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祈愿灯下的爱恋 > 第五十三章 除夕夜(1)
祈愿灯下的爱恋
第五十三章 除夕夜(1)
        花母得知女儿汇钱的事还埋怨不休:“你这孩子也真是的,那么多钱都送你了还在乎这点小钱么,反正你和小容都不回家,我和你爸还过什么年?只有团圆才是年呐!”

        花蕊一阵心酸,沉默。

        花母好像猜出女儿的心事,又说:“别难受啊小蕊,妈妈是说笑的,只要你和小容得到幸福比什么都好。”

        花蕊一惊,声音开始发抖:“姐姐,姐姐和您联系了吗?”

        花母道:“当然喽,她现在挺好,不过换住处了,哦,手机号码也换了,怎么,她没和你联系吗?”

        花蕊眼睛立刻明亮,音量也大大提高:“太好了!妈,赶紧告诉我姐姐的手机号码,联系地址也行。”

        花母笑道:“这孩子,大惊小怪的吓了我一跳,耳朵都被你喊聋了,是这样,小容是告诉我地址来着,还有手机号,可是我刚写在纸上就被你爸抢走撕掉了,那老东西还挂了小容的电话。”

        花蕊急切地说:“妈,那您现在查查电话的来电显示,然后告诉我。”

        花母笑声无奈:“小蕊,你傻了,我们家的电话哪有来电显示?”

        “哦!”花蕊一阵失望,不过牵肠挂肚的感觉倒是没有了。

        姐姐平安就好!

        花蕊又给小娜家里拨电话,想告知已经汇钱的事。

        可是无人接,于是作罢。

        顺便查询一下自己的话费余额,惊讶极了:“我还有九十多元的话费?怎么可能!前一阵我查询不是说只有三十块钱了吗?”

        她又查询一次,数据还是相同。

        眼神突然落在祈愿灯上,恍悟般自言自语。

        “难道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好事都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我的头上?长期饭票、那么多奖金,莫名其妙多出的话费。还有哦,青青姐竟然派人给我的房间安空调。祈愿灯,其实我最想求一件事,就是,”

        “就是赐给你一个英俊的富豪老公,最好是钻石王子。”

        花蕊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长出口气,给来者大大的白眼,笑道:“人吓人吓死人,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进来了?”

        黄莺笑着关门,优雅地坐在她对面,扬起春光明媚的脸:“胆小鬼,有什么可怕的,难道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又指了指祈愿灯。

        “冬天的橙子很贵的,你不是一向节俭吗?想不到你在这方面还挺奢侈。”

        花蕊笑道:“大小姐,你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这盏祈愿灯是我前一阵做的,你没看见它的表皮枯干早就出现裂痕了吗?对了,你去医院检查身体没有,到底患了什么病?”

        黄莺从肩上拉下包包,放在桌上,眼睛盯着祈愿灯,答非所问:“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典故吗?”

        花蕊耸耸肩:“我也不太清楚,那年我大概五岁吧,和姐姐在街边玩,因为看见邻居家小孩拿着生日礼物炫耀羡慕极了,姐姐还哭闹起来,我妈妈就为我们做了这个,还说有什么愿望可以对它求。”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和姐姐立刻照做,可惜不灵,妈妈又说,必须等我们成年之后找到最爱我们的人为我们点亮祈求才灵验,我姐姐起初还信,后来干脆当成笑话。”

        黄莺哈哈大笑,说:“原来如此,你妈妈分明是骗你们,我就说嘛,一盏破灯能有多大本事。看来你姐姐比你聪明多了,难怪她小小年纪就那么有钱!”

        花蕊脸上的笑容开始僵硬,语气也变严肃。

        “我妈妈不会骗我的,她还说:只要相信世上有好人存在将来就会遇到很多好人,如果相信世上有真情就会得到真正的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情,只要善良没有贪心就一定会拥有幸福。”

        黄莺笑得枝花乱颤,而后摇头。

        “你真是无可救药,算了,还是别提这个了,我找你有要紧事,明天可是除夕夜,青青姐邀请我们去她家过年,吃团圆饭、看烟火、然后玩通宵,浪漫吧?我可替你答应人家了,不过给青青姐买礼品的钱必须大家平摊,我可不能替你出。”

        花蕊很是惊讶:“青青姐不和家人一起过年吗?”

        黄莺面露忧伤:“有所不知,青青姐是个孤儿,哪有什么亲人。”

        花蕊又问:“很多人去吗?”

        黄莺点头:“当然,据我所知小陆和娟子也去。”

        花蕊这才答应:“反正我们明天不用上班又无处可去,陪陪青青姐也好,只是礼品钱大概摊多少呢?太多我怕拿不出来。”

        黄莺立刻送她一个白眼,骂:“真是个吝啬鬼,刚刚得了红包还想哭穷,才五十块而已。”

        花蕊笑了:“别挖苦我了,我掏就是。”

        黄莺美眸含笑:“这还差不多,哦!我来电话了,等等。”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惊喜全部写上脸上,还掺杂几分慌张。

        “不和你聊了,我去接电话。”她火速冲出门外,一口气跑到通往天台的楼梯拐角处,见左右无人,这才接通:“不、不好、意思,累死我了。”

        她大口喘气,尽力平静,而后又说:“别生气嘛,她在场我不方便接电话,放心好了,一切都很顺利,嗯,我会安排的,不过,你说话可要算数哦,我只能做一次,记得将钱打入我的账户!”

        她根本没留意自己被人跟踪,那是一个相貌普通甚至有点难看的男人,不但听到她和花蕊的交谈,此时还偷听到她对着手机所说的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