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十九章 过往谋划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十九章 过往谋划
        时常和自己同样被冷落的嫡亲弟媳,允六的媳妇一道数落允夫人与允大嫂嫂,但允六媳妇是个佛系不爱争的,允大嫂嫂又很会为人,每次提起这事,都是帮腔允大嫂嫂,这可气煞允三的媳妇。

        “现在不会,以后分家呢……”

        “夫人,刚刚王妃说她想用点甜汤,……”

        允三媳妇还要说,一道纤细的声音从假山对面传来,还在说自家大嫂坏话的两个妇人忙做整理衣裙状。

        不一会儿,假山对面的人走过来。

        “三弟妹,六弟妹,你二位才走到这儿呢?可不巧了,我要去厨房看看席面备的如何,一道过去?”

        王爷王妃过府,虽然是自家女儿女婿,但这也是允府今日第一要紧事,允家一众主子都亲力亲为的做着招待贵客之事。

        允大嫂嫂知道允也嫆身份,被允夫人叫去见允也嫆,允夫人嫡亲的另外两个儿媳被派来安排席面事宜,庶出的儿媳则被派去安排茶水点心,归拢允也嫆和苻郴过府带来的礼品。

        允也嫆和允夫人她们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允三媳妇和允六媳妇早将厨房之事安排好。

        允三媳妇现在觉得面上烧得慌,也不知道她这位永远笑意盈盈的大嫂听到她们说的话没有?!

        “大嫂,厨房的事,我与三嫂都安排妥当,再过半个时辰就可摆席面。”允六媳妇没说过一句自己大嫂的坏话,内心没有允三媳妇不安,见到她,就坦荡的同她说话。

        允大嫂嫂微笑着,完全不提刚才之事,“今日空王殿下与王妃娘娘过府,虽王妃从前是家里的八妹妹,但如今身份依然不同。吃食上必要小心又小心,婆母也是知道二位弟妹聪慧机灵,才将今日最要紧的事交给你们。”

        “我与婆母去见王妃,许是王妃早年在外养病,与我们都不大熟悉之故,话都说不上两句。”允大嫂嫂面容上突然露出戚然。

        允三媳妇竖耳听着,听到允大嫂嫂说安排席面是今日最要紧之事时,就面容露笑,后听到允大嫂嫂和允也嫆没说上几句话,还露出尴尬,心情更好几分。

        “大嫂,席面之事,我自会安排好,婆母让你过来,也是怕你继续留在哪儿,让八妹妹不自在,你去看看七弟妹吧。八妹妹和王爷过府送来的礼信,可要好好归置,七弟妹刚嫁进来,不懂的太多了!”

        “如此,席面之事就仰仗三弟妹和六弟妹了。我去瞧瞧七弟妹。”允大嫂嫂福身离开。

        允大嫂嫂辞别自己的两位嫡亲弟媳后也没去找允七媳妇,而是在一个四面宽敞的亭子坐下歇息。

        她的奶嬷嬷给她递过去茶,“夫人,三夫人是个有口无心的,这几年,她说话也只能过过嘴瘾,您别放在心上。”

        “嬷嬷,我自不会将她放在心上,她不足为惧,我是怕王妃,她实在不好拿捏。要么泼辣的全然不听别人相劝,要么木讷寡言得不与别人说一句话。”

        允大嫂嫂是怎么知道允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嫆身份之事的呢?

        那是她刚嫁来允府的第一年,允氏老家有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离世,允父是官身,且在任上,不好过去,就让她与夫君过去吊唁。

        她去了允氏老家,先遇上的就是允也嫆亲娘和允也嫆。

        允也嫆那时候还在自家亲娘肚子里,且瞧着就要生了。

        本来允大嫂嫂夫妻是准备丧事一过就回闫隆,那知临行之际,她被诊出有孕,胎像又不大稳,为着孩子安全,允大嫂嫂夫妻就留在允氏老家,而在那段时间,允也嫆出生了。

        允也嫆一出生就是笑模样,生的玉质软绒,好不可爱。允大嫂嫂听说,多看生的好看,长得健壮的孩子,自己以后的孩子也会得福气,她便和夫君借住允也嫆家,期间,她亲历允也嫆的洗三礼,满月宴及取名。

        所以当一年前,允父对他们一众小辈说,当年他和自己的妻子在任上,为家里添了一个小妹妹,唤作也嫆,因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养在老家,不曾提过时,就反应过来,允府在做一件改天换日之事。

        允大嫂嫂是帝师之女,人是聪慧的,嫁入允家十多年,她的夫君很爱重她,公爹和婆母也都很疼惜她,全然不复她在家中时,被后母欺负,亲爹冷落。所以这么多年,她早将允家当自己家。

        知道这事后,起初她也没对外说,包括自己的夫君,直到去年端阳,瞧着是已经认命的允也嫆开始发疯,不顾一切的反抗,她才将自己还记得叔父家有一个小妹妹也叫也嫆之事告知自己的夫君和长辈。

