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四章 同寝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四章 同寝
        “殿下问的可是妾与世子夫人一同更衣的事,那是因着水渍溅湿了妾与世子夫人的衣裙,有失礼仪,宫中给女眷安排的休憩之地又都在一处,宫女便将妾与世子夫人安排在一处,中间并未说过很多话。”

        苻郴随手拿起一把折扇,时而开时而合的把玩半天。

        “也嫆,你若与究易的夫人合得来,尽可下帖子邀她来王府玩。”

        允也嫆攥着手帕的手一紧,“殿下,妾与世子夫人并不熟!”

        ……

        一整个白日都在宫里与各色人打交道,中间还喝了不少酒,允也嫆一进苍明厅,就让人准备热水。

        她身边十几人,分工明晰,不一会儿就给允也嫆弄了一桶撒了花瓣的热汤。

        允也嫆坐在桶里,能进屋服侍的四个贴身侍女有守着小火炉烧水的,有往大木桶里放花瓣的。

        “你们都出去吧。”已经洗了一会儿,允也嫆命四个人退下。

        绛珠和绿珠相视一眼,同另外两个侍女屈膝行礼退出房间。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允也嫆捏住鼻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水里。

        皇室中人,就不能有个笨蛋么!

        允也嫆啊!允也嫆!你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要遇到这样一群人!

        幸好你没拿那几个侍女当心腹,不然你早死了!

        允也嫆闷在水里到身体受不住才浮出水面,正想大口呼吸水面上的空气,她就看到一灰色身影要越过屏风。

        本能的,允也嫆抄起搭在浴桶上的浴巾沾湿水,往灰色身影那边摔。

        允也嫆用了很大的力气,那边脚步被迫停下,这个瞬间允也嫆又倾身去拿挂在衣架上的衣物,来不及出浴桶,她就只将衣服裹在身上,然后叫人。

        耳房的侍女听到允也嫆带着慌张的语气,提起裙角往正屋跑。

        一进屋,侍女便犹豫不决自己是该先跪下行礼,还是跑到自己主子面前替主子穿衣。

        空王殿下怎么会来苍明厅?

        明明她们四个侍女都留了她来看顾正屋里的主子,她怎么就没看到空王殿下进屋?!

        “绛珠,还不快来替殿下换衣。”

        绛珠站在门口一脸茫然,允也嫆看清来人是她礼法上的丈夫,而不是想坏她名声的歹人,冷静下来,忙让绛珠带他出去。

        “先替王妃更衣。”苻郴不喜人碰自己,绛珠刚要迈步,他就挥退她,自己也退到屏风外。

        今日来寻允也嫆,本是苻郴觉出允也嫆不对劲,特来寻她,不想他进到房中,屋内悄然无声,他更加存疑,才贸然越过屏风。

        不,他人还没越过屏风呢,就被允也嫆泼一身水。

        这小妮子劲儿还挺大,瞧着身上是有功夫的。

        ……

        允也嫆换好衣服出来时,苻郴还是那身被她泼了水的衣服。

        允也嫆屈膝行礼,“殿下过来,可是有事吩咐?”

        苻郴未答,反问,“适才可吓着你了?”

        苻郴和允也嫆虽是夫妻,但初时他对她意见极大,便没与她行全新婚之礼,后来允也嫆舍命救他,他决定对她好些,身边人也提醒他,让允也嫆早日诞下嫡子,但他身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伤,行事不便,这事便一直搁置着,是以他从未见过允也嫆如此模样。

        苻郴不管性格怎么样,待人接物上也是个礼仪万千的金贵人,唐突了自己的妻子,他心里并不如面上一般云淡风轻。

        允也嫆摇头,正要说话,梁义从己思园带来苻郴的衣服,在门口告礼。

        苻郴去换衣,允也嫆便边看书边等他,刚看了五六行字,又有几人抬着一个箱笼在门口告礼拜她。

        初夏的穿堂风将允也嫆的发间的簪子掀起一丝晃动。

        那几个人还跪着,因为允也嫆被那句,“娘娘,这是殿下的箱笼。”惊着了。

        箱子已经被打开,一大个箱子里,摆放了苻郴束发用的簪、冠、冕、弁,帻,身上的里衣外服,玉佩香囊,和脚上的靴子棉袜。

        这是……这是要住在苍明厅的意思!

        是要盯着她?

        还是要琢磨法子把她撵出去了?

        “娘娘……”允也嫆脚下一软,差点踉跄,绛珠忙扶住她。

        允也嫆让几个人起身,把箱笼抬到屋子里,正想让绛珠把另外三个侍女找来,归拢这些物品,抬头就看到苻郴站在屏风边上打量她。

        允也嫆快速收拾面部表情,给苻郴行礼,“殿下以后要住正屋么?”

