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儒道:我写书成圣 > 第四章 五天‘试用期’【求收藏推荐】
儒道:我写书成圣
第四章 五天‘试用期’【求收藏推荐】
        烛火通明的酒楼内,精神稍震的柳清溪和丫鬟环儿回过头来,面带讶异的打量着眼前来人。

        第一眼看眼前人,此人年纪不大,身体精瘦,面色偏黄,似久未温饱,有些营养不良,第一印象便自减三分。

        再看其衣着。

        年轻人一身青衫,虽尚可算干净素朴,但衣衫穿在身上直晃荡,尤其是过长拖地的衣摆更需要用手提着一角方才能安然走动,显然这衣服也并不合身,更给人了一种落魄的味道。

        形象分再减三分。

        最后再仔细看样貌,其人眉眼分明,脸有棱角,尤其是那一双眸子,仿佛是一对星辰,熠熠生辉,自有一股精神,很是醒目。

        这倒是让柳清溪主仆眼睛微微一亮。

        但这也只能算是不减分而已,还算不上特别出众。

        虽然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但眼前之人与自己所期待能拯救酒楼的文修,实在是天差地别。

        所以柳清溪只是怔了一下,便很快回过神来,然后面上带着一丝歉意,摇了摇头道:“抱歉,我们是要招文修,可是我们只招文士以上的文修,所以……”

        柳清溪余话未尽,似乎不想说的太直白,怕伤人,但她话里的意思却已经流露了出来。

        总结起来就是,你不行!

        苏平安听后也愣了一下,但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现在的这副模样,虽然他已经竭力包装自己了,还特意装的很文酸,又是拱手,又是客气问话什么的,就是想要给人一些好印象,好疏忽自身的狼狈。

        但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过被人轻视的下场。

        苏平安醒悟过来后不由哈哈大笑,然后整个人直起身子来,他面带三分不羁、三分洒脱,再加上三分狂傲,自流露出一丝本性,随后平视着柳清溪道:“我先前在店外看柳小姐在面对那些恶人时,身上自有一股风骨,为人不傲又不惧,很是欣赏,所以我这才进店,决定帮柳小姐渡过难关,可不想柳小姐也是凡人,竟以貌取人。

        既然如此,那这份忙我不帮也罢!”

        说着,苏平安转身,假意离去。

        他这是以退为进的招数。

        以往自己写小说的经验里,一些高人就常常以这种故弄玄虚的高人范,往往唬的许多人一愣一愣的。

        他刚才也是见自己正经‘面试’不成,才脑筋急转想出的后招。

        毕竟,他现在身无分文,又无落脚之地,且无温饱可言,被人以貌取人转身就走?

        那是傻子的行为。

        就算是想要尊严,那也得等自己装……秀成功之后,再慢慢讨回来。

        你总不能让一个乞丐,去凭自为了一句话,强撑一幅风骨吧。

        这明显不现实。

        “三……二……一……”

        苏平安一边走,一边在心中倒数。

        “等等!”

        果然!

        没等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安走出两步,柳清溪便开口挽留了。

        苏平安背对着柳清溪主仆嘴角一勾,然后迅速收敛起来,再转过身,面色流露出一丝傲然和讥诮道:“不知柳小姐还有何指教?!”

        嗯,高人范儿得做足。

        而事实也证明,柳清溪也很吃这一套。

        她对苏平安本不以为意,可是刚刚后者的那番话,明显是透露着可以帮忙解决酒楼难题的意思,且后者的做派,像极了自己以往在学宫里认识的那些,恃才自傲的文道书修。

        眼下青风酒楼已经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柳清溪自无办法,所以现在一旦出现任何一丝希望,她都会紧紧抓住。

        当下柳清溪急走几步,来到苏平安近前,先是欠身一礼,然后开口道:“先前小女子对先生怠慢了,还请见谅,但……先生之前说可以帮我青风酒楼渡过难关。敢问先生,可是文士?!”

        文修称呼,大多同道会称为兄台。

        若是普通人面对文修,则是都会以先生、大家称呼,以表礼节和敬重,无关年龄。

        柳清溪虽也是文修,但男女有别,又不知对方姓名,所知只好以先生称呼。

        苏平安也不在意这些,只是听了柳清溪的问话,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反问道:“难道就只有文士才能帮柳小姐解决难题吗?!”

