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二章 惩戒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二章 惩戒
        其实她们赴宴会无所谓,但出去一次,就带回来一堆东西,要是没人来禀允也嫆,允也嫆就半分都不知道,她去问,汤侧妃还好,会说她已命人登记造册,只待造完册子,就全送给她处置,全了脸面。

        毛侧妃就会顶嘴,说那是她娘家给她的体己,理因属于她的私物,不该归共中,全然不管她就算是商户出身,如今已是空王侧妃,她家中送她的礼物并不只是一份礼物这么简单。

        允也嫆在三月下旬的某日,两位侧妃来请安时,说如今府中事情繁多,需两位侧妃协助,让她们拒了府外邀请。汤侧妃听进话去不在赴约,毛侧妃则在某天允也嫆没安排她做事,刚好又有邀约时,带着侍女去赴约了。

        允也嫆知道时,面色不虞。

        毛侧妃赴宴回来,允也嫆立刻去到毛侧妃处,抄了她从外边带回来的东西,并罚她抄需要抄一个月才能抄完的书。

        毛侧妃只比允也嫆大几个月,又是家中宠大的孩子,虽出身不高,但委屈是从没受过的,是以她身上一直有一种允也嫆从前也有的不逊劲儿。

        她觉得允也嫆惩罚太过,哭着说,“娘娘,你虽为正妃,可我也不差你多少,那些不过是我手帕交给我的小礼物,你四品官宦家出身的姑娘,见过的好东西还少么?怎的见识还比不上汤姐姐,果然还是清贵人家规矩得体!真是不知道,当初宫内怎么会点你为正妃,汤姐姐为侧妃!”

        毛侧妃话越说约浑,后面几乎是口不择言,允也嫆怒极反笑,“毛侧妃,抄书内容再加一卷《严楞经》百遍!”

        “你凭什么自持身份,肆意处罚我。我品阶可只比你低一阶!你不就是在宫中救了殿下性命,在宫里殿下多瞧你两眼,你就以为殿下待你不同了?你看回府后殿下正眼看你了么?殿下每回召你去己思园用饭,就会给汤姐姐送礼物。可见汤姐姐知书达理,他最爱的还是汤姐姐!只是你运气好占了王妃之位罢了!得意什么!”

        允也嫆觉得毛侧妃如此有些可笑。

        若是单论身份,她连毛侧妃的身份都比不上,与正二品士官家出身的汤侧妃更是云泥之别。

        可是命运弄人,她嫁给了空王,成了正妃,如今有责罚后院所有女子之权!

        “绛珠,把毛侧妃身边的两个一等侍女和管事嬷嬷撤了。发回毛侧妃母家,二等以下侍女不许进侧妃屋子,在命四人来寸步不离的伺候毛侧妃。今后毛侧妃去哪里,穿的什么衣裳戴的什么头花都要如实报上来。”

        绛珠行礼称是,退出毛侧妃的正屋。

        “你,你是在看犯人!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毛侧妃被吓到了,哭的越来越凶,“你……你个丑八怪!蛊惑殿下,仗着如今得了些势,就肆意欺压我等!”

        允也嫆额上的伤在三月中旬时就好全了,空王给她的药膏很好,很符合她的肤质,中间并没有再生别的岔子。

        但因为回府后,她有很多事要处理,每日仍要见许多人,即使隔了屏风,也被旁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知道她额头受伤之事,毛侧妃又是个嘴不严的,出去赴宴肆意说府中事,外面对她的传闻已经是,允氏女在宫中时脸上留下伤,成了丑八怪,今后都见不得人了。

        “那你也去寻些得势之法吧,绛珠,把毛侧妃的院子锁住!毛侧妃何日抄完书,何日放她出来。”

