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二章 回门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二章 回门
        三朝回门日,允也嫆起的比平时早半个时辰,因为昨日中宫又来话了,内容同上次一样,务必要将空王殿下请出己思园。

        允也嫆不知道自己这次能否请出己思园,但为防她又被打留下一身狼狈,所以这次她只略略梳洗,便前往己思园。

        还是十几号人和她一道来,最后由她独身进入己思园。

        不同上次,允也嫆畅通无阻的走到己思园正屋门口,这次她才行到回廊下就被袁辉拦下。

        “王妃,请回。”

        虽然允也嫆和空王成亲礼仪尚未周全,但袁辉对允也嫆言语上很是恭敬。

        允也嫆被突然出现的袁辉吓了一跳,平复过后,她向袁辉微微福身,“侍者安好,并无叨扰之意,然中宫有令,请殿下出己思园,烦请侍者代为通传。”

        “王妃,请回。”袁辉得了自家正经主子的命令,只重复先头的话语,语气也很是冷硬。

        允也嫆微微笑着,没脾气似的问,“侍者,可否容我在此处站半个时辰?”

        “王妃,请便。”

        允也嫆来时天还未明,半个时辰后天便彻底明了。

        允也嫆听到梆子声,只估摸半个时辰莫约到了,她便沿着回廊离开己思园。

        允也嫆走后没多久,回廊另一端的正屋门便被从内推开。

        袁辉上前,“殿下,允家姑娘如此是何为?”

        苻温恕撩袍往允也嫆刚刚站定的地方走来,最后停在允也嫆站了半个时辰的地方,“都在自渡罢了,只是……她想坏爷的名声。袁辉,下次见着此女,连门都别让她摸着一下。”

        袁辉抱拳作揖,称是。

        允也嫆出门后实话实说,自己恭敬虔诚的等了半个时辰都没见着空王殿下本尊。

        虽然允也嫆没完成中宫的命令,但赵宫令和贴身侍女身份不比允也嫆,明面上自不会给允也嫆脸色瞧,但一群人的神色明显不对劲了。

        允也嫆当没看见,回苍明厅梳洗打扮。

        三朝回门,允也嫆不知道空王不参与的情况下她还有没有参与的必要,但入宫请罪,空王殿下不参与,她却是要去的。

        被打手板后又连着抄了几天书,使得她手一直不见好,要是再来个抄书或是绣花的惩罚,她的手说不得便要废了。允也嫆按照王妃仪制穿戴好服饰时,早膳也摆在八仙桌前。

        刚要落座,就有宫中侍者来传陛下口谕。

        允也嫆不着痕迹的叹气,听先遣官的话头,这口谕不是给她的,但苍明厅只有她一人,她少不得替空王准备着接陛下口谕之事。

        早膳又吃不成了!

        空王殿下虽然不怎么待见自己的空王妃,但宫里传来口谕圣旨他都会来正厅接,只是……世人都道,空王被陛下厌弃,心智早已不端不贤,已然有厌世之心,对皇权失了敬畏。

        所以,接了口谕或圣旨后,他要不要按照口谕圣旨的指令来办,就看他心情了。

        一切收拾妥当,空王殿下也来到正厅。

        宫中使者对空王的行礼,空王妃对空王的行礼,空王身边内侍对空王妃的行礼结束后,允也嫆走到空王身边,明显看到空王要伸手挡她之后,她站定在离空王一步远的距离。

        空王没有要跪的意思,宫中使者也没有非要空王跪的意思,允也嫆也乐的不跪,只屏息听着口谕内容。

        口谕内容:苻温恕,你个不孝子,今儿好好陪着你的王妃回门,回完门麻溜的滚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进宫来给你老子我谢罪,今儿你老子我专门派身边第一大内官看着你,你休想在像从前一般没个正经样!

        允也嫆是第一次亲耳听陛下给自家儿子传口谕,她差点没绷住,这皇帝陛下的脾气有点暴躁哦。

        空王殿下似乎也没反应过来,口谕传完了有一会儿,他才躬身作揖答,儿遵旨。

        传完口谕后,这个屋子里最大的就是空王殿下,他又没有甩手离开的意思,于是包括允也嫆在内一屋子主子奴仆二十几号人都屏息等他发话。

        “我未曾用早膳,用过早膳再说!”终于,空王发话了。

        允也嫆有些惊喜,早膳还有机会吃呢?!!

        允也嫆不知道自己面上的笑容是否收回了,总之在她发现她差点被空王撞到……不是,是她失礼,没及时给空王让路这一刻,她立刻屈膝告罪。

        空王不大在意这个小插曲,坐到允也嫆先头的位置,侍女将允也嫆的碗筷移到一旁,然后快速添上新碗筷。

        允也嫆顺着侍女移动她碗筷的方向,坐到摆放自己碗筷的位置上。

        允也嫆心情真的很不错,这是她第一次错过用膳时辰还有膳食吃。

        允也嫆只等空王殿下动筷后,就自己吃饭,但空王殿下一直不动筷,而是看着她。

        允也嫆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赵宫令递给允也嫆一双公筷,并低声提醒,“娘娘,殿下用膳需得您在旁服侍。”

        犹如晴天霹雳!

        就说她这倒霉运气,那会有如此好的事发生!

