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六章 欺辱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六章 欺辱
        “再说一个。”

        再说一个?

        她听到了什么?当她是行走的故事库么?

        允也嫆盯着面前的茶杯,不知不觉间,她在讲故事时,已经喝光了一大杯茶,现在她只想去更衣。

        “殿下,妾想去更衣。”允也嫆垂着脑袋,声音不似刚才说故事时清脆悦耳。

        苻郴敛下眸子,允她出门。

        菩河客栈,是依着菩河建的,初始目的就是因为赛龙舟会引来达官贵人,富庶商人来观看。

        这些有钱人家,只要得了爽快,出手都会很大方,因此便是菩河客栈一年只有半月时间人满为患,也不怕入不敷出。

        端阳节这几日,客栈里人多,允也嫆身份尊贵,空王府的人怕有人不长眼冲撞允也嫆,她身边的两个侍女,一个嬷嬷都将她看的牢牢的。

        从客栈专门给贵族女眷准备的恭房出来,一行人正准备回去,允也嫆就耳尖的听到求饶声。

        允也嫆神色大变。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希望不是!希望不是!

        允也嫆听到的是打斗声,等她跑到声音发出处时,心里宛如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真的是……她!三!哥!

        允也嫆三哥一身龙舟划船手的打扮,脸上的大胡子仍在,因为他是被打的那个,周围又是土路,使得他身上又脏又灰,脸上还有不同程度的青紫和淤血。

        “住手!”允也嫆厉声呵斥对她三哥拳打脚踢的人。

        三哥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开始还恍惚了下,艰难抬起头,发现真是允也嫆,他吃力从地上爬起来。

        “何处来的莺花,生的……”

        “住嘴!我们主人也是你这般叫得的。”

        本来打三哥的几个大汉因为被外人吓住,心情很不爽,抬眼一看,是一个清丽佳人,脸上立刻露出猥琐的表情,语气也轻佻粗鄙,允也嫆身边的嬷嬷见得多,听到莺花二字立刻斥骂那几人。

        “呸!大家闺秀会独自出门!小娘子报上名来,改日爷几个……啊!”

        那几个男人还口吐污秽,允也嫆在菩河边的柳树上取下一根柳条往那几人面门上抽去。

        当先的就是一脸淫,笑,嘴巴还不干净的人。

        允也嫆很大劲,那人吃痛,抱头痛呼。

        “你个小浪  货!爷要你的命!”

        几个男人红了眼,对允也嫆动了杀机,绛珠无奈下报了家门,那几人没听进耳朵里,只以为允也嫆是花楼女子,是可轻可贱之人!

        允也嫆的两个侍女,一个陪房嬷嬷,在不动武的情况下,还能保护允也嫆一二,动起武来,三个人都吓傻了,好半晌都还楞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允也嫆余出空来,对她们三人大喊,“找人去啊!”

        陪房嬷嬷趁乱去找王府侍卫来,六七个护卫听说王妃被歹人缠上,抄起家伙就下楼去。

        待护卫过来,允也嫆停下动作,退到人后,只目光还落在怕她吃亏,不再藏拙的她三哥身上。

        此时,周围人听到动静,都好奇围过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绛珠见周遭聚拢的人多起来,忙拿巾帕遮住她的脸。

        本来绛珠几人是想把允也嫆带离这是非之地的,但苻郴也闻讯下楼来,且他还伸手握住允也嫆的手,几人便继续留在此处。

        苻郴下楼时,允也嫆手里的柳条还往那几人中的某人身上抽了一鞭,直到苻郴牵住她,她才扔掉枝叶都被打掉只余一根  茎杆的柳条。

        几个大汉被快速制服住,允也嫆突然开口,“等等,那个人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看到自己三哥一脸青紫的被体格彪悍的侍卫如畜生似的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允也嫆心疼极了。

        可是她不能与他相认,甚至过了今日,她有没有机会问清她三哥缘何会惹上这几人,她都下不了定论。

        允也嫆一开口,便将所有人的视线落到她三哥身上。

        允也嫆还在说话,跟在苻郴身边的袁辉,在苻郴身边耳语了几句,她也没注意到。

        等她命那个压着她三哥的侍卫,把她三哥放开时,苻郴也开口,“你瞧着是会写功夫的,怎么被几个莽夫打成这样?”

        “家,家中,还有,有,妹子,要,要养,小,小人,不,不敢,敢惹事……他们,们,几人,人,是,是隋,隋,隋大郎君,郎君的,的,下属,小,小人,一,一,普通通,农民民,不敢,敢,反……反抗!”

        三哥又是一通话说了许久。

        苻郴今日,性子出奇平和,很是耐心听完允也嫆三哥的话。

        允也嫆屏息等待,苻郴喜怒无常,可千万别下句话就是要打她三哥!