        “这个……”

        柳清溪想要辩解,但仔细想想,好像自己的想法也并没有什么错。

        眼下酒楼处境艰难,想要力挽狂澜,扳回这个局面,就必须找一个有名的书道文士来坐镇,毕竟文修的境界,也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他的写作功力。

        一般文徒写的故事,也未必会起什么作用。

        所以柳清溪之前才会开口说,只招文士以上的文修。

        但现在面对苏平安的质疑,她不好直接回答,所以她沉默了一下后开口道:“难道先生认为,文士以下的文修,还能救回现在的青风酒楼吗?!”

        她将难题又抛回给了苏平安。

        这一招不可为不妙,既是化解了之前苏平安的质问,也又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难道阁下不是文士,就有能力拯救酒楼?!

        凭什么?!

        苏平安不在乎柳清溪这些小心思,只是脸微微上扬,自流露出一丝傲气,然后自信道:“当然,只要故事好,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不是所有有名的文士就一定能写出好故事!”

        “也不是所有文徒写出的故事,就未必不如文士。境界是衡量文修创作功力的一种标准,但也不是唯一的标准!”

        “你……境界终究还是不够啊!”

        苏平安一幅指教的口吻看着柳清溪摇了摇头,身上自流露出一股高人风范。

        再直白的说,那是一种‘骚气’,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在装X’四个字了。

        柳清溪听完这番话后,则是身躯一震,有一种被直憾心灵的感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恍惚间,她仿佛在眼前这位男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在学宫时的老师,她的老师就常常教导她,文修不可以以境界衡量其才华。

        境界只是文气积累的程度,并不是才华的标准。

        她以往没太记在心上,也不太理解,直到现在,被苏平安这么一说,她才有种振聋发聩、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过,这些还不够!

        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柳清溪强压下心头翻涌的各种情绪,然后她认真的盯着苏平安,再次开口坚定的问道:“那先生就一定能帮青风酒楼渡过难关吗?!”

        见她还不信,苏平安嘴角上扬,然后举起了一只手张开五指晃了晃道,故作狂傲的说道:“五天,给我五天时间,我让青风酒楼满楼上下坐满人。只是到时候你要是再想请我,可就不容易了……”

        苏平安姿态做的很足,将高人那种恃才傲物、狂狷桀骜的性子演绎的淋漓尽致。

        当然,这并不是他有意装X,是因为他越是这样,柳清溪才越会相信他。

        柳清溪见对方如此说,好看的脸颊上涌出了一丝果决,最后一咬银牙道:“好,只要先生能力挽狂澜,拯救青风酒楼,那到时候小女子愿意答应先生开出的任何条件,并且愿意躬身行礼,端茶认错!”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看到柳清溪一幅十足较真的模样,苏平安忍不住抓住话头想要逗逗她,于是眼睛就紧盯着柳清溪精致的面颊好好的端详了一番。

        柳清溪面色不由一红,然后有些羞怒道:“先生还请自重,我并没有……”

        “好了,五天之后事情自见分晓,那现在柳小姐不介意先让我饱餐一顿,然后再给我找个地方落脚吧……”

        没等柳清溪话说完,苏平安就又随意转开了话题。

        看到他那副轻佻的模样,柳清溪恨的牙痒痒,但最后还是吩咐丫鬟玲儿去布置一切,只是她在心中恨恨道:“真是个可恶的家伙。好,为了青风酒楼我忍了,我就等你五天,若是五天之后你做不到,到时候就别怪本小姐跟你算总账!”

        最终,经过一番‘曲折’的面议之后,苏平安如愿以偿的入职了青风酒楼,虽然还有五天的‘试用期’,但他一点都不担心。

        丫鬟环儿为了报复他之前对小姐不敬,还特意将他的寝屋安排在了一间柴房中。

        睡在木板床上,盖着被子,苏平安却很知足,这比起那露天透风的破庙已经不知道好多少倍。

        当晚他就做了一夜的梦。

        前半夜原主在他梦里不甘的咆哮,不断的抱怨着自己心中的恨意,他努力的劝说,自己会帮他报仇的,这才让原主偃旗息鼓。

        可到了后半夜,也不知道是环境的改变太过令人满足,还是白天与柳清溪见面的经历太过深刻,以至于他大清早天还没亮,就赶紧起身,偷偷的将贴身里衣给脱了下来,泡进了水盆之中。

        他望着里衣上的那一片‘污渍’,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饱暖思淫.欲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