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五章 故事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五章 故事
        绛珠大着胆子进屋,以为会看到什么血腥场面,不想,她越过薄纱看到允也嫆环抱着空王殿下撒娇。

        绛珠她们都还没成亲,本就对夫妻之事了解甚少,昨夜允也嫆从允家带来的陪房嬷嬷吩咐她们让小厨房时刻备着水时,她们还很不解。

        绛珠闹了个大红脸,尴尬的立在门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才好。

        允也嫆不是像苻郴撒娇,她那里敢像苻郴撒娇。

        而是,她昨天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滚到苻郴怀里,就往外移,大早晨还迷糊着,以为自己仍是一个人享用一张大榻,可以随意打滚,就翻了个身。

        然后……然后,她掉到床下。

        并且她的举动还惊醒苻郴,苻郴才半起身,允也嫆就迷迷糊糊的摸回床上,拉起他的手往她额头上去。

        嘴里还咕哝着,“娘亲,嫆嫆又摔着脑袋了!好痛!嫆嫆要变成笨蛋了!怎么办?”

        允也嫆的声音在平日是很清脆的,她性格又温软,几乎没有大声说过话,声线就如淙淙泉水声,令人觉得舒缓。

        不过,即使她看着如何乖巧柔弱,她也没用过这种语气对闫隆的人说话。

        在苻郴看来,允也嫆这语气里,有依赖,娇嗔

        若不是遇着亲近之人,轻易释放不出这种态度和语气来。

        “不会变笨的。”

        “王爷,娘娘,该起身了。娘娘,两位侧妃都到正厅了。”

        陪房嬷嬷隔着薄纱向自己的两位主子行礼,并告知允也嫆此刻情况,苻郴也在陪房嬷嬷说话时,温声安抚允也嫆。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传入允也嫆耳朵,允也嫆蹴然清醒。

        啊!!!!!

        她就说她牵着的手,怎么不似她娘亲的手软和,原来是……原来是……她不在凉兹!

        她身边的人不是她娘亲,而是苻郴,苻朝的空王殿下!

        她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迷糊啊!

        允也嫆捂着还有痛觉的额头,在床上就跪伏身子,赔罪,“妾无状,请殿下勿怪。”

        苻郴嘴角笑意在允也嫆这一跪中渐渐消失,“起来吧。”

        ……

        允也嫆向来知礼数,今日是她头一日起迟了。

        昨夜苻郴宿在苍明厅一事,在苻郴和允也嫆一同在园中散步后,苻郴还没回己思园,就被两位侧妃知道。

        毛侧妃悻悻道,“汤姐姐,你瞧瞧这就是王妃的架子,你往日得殿下宠幸时,何曾起迟过,如今王妃娘娘才得殿下宠幸一夜,就连府中女眷的晨昏定省都不来了!”

        “之前的惩戒忘了?”汤侧妃也只有对着苻郴的时候有个笑模样,对别人都冷冰冰的。

        毛侧妃一噎,想起之前受的苦,立刻蔫了,“自是记得的。”

        两位侧妃在正厅等待了两刻钟功夫,允也嫆才出来。

        晨昏定省完,两位侧妃离去,允也嫆又回到正屋。

        用膳后,苻郴突然开口,“菩河上有接连三日的赛龙舟,一道去看看。”苻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郴迈步过来,坐到椅子上。

        “府中还有要送与顺王府,隋国大公主府,唐国大长公主府,敦王府的鲜饼干果,艾蒿五福香包等事未梳理清,妾恐不得闲。殿下有兴致的话,不若与两位侧妃前去。”

        热闹,允也嫆是爱凑的,空王妃却不行。

        空王府的事务很多,要是她一桩事没做好,受罚怎么办?

        “你现在写个条  子出来,让手下人去办,其余的过了赛龙舟这三日再说。”苻郴一脸不容置喙的神态。

        允也嫆不在推辞,行礼去写条  子。

        虽然允也嫆嘴上说着有一堆事要做,但很多事已然常态化,有了规制,只要派有话语权的人看着,就不会出大乱子。

        允也嫆用两刻钟时间安排好自己从允家带来的陪房嬷嬷和王府配给她的四名贴身侍女中的蓝珠,月珠二人配合着管理府中事物,就回到苻郴身边,等他吩咐。

        苻郴见允也嫆安排好一切,起身并示意她跟着。

        允也嫆默默叹气,然后跟上。

        菩河在城外,因连着闫隆的皇寺伽摩寺,且这里山峰赤壁上有一处石壁形似菩萨,便得此名。

        菩河很宽,是闫隆最大的一条河。

        而赛龙舟,除却苻朝受战火困扰那几年,赛龙舟停办了,在苻家统治苻朝的百年里,赛龙舟都是每年端阳节很盛大的一个节目。

        因为端阳节,官员有三日休沐假,端阳节第一日,叫的上名号的官员要进宫参加宫宴,第二日,第三日便会有不少官员携家眷前来看赛龙舟。

        允也嫆和苻郴来的不算太早但也不晚,包下一间视野好的屋子,便闭门等待龙舟赛开始。

        “也嫆,离龙舟赛开始还有会儿,讲个故事听听。”

        苻郴突然打破一事静谧,允也嫆乍然间还没反应过来苻郴说了啥,等她反应过来苻郴,就瞪着眼睛,诧异的看着苻郴。

        苻郴是在和她说话?