        允也嫆起身接过筷子,得体端方的询问空王要吃什么。

        空王可能是真的很看不上他新娶的王妃,允也嫆一连问了,诸如:

        殿下,桂花茶饼您要用么?

        殿下,大竹醪糟您要用么?

        殿下,芙蓉糕您要用么?等六句模式相同的话,空王都不原搭理她。

        第七句话“殿下,xxx您要用么?”正要出口,空王殿下大手一挥,“让侍女上前侍候。”

        允也嫆心里又开始高兴了,她可以坐下吃饭了。

        允也嫆克制着自己的仪态,把筷子递给侍女,然后坐回自己碗筷前,静等空王殿下先动筷。

        没了空王殿下新娶的王妃像木头似的服侍,空王殿下有了食欲,动了第一筷子,允也嫆也终于吃到这顿耽搁了大半个时辰的早膳。

        早膳虽有热汤温着,但仍有些冷了,不过这对允也嫆来说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梁义,给王妃端碗姜汤来。”

        允也嫆虽然心里对自己今天能吃上早膳很是高兴,但她的动作仍显文雅,所以空王说给她端姜汤时,她戛然而止的咀嚼动作也没让她腮帮鼓起,有失仪态。

        “多谢殿下,妾……”允也嫆起身冲空王行礼答谢,那句她不需要终没说出口。

        允也嫆来了空王府三天,第一次看到空王府的厨房在不是用膳时间仍开着火。

        姜汤不多时就送上八仙桌。

        允也嫆咬牙将一碗姜汤喝下,姜性暖,允也嫆顿觉脾胃发热,只是……那秀气的眉头久久都不曾舒缓。

        “允氏你不舒服?”空王殿下似是得了趣,面上带笑的问着允也嫆。

        允也嫆先行礼才艰难的在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淡淡解释,“妾并无。殿下可要继续用点别的。”

        “哦,那你以后可别站在迎风处了,你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边的人若是看顾不好你,觉着不得用,便打罚出去。”

        空王殿下语气平缓,却在须臾间定了不下十人的生死去留。

        顿时无论屋内还是屋外,伺候允也嫆的侍女都跪下求饶。

        宫令是皇后身边的人,她虽没跪,却也没置身事外,一向老神在在的教训允也嫆的她开始半曲腰向空王讨饶。

        “殿下,娘娘身边的侍女都是中宫娘娘派礼仪嬷嬷教导的,若有不周之处,奴婢再着人来教导。”

        “王妃如何说?”空王又将目光落到允也嫆身上。

        允也嫆明明是想将话题转走,但显然她失败了,且她还把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引到自己身上。

        “殿下……妾谢殿下关心,殿下若是用好了早膳,妾便派人替殿下更衣。”

        允也嫆不好回答这些有她贴身侍女名号却和她只处了半年,她至今都叫不全名字的侍女侍候她到底忠不忠心,她只能略过这一个个要她为难,说不定还会要命的问题。

        允也嫆笑的格外纯真憨厚,她话音刚落,就轻拍离她最近的一个侍女,让她领人去替空王殿下准备新衣。

        “谁告诉你,我要出门了!”

        气氛又瞬间凝住,允也嫆现在格外羡慕被她安排出去领空王衣服的侍女,眼前的男人真的很不会聊天!

        “是妾自作主张了,妾这便让人将她们叫回来。”

        允也嫆又派了一个屋内伺候的侍女去喊那几人。

        “殿下,陛下要您今日需得陪王妃完成三朝回门的礼节。”在空王发落允也嫆身边人的时候还宛如屋内没他这个人的内官适时开口。“原内官,我没聋,记性也甚好,你传来的口谕我也还没忘,你这时提醒是想显摆什么?”空王态度很不好。

        原内官忙讨饶。

        允也嫆暗自吐气,战场总算移走了。

        早膳用完,空王殿下也去屋内换上一品亲王的服饰,但允也嫆还是不知道空王殿下这是要出门去他常去的寺庙礼佛渡己呢,还是陪她回允家。

        允也嫆像个礼仪二字被深深刻在脑门上的木头似的,明明已经察觉到空王殿下只在她一步之遥的位置,她也目不斜视,只软声问,“殿下,可要妾随身伺候。”

        “殿下,是时辰陪王妃三朝回门了。”允也嫆话音刚落,原内官仿佛怕空王又要出幺蛾子,拿出御赐令牌提醒空王。

        空王冷哼一声,先迈步出苍明厅。

        允也嫆反应迟了一步,原内官冲她行李,“王妃娘娘,奴才扶您。”

        这是要去允家的意思了?

        允也嫆暗道。

        允也嫆跟在空王殿下身后,待他上了马车后,她也由侍女扶着上了马车。

        “坐边上去!”

        “是。”允也嫆没有任何不满或者是疑问。

        其实,马车宽敞,便是再来三五个允也嫆这样身形的也容纳的下,如果允也嫆和空王殿下是对恩爱夫妻,说不定还要嫌马车太大。

        空王殿下不喜欢自己的王妃,不喜欢自己的王妃离自己太近,两个人自然一路无话,不过……允也嫆这一路也不是无事做,她要极力克制自己仪态端方,免得空王殿下被原内官一路絮絮叨叨积攒的火气撒到她身上。

        允也嫆现在对自己那地位处于万万人之上的公公很有好感,她暗暗期冀,自己这位公公能火力足到连皇后都怼一番!

        好让她趁机要回自己的真贴身侍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