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一章 养伤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一章 养伤
        空王其实很早就醒了,只是剜腐肉伤元气,此后几日都下不了床,直到今日才能到床下走走。

        允也嫆被原内官领着到空王跟前时,他正半靠在踏上看书。

        原内官似是有意给这两人相处空间,临走时还带走屋内侍候的人。

        允也嫆宛如被强灌了好几碗姜汤,心下一片苦涩,只她一个人,是要她立在一旁侍候空王起居汤药么?

        可是……空王要是不喜罚她怎么办!?

        “坐下吧。”

        在允也嫆的胡思乱想中,空王懒懒开口。

        屋子里有绣凳和官帽椅。

        绣凳就在空王躺着的床榻旁边,离火炉近,官帽椅则在屋子的中庭线上,离火炉远。

        “殿下可要侍候?”允也嫆屈膝行礼,谦卑问。

        空王摇头。

        允也嫆心下一喜,不犹豫的坐到官帽椅上。

        床榻上有深色帷幔,允也嫆坐在官帽椅上,便看不见空王,同理空王也看不见她,此情况下,虽然冷了点,但允也嫆心头一松。

        她默默转着在伽摩寺时,法师给她的佛珠,祈求空王别离她。

        法师曾说,此佛珠受过院内德高望重的住持开光,很灵验,允也嫆此刻觉得这佛珠是个好东西,一向厌恶她的空王,始终没有喊她,落她面子的举动。

        允也嫆不觉放松,寒意就更加明显。

        “阿秋……”允也嫆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为何不坐火炉边?今日不是才失足落水,当自己的身子是铁打的?”空王一连两问,将允也嫆问愣了。

        空王今天的语气似乎不像之前,是病体未愈,中气不足的原因?

        允也嫆两步走到榻边,冲空王行礼,“殿下如今要养身体,妾身体又有恙,该离殿下远些,以防将病气过给殿下。”

        “允氏,我从前见过你。那时你在和母后身边的人呛嘴,四五个女官都说不过你一个人。”

        允也嫆先是一愣,然后想起自己被留在椒房宫时候的事,那段时日,她老被关禁闭,大有要鱼死网破的意思,所以皇后宫里的人只要说她,她就摔筷子砸碗,然后跑到椒房宫外边哭。

        皇后宫里的人要是拦她,她就抵抗,谁都不放在眼里。

        直到皇后将玉儿瓷儿带走,还扬言要把允府的珍珠玛瑙我带进宫来,她才恢复理智,渐成今日模样。

        “妾从前很是无状,求殿下赎罪。”

        空王嗤笑出声,“宫里的教仪女官给人带面具的本领,素来高强。本来,你若是真诚些,我们也不是不能好好相处。”

        空王讽刺的很直白,允也嫆只将头垂着,面上看似一片平静,心底却快速翻飞。

        空王自从被贬后,就爱上了佛经。

        佛经能干什么,允也嫆说不上深层意思来,但小时候她和母亲一起去上香,听着禅师讲法时,除会昏昏欲睡外还会心绪宁静。

        空王大抵也是求一个宁静罢了。

        而他为何会如此?

        空王这一辈只两个皇子,空王的弟弟还是在他已经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六时,由一个低位嫔妃生的,远比不上他由先皇后生现皇后养的尊贵。

        所以就是他多了一个弟弟,他的太子之位也不会有动摇。

        他从小当太子,遇到的人自然无不有尊敬他的,所以他自小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此便是他在聪慧,身边人在教导他,这世间不光有光明还有黑暗,他少年时也不很得其中深意。

        然,在他突逢变故,身边他原先信任的臣下,好友,或是……亲长中若有翻脸不认人的,他必然受不了。

        自然他便很厌恶曲意逢迎。

        可,允也嫆并不是曲意逢迎,而是无可奈何。

        她从不想曲意逢迎这皇室的任何人得好处,她只想谨慎又谨慎的活着,只想不害身边亲近给她送命。

        “殿下教导,妾毕铭记于心。”允也嫆又行一礼。

        给空王展示真实的自己,别开玩笑了,她和空王又不熟,也不欲在他手里讨好处,为何要做真实的自己。她只想好好活着,空王要是看多了她真实的样子,不是想和她好好相处,而是想直接杀了她呢?

        “你额上的伤……”

        “母后给妾送了很好的药……”

        “待明日梁义入宫时送药来再涂。”

        空王话说到一半就仔细打量允也嫆,允也嫆叫空王不说话,就提了皇后送她药膏的事,然后不等她说完,空王就冷下脸来不准允也嫆用皇后给的药。

        “是,妾今日仍用往日用的药。”允也嫆老实听话。

        “你叫什么?”