        自从允也嫆想反抗,允大嫂嫂不止一次和允也嫆沟通谈过话,她真的很会说话,一度劝停过允也嫆,直到她有一次和自己夫君说,“也嫆做了王妃,对你的官路也有好处。”被允也嫆听到,允也嫆才连她的话都不肯听。

        允大嫂嫂一直很后悔这番话被允也嫆听到,因为那时候的允也嫆太敏感,大家都怕她那天自缢了。

        且她当时并没有想拿允也嫆换好处的意思,她说的,允也嫆亲爹和大伯关系好不是假的,允也嫆亲爹从商,能赚钱,允大伯做官几十年,每逢升官考绩需要打点,不用允大伯说,允也嫆亲爹就会送钱来。

        可以说,允大伯能有如今,允也嫆亲爹出的力不容小觑,她一个妇道人家,怎敢在公爹,丈夫都没发话前,就打允也嫆主意。

        “依老奴看,女人这辈子嫁人之事,也是难说!想王妃还是高嫁呢,若没有一个做四品京官的伯父,她就是为王府侍妾也差些。王妃现今就是还没得着好,空王殿下对她越来越好,时日久了,她就不会再有如今的荒唐念头了。”

        “是啊。”允大嫂嫂有些感慨。

        允大嫂嫂是帝师之女,姻缘本怎么着也不会落到当年还不过一个五品外放官家的长子身上,奈何命运弄人,她被人算计,贴身物品出现在那时刚成为举子的允府大郎君身上,坏了名声,不好再嫁,父亲后母便将她许给允家。

        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嫂嫂一开始宁死不嫁,还是她乳母奋力劝解她,才让她收拾好心情嫁人。

        嫁人之后,她发现允家人却如她外祖家传来的消息一般,关系简单,为人和善,对她亲厚。

        尤其夫君聪慧还是端方君子,知她是被内宅人算计才会嫁他,初时并不强迫她,才让她心思渐渐归拢。

        “嬷嬷,我是希望王妃好的,并未想过以她换什么好处。参与立储之争,赢则荣华富贵,输则抄家灭族,要是能选,我还不想让王妃以咱们家女儿的名义嫁入皇室。”

        允大嫂嫂对允家这些年是有情义的,尤其是几年前,当初毁了她名声,抢了她姻缘的继母的女儿夫家因妄议立储之事,触怒天颜,全家被贬到边远地区时,她更是感激允家行事保诚守中,稳中求益。

        想当初,允大嫂嫂继妹和娘家继母求来她面前,她还心里舒快过,然她也没笑几年,允家也背上事。

        前年,允家得罪了皇后舅家当朝太师的侄儿子,一个和允父同品阶的京官。

        朝中,无论是苻郴为太子还是做空王时,都是太师独大,他的草包侄儿并无建树,也能做京官,且权柄还大的可怕。

        那时候因着太子被贬一事的余雾还未散去,那人大有要把允家得罪他之事算进太子被贬的缘由中,让允家抄家丢官。

        幸而允家虽保诚守中,稳中求益,实则允家这两代人都很聪慧,没有拉胯的。允父和允大嫂嫂的夫君允大哥越过太师侄儿的阻碍搭上太师的线,知道皇后要给自己的养子,就是苻郴,娶一个门第不算高但也不能太低的亲事。

        本来,允家是走不通这条路的,允大哥这一辈并没有适龄的妹妹,他的女儿最大的才十岁,苻郴已然及冠,怎么可能在等五年才成亲,且允大哥如今不过一六品官,他的女儿实在配不上天潢贵胄的苻郴。

        但这事被允老太爷知道,允老太爷幼时经历过抄家流放之苦,怕老了老了,又来一次灭族之祸,问清楚太师看得上他家之后,就一边让允父去应承下这事,一边亲自去找自己的第二个儿子,也就是允也嫆亲爹说此事。

        凉兹允家发生了什么,允大嫂嫂并不知道,但几个月之后,允老太爷来信说,他已将允也嫆计入允父名下。

        又过了几个月,允老太爷亲把允也嫆接到闫隆备嫁。

        “如今允家退不得,我只求王妃在王府乖训些,早日为空王殿下生下嫡子,让咱们允府摆脱太师府的桎梏。虽然我爹对我并不大好,但他说的话我很认同,空王殿下做了十几年太子,在民间早有积威,太师府,皇后现在权柄再大,二皇子出生时,陛下也没把二皇子给皇后养,也没晋升二皇子生母位份,就是有继续考察空王殿下的意思,除非太师府和皇后要做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否则二皇子无论从哪方面都比不上空王殿下,日后继承大统的还是空王殿下可能大。若是王妃诞下王爷的孩子,苻朝有了皇孙,空王殿下拿回东宫之位的赢面更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