街上。

        一道落魄的身影扶着墙,跌跌撞撞的从一条小巷子里走了出来,路过的人群看到他,皆纷纷躲避。

        “咦……这人好脏啊。”

        “臭乞丐,滚远点,别耽误我做生意……”

        “怎么又是你,上次已经施舍过你一次了,今天你还来?你真当我这里是开善堂的……”

        “这年轻人,有手有脚的,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当乞丐,哎……世风日下啊!”

        “……”

        苏平安无言。

        强撑着虚弱的身子跌跌撞撞的从破庙里走了出来,本以为出来后就能找口吃的先活下去,可哪想到,这里的人这么没有善心,他连着问了几个人,结果一口吃的都没讨到,反而还被人误以为他好吃懒做,是故意装扮成乞丐的在‘混活儿’。

        “擦,这年头儿连当个‘乞丐’都这么艰难吗?!”

        苏平安不由暗中腹诽。

        最后,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饿的头晕眼花,只好随便找了一个地方靠墙躺了下来,只希望能有路过的好心人,看到他这幅悲惨的模样,能给点可怜钱什么的。

        恰巧,他躺下的地方旁边就是一家酒楼,名叫青风酒楼。

        酒楼有二层,虽看不清里面,但单从外面的装修来看,这应该也算得上是一家大酒楼了,不过很奇怪,如今时至近午,酒楼门前却并无什么人进出,生意似乎并不好。

        他刚躺下没多久,酒楼内忽然怒气冲冲的走出来了一位四十来岁、大腹便便,一幅富家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来。

        那男子出门后仍旧有些不忿,面色难看的回头冲酒楼内阴沉道:“柳侄女,看在我和你父亲生前还算有些交情的份上,这家酒楼我再给你加三百两,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我希望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吴叔父……”

        没等这位富商的话说完,这时候酒楼内跟随着走出来了一道淡黄色的身影,并开口直接打断了富商的话。

        那道身影声音清脆婉转,宛若黄鹂,苏平安听后心生好奇,便循声看了过去。

        只见酒楼门口,那道淡黄色的身影实际上却只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

        那姑娘身材高挑,穿一身鹅黄长裙,明媚而又不失雅静,虽不施粉黛,但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却像是先天生成的璞玉,清丽而脱俗;尤其是她眉眼间的那一抹坚韧,像极了前世里苏平安看到过的一些职场‘女强人’,别具特色。

        那女子走出来后接着道:“吴叔父,之前我已经说过了,这家酒楼是我父亲生前的心血,虽然如今我父亲已经不在了,酒楼生意也大不如前,但我却并未有要出卖的打算。还请吴叔父见谅……”

        “哼,你可不要后悔!”

        商贾男眼底闪过一丝阴冷,最后一甩衣袖,带着侍从气呼呼的走了。

        等到商贾男走后,那柳家小姐身边的丫鬟突然担心的开口道:“小姐,我们这么果断拒绝了那吴老板真的好吗?我听说那吴老板可不是什么好人,据说他手下养了一帮恶棍,以往就常常恐吓竞争对手,还威逼别人……我怕……”

        柳小姐回头安慰了一下丫鬟,但语气却坚定道:“别怕,有我在,如果他真的敢用什么下作的手段,那小姐我这两年在大名府文宫的琴道修行也不是白修的。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我父亲的心血就这么断送在我手里……”

        “可是酒楼的生意已经两三个月没有起色了,以前跟酒楼合作的那些文修,也都被其他酒楼给抢走了,我们酒楼没有文修,没有新的故事流传,根本就留不住客人,再这样下去,酒楼迟早还是要……”

        ‘倒闭’一词有些忌讳,丫鬟并没有说出口。

        柳家小姐闻言,好看的一双秀眉立时也皱了起来,然后她回头看着自家的‘青风酒楼’,一时间眼底里满是忧愁。

        而在旁边,目睹了全经过的苏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安,根据这对主仆三言两语的对话,他脑海里很快就补全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无非就是千金小姐,家道中落,又逢生意被人打压,无以为继,还惨遭敌家逼卖家产的故事……

        不过从这对主仆的对话中,他也听到了一个机会。

        “似乎是只要有新的故事出现在她们这家酒楼内,那这家酒楼的生意就会有所好转?!”

        苏平安心思急动。

        记忆中,文修在酒楼内发表故事这事并不少见,反而还是惯例。

        文修修行,都需要以作品来收获群众,从而产生大量的文气反哺自身,所以他们都需要一个发表作品的平台。

        琴道的文修,一般多在乐馆、青楼、歌坊中流连忘返;

        棋道文修,自然都在棋馆和各大书院中对弈。

        至于书道和画道的文修,因为受众广,创作相对于另外两道来说也比较容易,所以无论是在书院、酒馆还是茶楼……凡是人多的地方,他们都可以发表作品。

        一些成名的文修,甚至还会专注于在一家酒楼内发表故事,文修为酒楼带来客流量,酒楼名气大了,吸引的人越多,所产生的文气也就会越多,这样一来可以互相成就。

        可谓是双赢。

        “这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是‘签约网站’的意思……”

        不过苏平安很快就甩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应该是先活下去再说。

        至于写故事……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要称第二,应该没有人敢称第一。

        所以,这应该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苏平安不再犹豫,他强撑着身体,扶着墙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才走到了那对主仆小姐丫鬟面前。

        “我……”

        苏平安拱了拱手,才刚要开口,不想那柳家小姐恰好回过神来,回头只是在苏平安身上淡淡的扫了一眼,然后便对身边的丫鬟吩咐了一声道:“玲儿,你等下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饭菜没有,给他一些吧……”

        说完,柳家小姐心事重重提着裙子便又回到了酒楼之内,而这期间,她根本就没给苏平安多说几句话的机会。

        “……”

        看到这一幕,苏平安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那叫‘玲儿’的丫鬟去而复返,将几个馒头塞进他怀里时,他这才回过神来。

        “我这是被轻视了吗?!”