        “妾唤也嫆。”

        “你家里人叫你什么?也嫆?阿嫆?还是嫆嫆?或是你有别的小字。”

        允也嫆更显木讷,她差点脱口而出嫆嫆二字,“妾没有小字,父亲,母亲唤我也嫆。”

        女子小字可以及笄后由父母赠予,或是幼时手帕交之间浑叫着玩。

        允也嫆小时候性子野,身边朋友多,手帕交却没有,后来和甘棠交好,甘棠是个很守规矩的大家闺秀,自然不会随意给允也嫆起小字,所以十多年来,她叫叫着玩的小字都没有。而及笄父母取小字这事,允也嫆及笄礼是在闫隆办的,那事整个允府都忙着筹备婚礼,她的父亲母亲并无人想起这事。

        “那今后我便也叫你也嫆,我字温恕,往后别叫我苻郴。”

        允也嫆愣住,不由将目光落到床榻上。

        那晚的话,他听到了?!

        等等,她那晚说了什么?有没有说什么不敬的话,或是大逆不道的话?

        苻郴?

        空王的名字!

        如今空王提起,是因为不满她这么叫他么?

        可是,她是有原因的。

        问名时,她的名字递到内宫,空王的名字也会递到允府。

        她只知他叫苻郴。

        那时候她又真怕他就那么死了,她连点转圜余地都没有,情急之下,才会叫他的名字,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此时,她自己都想不起来那日说了什么。

        允也嫆慌乱跪下,“妾没有对殿下不敬的意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空王叹气,“你一个刚及笄的小姑娘就遇到这些事,也是不容易。往后慢慢改吧。”

        空王伸出手递到允也嫆面前,“也嫆,那日你忤逆父皇救我之事,我很承你的情,今后我会护着你,但你别让我失望,别骗我。”

        允也嫆摇头,把手搭到空王手上,“妾不会。”

        骗?

        她现在就正藏着一个弥天秘密,无法无人言说。

        空王殿下因她豁命救他之事而想对她好一些之情,她注定承不起!

        ……

        空王又在皇宫修养一个月余几天,到二月中旬,空王就与自己的王妃离宫回府。

        这段时日,两人虽没居一处,但白日里的所有时间都是在一块儿的,空王如他所言,对允也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身边的梁义,如今更是已然将允也嫆当成自己的另一个主子看待。

        背地里,梁义还与空王说过,待空王伤好了,就早日与允也嫆圆房,生一箩筐孩子的话。

        空王听了之后,没有训斥的意思,嘴角笑意也不减。

        除夕日入宫,二月中旬出宫,历经了堪比翻天之事,如今皇帝陛下有意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便无人再敢议论什么。

        于是,皇帝陛下究竟为什么生气,就成了一个秘密,一如做太子时的空王突然被废,然后一群大臣或贬谪或抄家或流放一般。

        允也嫆倒是挺好奇的,皇帝陛下平日里看着挺和善的,有时候牵着比空王这个正经学了几年佛法的人看着还无欲无求。为何空王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触逆鳞,要是她知道,就能多一个准备,但她不敢问。

        回王府后,她发现虽然空王没把她扔到庄子上,但她要管理的庶务更多了。

        以往府上几个要紧的地方,诸如门房管理,厨房采买,内院女眷管理,外出做客准备礼信,她都接触不到,只会看到一片宁静的账目,现今,管这些事的大管事,没两日一禀,若是她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大管事们也会仔细讲解从前为何会如此安排,让她了解详情,再听她安排。

        来闫隆一年多,允也嫆第一次觉得舒爽。

        三月初,空王伤又更好了些,此时天气也越发明艳,大家氏族间都出来社交活动,一时间各种游园诗会都多起来。

        空王府也收到几份来自别家王府或是郡王府公府侯府的帖子。

        空王府从前再不爱待客,帖子也是不少的,毕竟空王是当今皇帝的儿子,还当了那么多年的太子,以后并非没有再起势的机会,只那几年,空王都会一一拒绝。

        如今王府有一正妃两侧妃,送来的帖子比往年多了几番。

        允也嫆看着案几上的帖子,脑袋疼,现在还不如从前她被隔离在空王府之外的时候呢!

        空王府的人际关系,她要是搞不好,也会惹麻烦的!要是什么时候惹得皇帝陛下不快,再来个五十军棍,大家一起玩玩儿!

        比如,王妃侧妃不似平常人家的妾,是有品阶的,她们只要告知王妃去向,便可出门赴宴。

        入三月以来,两位侧妃都各自赴过两次宴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