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祈愿灯下的爱恋 > 第五十一章 痴心人心易碎(1)
祈愿灯下的爱恋
第五十一章 痴心人心易碎(1)
        韩羽和耿绍杰的脸在花蕊眼前慢慢放大,笑得诡异。“你很难受吧?”“要不要帮你?”

        她吓得花容失色,大喊救命,却发现自己的嘴被堵住了,只有呜呜的声音,她想逃,却惊见双手绑在床头,双脚分别绑在床尾的栏杆上,身上的睡衣睡裤不知何时变成了黄莺的那件吊带花睡裙。

        这时,韩耿二人往两边靠了靠,杜展飞也来到床前,手指拍了拍她的脸,笑得邪恶:“小野猫,既然不肯做我的女人,就做我们三人的宠物好了,来吧,宝贝,我先来疼爱你!”说完就抱住她。

        花蕊惊恐至极,呜呜声不停地从口中发出,拼命摇晃着头颅,感觉口中的碎布掉落,立刻疯了似的哭喊着:“恶魔,混蛋,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滚开,滚开,别碰我!”

        “花花,你怎么了?”

        听到温柔呼唤的花蕊瞬间睁开眼睛,竟发现黄莺坐在身边,而韩耿二人分别靠在书架旁和门边,一个手中捧着书一个摆弄着手机。而杜展飞则在靠窗户的位置,双手插在裤兜中,望向窗外的神情特别帅气。不过此时三人都直起身,视线全部落在花蕊的脸上。

        “你们居然下药害我还把我捆绑起来,难道没有王法了吗?”因为黄莺在,所以花蕊增添了几分勇气。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杜展飞反应最快,又是抖动肩膀低低的笑,而后转过脸对死党们说:“我又发现她的一个优点,居然比我们更会冤枉人!”

        韩耿两人恍然大悟,也哈哈大笑。

        花蕊立即垂下头查看自己,下一刻竟羞红了脸。

        自己根本没有绑住手脚,被子的外面露出的,还是那件保守幼稚的睡衣。

        原来是一场梦?太丢人了!

        黄莺不知端倪,还说:“花花你睡迷了吧?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是胡娇娇和迪吧经理想要害你,还贿赂我给你下药,我急中生智假装答应,然后求人通知杜总他们,设下一场局,你这才平安无事。”

        花蕊的确有模糊的印象,因此不再怀疑,感激黄莺的同时也羞臊极了,白皙的手指不断向上拉被子,可惜碍于黄莺压着被角,只能挡住半张脸。

        “白痴!”杜展飞骂道,先行离去,眼睛却一直在笑,出门前又回头看了花蕊一次。

        这回,韩耿二人立即收起笑容,离开时彼此对视一眼,神情阴郁。

        “恭喜青青姐!”

        “青青姐真是走运了,竟然这么快升职?”

        “是啊,如今姐姐顶替了候庭的位置,真可谓步步高升,千万别忘了我们!”

        娟子、小陆还有黄莺的道喜让柳青青一头雾水,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心跳加剧,却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你们这话是听谁说的?”

        黄莺指了指正向这边走来的杨过:“经理说的话能有假么?”

        杨过一改平时的高傲,对青青友好地握手,加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重语气:“恭喜你,终于和我平起平坐了,希望我们日后在工作上互相照应,全力以赴效忠俱乐部的老总!”

        “杨经理客气了,什么平起平坐,我能有今天,除了自己的能力还应感谢经理一直以来对我的栽培,我一定全力以赴为俱乐部老总尽忠!”青青一脸严肃,还郑重地用拳捶了一下自己不太突出的胸部上方,宣誓般。

        一旁的花蕊差点笑出声,硬是憋住了。因为他们的谈话让她联想起电影中汉奸的对白。

        然而就在她发愣之际,青青已经扑了过来,手臂缠住她的长颈,尖锐的声音差点让她耳膜刺穿。

        “花花,你没事吧?我昨晚为你担心了一夜,你看,我的黑眼圈都出来了耶,来,让我看看你,嗯,还不错,只是有些憔悴,还有哦,我去迪吧任职就不能时时刻刻照顾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才是。”

        之后好像被烫到般:“哦,哎呀,差点忘了,为了庆祝你逃过一场大难,我特意准备了一件礼物,就是这个。”

        她从皮包里拿出一瓶香水塞进花蕊手中,加重语气:“这可是香奈儿!”

        几位女孩立刻围了上来,都想亲眼目睹一下世界名牌香水是什么样子?