        幸而允也嫆听到,“即是苦主,袁辉,给他笔钱,让他去看伤,这几个莽夫,押到隋大人面前,将他家大郎做的事一并告知。”

        苻郴吩咐完,就拉着允也嫆回到房间。

        本来两人过来,知道的人不多,此番闹一出,不少达官贵人都知道他俩来了。

        苻郴刚耐心的跟允也嫆主动解释完,他管这事的原因,隋大人并他家大儿子就来告罪了。

        允也嫆要避讳男客,听到袁辉禀告隋大人携儿子过来告罪,她和侍女便避到屏风后头。

        隋大人和苻郴讲了什么,允也嫆没听进去,她还在回想苻郴那句,即那汉子救过你,我便替他做回主。

        允也嫆自己的三哥,自己最了解,她三哥,少年时就在大将军营里得获无数英名,更令大将军起将外孙女嫁给他的心思。

        随后来大将军的外孙女,也就是甘棠嫁入闫隆,大将军也没有冷落她三哥,反而更加重视她三哥。而她三哥,十八岁就得五品武官官职。十九岁……更是有随大将军入京获封的机会。

        如今,却因为她,抛下一切荣耀,成为一个连闫隆浪荡不端的男子的下人都能随意欺辱的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室众人争权夺利引起的!

        允也嫆越发厌恶这皇室中的每一个人,他们弹指间,底下的无数人奋斗多年的安稳就会灰飞烟灭!

        ……

        隋大人和他儿子于一刻钟后离开,紧跟着袁辉又来禀堰国公府世子求见。

        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嫆思绪已经渐渐收回,她听着外间的说话声,突然听到女声,她有些诧异。

        不等她诧异完,苻郴就让她出去。

        果然,堰国公府世子身旁的女子是甘棠。

        不是说,堰国公府与空王府没有交情么?怎么今日堰国公世子主动求见?还带了甘棠来?

        是宫内她和甘棠聊天内容被她身边的侍女告发了?!!!

        允也嫆心中立刻泛起惊涛骇浪。

        “我与究易有事要谈,你和世子夫人先去观会儿龙舟比赛。”作为屋内身份地位最高的人,苻郴轻描淡写安排好允也嫆与甘棠去处。

        允也嫆行礼称是,与甘棠离开房间。

        菩河一侧是山林,另一侧却是悠悠青草地。

        时下,天气已经很暖和,不少达官贵人看龙舟赛看的闷了,就会来此散散步。

        允也嫆和甘棠两人都是贵眷,周围一堆侍从侍女,等闲人近不得身,寻到一块空地后,就留在原地,赏风景,并等苻郴和吕究易谈完事召她们回去。

        允也嫆没有要和甘棠说话的意思,甘棠却有一箩筐话,但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知道允也嫆的脾气,说不会要她的帮助,就不要,而她……也并没有想好该如何才能帮助到允也嫆,甚至还把允也嫆三哥搅进她与吕究易的事中。

        “呜呜呜……”忽而,一道女童的哭声传入两人耳膜。

        甘棠和允也嫆一并望去,原来是一个小姑娘的纸鸢挂到树上,她身边的侍女都和她一般大,也不过小豆丁高,帮不了小姑娘拿纸鸢,小姑娘急就哭了。

        “嫆……王妃,要过去看看么?”

        允也嫆这个人其实挺侠肝义胆,关心老幼的。

        听到那小姑娘哭的撕心裂肺,她也于心不忍,遂点头和甘棠走过去。

        走进看,发现小姑娘五六岁大,挂树上的纸鸢小小一枚,刚好够她这个年纪使力气放飞纸鸢。

        小姑娘家教很好,虽然眼梢上还挂着泪,但见甘棠和允也嫆过来,打扮也很贵气,立刻擦了眼泪,哽咽着声音对她们行礼,“两位娘子福安!”

        “小姑娘,别哭了。我有办法帮你拿下纸鸢来。”

        “真的么?”小姑娘像葡萄似的大眼睛忽而明亮不已。

        允也嫆点头,她本想自己爬上树给小姑娘拿下纸鸢,但环顾四周,理智的命一个会爬树的侍卫帮小姑娘拿下纸鸢来。

        小姑娘得了纸鸢,立时收住哭音,“小女子多谢娘子相助,娘子,你可会放纸鸢?爹爹给我的纸鸢,我怎么也放不上天上去,别家姑娘都不愿与我玩了。”

        允也嫆承认自己慈母心泛滥了,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真的不能拒绝她的任何请求啊!

        允也嫆蹲下与小姑娘齐平,“那你可要瞧好了,我只教一次哦!”

        小姑娘立时认真点头。

        “首先要找到风口,你看你的发髻被风吹向身后,说明风口在你身前。咱们逆着风口边跑边放线,你看此刻纸鸢高过你了,现在把线收回一些,继续逆风口跑,放线,纸鸢飞的比大树还高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