        是让她讲故事?

        “妾不会讲。”允也嫆停下手上点茶的动作,福身告罪。

        苻郴眸色深深的看着允也嫆。

        允也嫆抿唇,给自己加到保险,“殿下,妾听过的故事不多,若您听后不喜,您勿怪罪。”

        “嗯。”苻郴点头。

        允也嫆以前和她三哥鬼混的时候,也会去茶楼听说书人说书,她由爱志怪灵异故事,她三哥那时候怕鬼,可让她嘲笑了一阵。

        “从前有个书生,他去考举人,但没有盘缠,幸而有一户富户人家的姑娘予他盘缠,姑娘本只是好心,并不图回报,但那书生在中了举人后回来娶了这姑娘。一开始两人也是情投意合,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可没过几年,书生从举人成了士官,就开始对这姑娘恶语相向,拳脚相加,姑娘都怀了那书生的孩子,那书生也不好好对待姑娘,使姑娘含恨而死。姑娘死后发现自己还有意识,便想回娘家告状,可她发现自己怎么都走不出她生前所居的屋子,她很奇怪,而且她也惊奇的发现,只要在这一间屋子里她就能知道她薄情寡义的丈夫这些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做的所有事。”

        “姑娘因为这个本领,知道她夫君对她不好的原因,原来是她夫君被他的上司看上,想将女儿嫁给他,于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她夫君就在她的饭菜里下药,对她拳打脚踢,令她暴病而死。如今那负心薄情的男人还想借自己上司的势力,剥夺她家里的财产,她怨恨极了,就化为厉鬼,冲破她夫君怕她死后,不安宁闹家宅而请道士设的符界,吓死了她夫君。”

        “那坏男人死后在地府见到姑娘,原还想在阎王面前诬告姑娘不好好做鬼投胎,姑娘就向阎王陈情,阎王调出生死簿,查出坏男人说谎,就重重的惩罚坏男人,令他每日都需受够十八层地狱的刑法至千年后,才准他入畜生道。”

        允也嫆声音如淙淙泉水,清脆悦耳,她说她不会讲故事,实则她个人情绪很丰富。

        比如她对女孩命运的唏嘘,对男人的赠与,以及对阎王的崇拜,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嗯,这是个好故事,罪有应得的人受到责罚,无辜受害的人得到公正。继续。”

        允也嫆微顿,喝了口茶继续讲故事,“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有一对男孩女孩,他们比邻而居,感情非常好,两家大人从不限制他们往来,大有长大要结亲家的意思。可惜,美中不足的一点是,两个孩子中的男孩子,自十岁之后身体就不太好,便不大出门。”

        “女孩很善良,知道她的好朋友身体不好,她就走遍大江南北,将所见所闻告知男孩。几载过去,女孩和男孩都长大了,女孩亭亭玉立,男孩芝兰玉树。”

        “两家大人便开始为他们操办婚事,婚礼很盛大,但在婚礼那天,男方家的亲戚明明身着明亮喜庆的衣服,却个个面色死白一片。女方家将女儿送到一墙之隔的亲家后,就怎么都不愿意登门。”

        “午夜子时,万籁俱寂,本该是男孩女孩的洞房花烛夜,整个府邸却没有一点喜庆漏出来,反而到处都是黏  腻  腻的血腥味,原来是男方家所有人都口耳鼻喉流血不止,人也发臭了。”

        “第二日,女孩着白衣,戴孝帽从男孩家出来,在男孩家门口跪了三拜回到家中。”

        允也嫆说到此处,停下话头。

        苻郴原以为她是渴了,想饮口茶后再继续,那知允也嫆轻声开口告知,“殿下,故事讲完了。”

        “男孩家人怎的全死了,女孩为何没死,你还没说。”苻郴淡声提醒。

        允也嫆摇头,语气有些低落,“这个故事我也没听完,并不知道结局。”

        “也嫆瞧着淡雅如菊,胆子却很大,尽爱看志怪灵异小说。”

        允也嫆被这一提醒,忙回想自己刚刚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神态表情。

        允也嫆表情又木下来,全然找不到刚才说故事时的灵动可爱。

        苻郴不知为何,很喜欢看允也嫆表情灵动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发现她本就不个木讷的人。

        她怕他,畏惧他,也可能不止怕他畏惧他,只是见着他的时候多些,所以在他面前总有一种不敢说不敢做的姿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