        苏平安有些惊愕。

        不过低下头再打量打量自己,就他现在这幅乞丐的寒酸模样,别人没轰他走应该都算是客气了,他刚才就算是上去开口说自己能写书,恐怕那对小姐丫鬟也不会相信。

        “也罢,再好的产品也需要包装,更何况是人。现下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苏平安实在是饿急了,他抓着馒头一顿狼吞虎咽,结果干硬的馒头差点没将他给送走了。

        好不容易吃下了两个馒头,苏平安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力气。

        抬头看了看天色,如今时间尚早,他决定找个地方收拾收拾自己,然后再回来自荐。

        ……

        下午时分,天临黄昏。

        青云大街上的夜市马上就要开始了。

        大街上,在城外转悠了一圈的苏平安,赶在太阳彻底下山之前终于又溜达了回来。

        他之前出城之后,先找了条小河洗去了身上的污秽和气味,后又看到旁边的农家有晾在院外的衣服,就心中告了一声罪,顺手‘取’了一件外衣换上。

        此时的他,青衫挂身,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虽然衣衫不合身,看上去有些晃晃荡荡的,但比起之前的‘乞丐’模样,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再加上他这幅身体底子好,五官清秀,眉眼俊俏,端的是一幅好相貌,除了有些瘦弱之外,也实在是挑不出别的瑕疵了。

        “万事齐备,只差东风。今晚能不能有个温饱和落脚的地方,就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苏平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脸自信的就冲青风酒楼走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谁知道刚到酒楼门口,不想却碰到了闹事的。

        “都散开散开,吃什么饭,滚开!”

        只见一群十几人的恶汉,个个凶神恶煞、腰大膀圆的,手中还持有棍棒,顷刻间就将青风酒楼的门口团团围住,一个人都不许进出。

        周围原本还有一些人想要进酒楼吃饭的,可看到这样的架势,立刻吓的纷纷散开,再也不敢靠前。

        “你们干什么……”

        很快,酒楼内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赶了出来。

        中午时见过的柳家小姐和丫鬟,身后跟着一个头发花白的掌柜和一个店小二一起冲了出来。

        出门后一看外面的架势,柳家小姐立时脸色一变,然后鼓起胆气上前一步,冲着门外众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我家酒楼门口闹事?”

        闻声,一群恶棍中随之走出来了一位三十来岁、长着一圈络腮胡子的恶汉,那恶汉身体壮硕,浑像是一座铁塔,而且他身上的气势也比周围的那一圈小弟们更加逼人,明显是一个狠茬子。

        那恶汉目光轻佻的在柳家小姐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冷笑一声道:“柳清溪柳小姐是吧,闻听你之前一直在外,可能不知道我,那鄙人先做个自我介绍。在下陈三,县里大河帮的老大,平日里做一些运输蔬菜瓜果的生意,你家老子柳老爷子生前在世时,曾在我这里赊下了一批一千两的蔬菜款,说是三个月后结账,可是如今三个月已过,柳老爷子却不在了。

        喏,这是当时签下的欠款字据,不知道柳小姐你认不认?!”

        说话间,那陈三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字条在众人面前晃了晃,字条上面白纸黑字,还有红泥手印画押,看上去似模似样的。

        “一千两?!”

        见此一幕,柳清溪当场脸色再变,一双秀眉挤在一起,都快挤成了一个结。

        据她所知,他父亲从来都不会欠别人的帐,更别说是赊下货款这种事了,而且酒楼生意,大多蔬菜都是当天现买的蔬菜,一天也根本买不了这么多。

        她趁人不注意时,还回头向身后的老掌柜低声训问了几句,只是老掌柜似乎也不知道酒楼有过这么一回事,于是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柳清溪多方判断之后,心中已有了答案。

        当下她回头重新看向陈三,朗声道:“既然你说要收欠款,可以。但我需要亲自验看这张字据,并且比对我父亲以往留下的手印,如果确定这字据是真的,那我柳家绝不赖账。”

        见柳家小姐伸手要验看字据,陈三反而迟疑了起来。

        其实字据是真是假,他再清楚不过了,因为那字据上的手印根本就是他的,而他也不过是下午的时候,收到了幕后老板的指令,要他全力对付一家酒楼而已。

        所谓的欠款,只是一个由头罢了。

        但现在如果字据当众被拆穿是假的,那他也不好办。

        见事不可为,陈三脸色一沉,索性直接将字条收了回来,打算直接来硬的,威胁道:“柳小姐,这字条我劝你还是不看为好。总之一句话,你现在若是乖乖交了银子则罢,若是不交……那可就不要怪我砸了你的招牌!”

        “怎么,你要收钱,我要查验字据也不行?!”

        “动手!”

        一声爆喝,陈三再也不装了,大手一挥,就让周围的一群小弟一哄而上,准备直接砸酒楼。

        柳小姐见状,眼底闪过一丝愤怒,“我看谁敢!”

        说罢,柳清溪玉手一挥,只见她面前青光一闪,一张黑色绣着金色花纹的七弦古琴便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纤细如葱白的玉指在琴弦上快速一拨,‘嗡’的一声,一股青色的烟雾从古琴上氤氲而出,随后烟雾化作海啸,排山倒海的便朝着众人轰击而去。

        砰!

        一声震响!

        刚刚冲击而上的恶棍们瞬时被震的倒退了回来。

        看到这一幕,领头的恶棍陈三面色不由一变,“琴道文修?!”

        人群外,正挤在一堆人群里看热闹的苏平安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瞪大了眼睛,大感惊奇道:“这就是文气之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