        四月初,空王还继续养伤中,不多出他的己思园,只每隔几日,让允也嫆入己思园用饭。

        府中之事,空王不过问,允也嫆也只除了每日提那些人送了帖子来,其它的半点不提。

        四月中旬。

        允也嫆如以往的每一天一样管理庶务,寻些小玩意消遣,直到晌午时,她被梁义喊去王府正厅,一如平常的今日才有点不同。

        空王自回府后,几个月没出己思园。

        梁义亲自来请,必然是空王出己思园了。

        允也嫆不敢耽搁,立刻去正厅。

        允也嫆到正厅时,空王喝了半盏茶,汤侧妃坐在他下手,汤侧妃对面有一妇人正哭哭啼啼的,几个打扮也挺富庶的年轻女子安慰着她,而堂中跪着几人。

        允也嫆一看堂中跪着的几个人就大概猜出那哭哭啼啼的妇人和安慰她的人是谁。

        应该是毛侧妃母家的人。

        毛侧妃被关十多日,递不出一点消息去,外面传来的消息,也会第一时间被允也嫆知道,允也嫆每次就回毛侧妃母家,毛侧妃很好。

        毛侧妃母家一开始以为那是毛侧妃本人传出来的消息,后来越瞧越不对劲,就求到汤侧妃母家,汤侧妃便越过允也嫆把毛侧妃母家人带来。

        自从允也嫆救了空王,她成了能进己思园的唯一人,而汤侧妃……她虽没进过己思园,却是能把空王殿下请出己思园的人。

        近三个月的修养,苻郴外伤已经好了九分,只要在好好补几个月内气,就能和从前一样。

        如今他坐在上首,不发一言,瞧着也唬人的紧。

        允也嫆给苻郴行了礼,就坐在苻郴身侧的椅子上,她还没坐稳准备受礼,坐在汤侧妃对面的中年女人和几个年轻女子就跪在她面前,求她放过自家姑娘。

        毛氏以皇商身份出了一个王爷侧妃,其实是很了不得的,不管毛侧妃受不受宠,也有一堆人想拉拢她母家。

        要是毛侧妃收敛些,别人讨好她的礼物她收了就收了,允也嫆不会管,偏她今朝得些礼物,明日出门就要戴在身上显摆,惹来一堆闲言碎语,令宫中都晓得此时。

        要是中宫召进宫训诫的是毛侧妃,允也嫆也能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日,但中宫召的是她,她在宫内皇后骂的狗血喷头,回王府又知道毛侧妃趁她不在出去赴宴,能不气么,能不罚毛侧妃么?

        她进宫都是领了罚则回来的,毛侧妃为何不能罚!

        后来越罚越重,也是毛侧妃说话越发没谱,且被罚的这几日她也并没有反思之心。

        要是她遇着的是皇后,皇后早动手打她,罚她了。

        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嫆被吵的头疼,她看向苻郴,苻郴没有说话的意思,她便开口,“毛侧妃受罚是因为犯了错,她如今还没有反思之意,若轻飘飘揭过去,下次要罚她的就不是我,而是皇后娘娘了。”

        “王妃娘娘,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侧妃娘娘这次吧,她年纪小不懂事……”

        “再年纪小不懂事如今也是王府侧妃了。毛家夫人在家时舍不得女儿受苦,不肯教她,现在她来了王府,犯下错,让别人如何饶恕。中宫……”

        “娘娘,毛妹妹年纪确实小,不懂事,惹下祸事,您为了树立威仪,惩戒她是应该的,但毛妹妹母家人都来了,不妨让毛家夫人见见毛妹妹。”

        允也嫆本想搬皇后的话压毛家人,但没来的及开口,就被汤侧妃打断。

        汤侧妃瞧着也很为难的样。

        毛家人听允也嫆的话,一副不肯容情的样子,就求到汤侧妃面前,汤侧妃便硬着头皮求情。

        汤侧妃话音刚落,苻郴便开口,“汤氏说的有理,王妃,让毛家女眷见见毛氏。”

        允也嫆诧异的看了苻郴一眼,她还以为苻郴就是来当木头人的,原来关键时候还有帮腔的作用。

        允也嫆起身行礼,让汤侧妃并身边侍女带毛家人去看毛侧妃。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允也嫆看向苻郴,“殿下,此时您要亲自裁决么?”

        “这属于内务,内务归你管,我不会多话。”

        “那无论毛家女眷如何哭求,我都不会撤销对毛侧妃的处罚。”允也嫆想了想,还是告知苻郴她的打算。

        苻郴点点头。

        允也嫆抿唇继续说,“我不是想立威,而是毛侧妃赴宴那日,我被召进宫,母后提了这事,我不能不管。”

        “威是该立的,也嫆,母后那日训斥你了?”

        允也嫆过了会才摇头,“不算训斥,就是平日里会说的话。”

        ……

        约半个时辰,汤侧妃和毛氏女眷回到正厅。

        毛氏女眷哭的更凶,毛夫人离晕过去也不远,求情的话,允也嫆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汤侧妃似乎又被麻烦怕了,艰难对苻郴行礼,“殿下,毛妹妹镇日关在院子里,人都瘦了一大圈,抄书在哪里都是抄,不若解了她的禁足。”

        “那便解了毛氏的禁足吧。”

        允也嫆内心一堆草泥马呼啸而过。

        原来空王殿下还能这么好说话呢!

        “殿下,要不书也慢慢抄吧,毛夫人不是说毛侧妃精神不济么?不若让毛家人再寻个大夫给毛侧妃看病吧。”允也嫆语气和善极了,不给苻郴说话机会,允也嫆继续说。

        “殿下,妾还有事,先行告退。”允也嫆话音未落,人已经起身,恭敬行礼后,离开正厅。

        毛家人跟没听懂允也嫆画外音似的,立刻磕头谢允也嫆。

        苻郴在磕头声中,挑眉,留下一句,汤氏,这里交由你处理,也离开正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