        黄莺好奇道:“花花,先给我喷点好么,据说香奈儿香水仅一滴就香极了。”

        青青立刻打掉黄莺的手,道:“那怎么行,这么贵的香水只配高档人用,你想要就找个富有的老公吧。”

        花蕊见黄莺的脸色越加难看,就将香水还给青青:“谢谢你,只是我一身廉价怎么配用这么高级的香水,还是自己留着罢。”

        岂料黄莺抢过香水放进花蕊手中。

        “花花,这可是青青姐的一番心意,你若不要她会很没面子的。而且昨晚你能脱险多亏有青青姐,若不是她听了我的汇报通知你的钻石王子,就算打死我也想不出救你的妙计,所以说青青姐可是你的第一恩人。

        花蕊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谢谢青青姐救我,可是,送礼物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呀。”

        青青开心极了,于是对黄莺感激一笑,告之花蕊:“都是自家姐妹,别分那么清好么?哦!不耽误你们的工作,我也该去迪吧那边了,有事或是去那边找我或是打我的手机,记得哦!”

        而后对众人笑着挥手,潇洒离去,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流露出兴奋。

        心说:我柳青青终于转运了。突然之间,幸运之神和爱神同时降临,太开心了!

        午夜的停车场里,耿绍杰果然打电话给她:“柳青青是吧,我是绍杰,刚下班?限你十分钟赶到大世界会员区游戏厅,过时不候。”

        柳青青莞尔一笑,将手机放回包中。

        迅速钻进爱车,从后面座位一堆衣物中挑选出一身时尚女孩的服饰,自言自语:“幸好我早有准备,不但事先化好妆还将所有类型的衣服挪到车中,耿大帅哥,你是斗不过我的!”

        且说柳青青刚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入大世界游戏厅的门,就看见被几位漂亮女孩纠缠的耿绍杰。她立刻面带笑容,大大方方地走过去。耿绍杰冲她一笑,竟然对那些女孩介绍说:“我的女朋友来了,请你们让一让,来,青青,坐我身边。”

        那些女孩行动上服从命令,但气愤的表情鄙夷的目光轻易就泄露了内心。一位穿绿色时装的女孩还说:“绍杰哥哥,居然找这么老的女人当女朋友,缺少母爱吗?”

        耿绍杰听闻立刻怒了:“找死,限你两秒钟滚开我的视线,否则你会很惨。”女孩的脸色顿时煞白,泪水立刻涌出,果真拿起包包跑了出去。

        耿绍杰慢悠悠起身,从一位服务生手中接过皮风衣,潇洒地穿好,而后拉起柳青青的手,帅气地甩甩头。

        他说:“走,我们去过二人世界。对了,我先带你去看影视中最经典道具。”

        柳青青受宠若惊,见室内所有的目光随着自己的小跑而移动,竟然飘飘然起来。

        这一切是真的吗?

        在大世界的楼顶看月亮,对青青来说真是糟透了。她连大衣也没穿,此时没有毛性的时装早就被冷风灌进,让她不停地发抖,就连嘴唇也微微发颤。然而耿绍杰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还靠栏杆而立,对她说:“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因为我孤单的时候习惯在顶楼吹吹风!”

        柳青青一怔:“这么说你很孤单?”耿绍杰的脸浮现一缕忧伤:“是,我表面很风光,衣食无忧,可是父亲爱事业胜过一切,母亲爱麻将胜过一切,我,不过是一件附属品。”

        青青瞪大眼睛:“附属品?”

        耿绍杰点头:“没错,你呢,是不是和我一样?”

        青青脸红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可听不懂。”

        话音刚落耿绍杰就来到她面前,脸向她靠近,好闻的气息随之而来,两人的唇只差一点点就碰到一起了。

        就在柳青青的心小兔般乱蹦的时候,他又离开。

        “我从小就得不到母爱,所以想找个成熟的女人疼爱我。显然你不是成熟的类型,衣服这么幼稚没有安全感,就连成人通俗的话也听不懂,就连我送你的定情腰带也不肯系着,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做朋友好了,走,我送你回去。”

        说罢转身欲走。

        青青惊愕,立刻扑过去抱住心仪的帅哥,将脸颊紧贴他的背,语气焦急:“不要走,绍杰,是我错了。”

        耿绍杰道:“那我们从现在开始不再欺骗对方,你做得到吗?”

        青青更用力地拥抱他,声音激动:“能,我能。”

        耿绍杰的声音磁性动听:“那好,我们就试着相处三天,如果适合彼此就正式交往,如何?”

        青青点头:“好,一切都听你的。反正我是扑火的飞蛾,明明知道爱上你的结局会很悲惨,我也认了。”

        耿绍杰闻言,表情突然僵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