        己思园一直都不是空王府地段最好的的房子,苻郴以前住那里,很大程度是他还困惑于一些事,二十军棍落到身上,他被打醒了。

        如今,他也接受了自己的妻子,与妻子同住一处,是他觉得很顺其自然的事。

        只是,他的妻子似乎不这么想。

        苻郴点头,“这些东西由你归拢,我有事出门,晚些时候一道用饭。”

        允也嫆福身,送苻郴离开苍明厅。

        归置东西很容易,苍明厅正屋本来就大,苻郴又只带了些东西来,允也嫆不一会儿就归置好苻郴的所有东西。

        只是看着箱笼里,她衣物旁边新多出来的苻郴的衣物,她不由陷入深思。

        黄昏时,空王回来了。

        他像是掐着饭点回来的。

        因为厨房刚来禀允也嫆晚膳做好了。想着苻郴出门时说了句,晚些时候一起用饭,允也嫆就命厨房来回话的人将饭菜放在炉子上温着。

        那人才出苍明厅不久,允也嫆又命人追上她,立刻上饭菜。

        允也嫆和苻郴不是第一次一道用饭,此前她已经去过无数次己思园,经历过除夕之事,苻郴不再为难允也嫆,用饭的时候,还会给她捻菜盛汤,允也嫆老实受着,没一顿饭都吃的饱饱的香香的。

        一餐饭用过,天还未黑尽,按照允也嫆的习惯,她都是要在院子里走一走的,往常在己思园用饭,从己思园回苍明厅她便会选择走路,正好散步消食。

        今日,绛珠几人收拾好餐桌,允也嫆整理好仪容,询问,“殿下,可还有吩咐?”

        苻郴摇头。

        允也嫆起身,冲苻郴行礼,“妾告退。”

        “去哪儿?”

        “妾去院子里走走。”

        “一道。”

        啊?

        允也嫆抬头看向苻郴。

        往日都是吃了饭就各走一边,怎么今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殿下是有事么?”

        她比较想一个人。

        “无事。”

        允也嫆垂下头,乖顺的跟在苻郴身后。

        “你往日都去何地?”

        允也嫆本是想苻郴去哪儿她去哪儿,但苻郴一直没有动脚,她又不敢问,就一直等在他身后。

        那知,苻郴也没有目的地。

        “妾往日都会在花园走走。”

        “那就走吧。”

        平常允也嫆出来,就是为了消食,她和手底下的侍女不熟,话向来很少,今日身旁有一个令她不敢肆意放松的人,她更是一个字都不吐了。

        “你往日散步,都不说话?”瞧瞧,允也嫆的沉默都引起苻郴注意。

        “殿下可是有吩咐?”允也嫆不答反问。

        “没有。”苻郴摇头。

        见苻郴摇头,允也嫆就继续默默走,等她绕一圈重新立与苍明厅前,也没发现,虽然她落后与苻郴半步,但苻郴一直在将就她,随着她的行动轨迹而动。

        又过了两个时辰,亥时更鼓敲响,允也嫆大抵明白苻郴今晚要歇在苍明厅。

        洗漱时,将帕子覆在脸上,众人都看不到允也嫆表情,她才敢露出一丝怯懦。

        她不能否认,她怕和苻郴圆房!

        可能有新婚之夜,苻郴不入青庐,令她成为满闫隆笑柄的原因;也可能有新婚第二日苻郴就命人打她手板的原因,还可能有,苻郴曾对她多次轻贱嘲讽的原因。

        苻郴现在对允也嫆是宽容了许多,但允也嫆仍忘不掉那些事。

        ……

        按照礼节,夫妻同床,妻需眠于外侧。

        苻郴还没来,允也嫆就按照礼制坐在绣凳上,等到苻郴也只着寝衣到床榻,她才从床尾上到榻上去。

        “殿下,妾……妾,替你宽衣。”允也嫆还半跪着,雪白雪白的寝衣衬得她脸上的赛雪肌肤更加玫红。

        她嘴上说着要替苻郴宽衣,手却伸不出去,到后来,她手都开始发抖。

        “不必,除夕之夜受的刑法还未好全,睡吧。”

        这句话,宛如允也嫆的救命良药。

        纵然今夜还是要和苻郴同被而眠,她也没那么慌乱。

        允也嫆上夜睡得不怎么踏实,一直在做梦,梦里有只大老虎追她,那只可恶的大老虎就跟玩似的,追着她伸出舌头舔她脖颈一口,就停下看她跑,等距离差不多了,又来追她,追上继续舔她脖颈,令她惶恐不已,最最可怕的是,在梦里,她梦见自己死了,因为跑了太多步,累死的!

        而那只大老虎呢?梦中的她临死前看到的是皇室中人的脸不停变化。

        因为做了这个噩梦,她大半夜惊醒,借着月光,她发现自己在没知觉的情况下,居然滚到苻郴怀里,还揪着他领口的衣服,又受一惊。

        幸而苻郴睡相好,她悄摸往床边挪,迷迷糊糊的过了下半夜。

        公鸡打鸣,五更报晓时,是往日允也嫆起身的时候,可因为昨夜过的太艰难,她很完美的错过起身时间。

        如果是平日,陪房嬷嬷和贴身侍女就进屋喊她了,但因为苻郴在,几个人愣是没人敢进去。

        两刻钟后,苍明厅正屋传来一声惨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