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三十九章 不必拈酸吃醋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三十九章 不必拈酸吃醋
        允也嫆再醒来,已经天光大亮。

        今日依旧是一个晴好的天气。

        窗户被撑子撑起,风与林中的鸟鸣声都能进入房间。

        允也嫆从床上坐起,雪白的寝衣衬得她一张小脸红润有光泽,便是最上等的玉器也比不过她此时的肤泽。

        “娘娘,也不知怎的,奴瞧着您今日这皮肤实在白里透红。”

        服侍允也嫆的珠字辈的女侍里有一个蓝珠,性子活泼开朗,允也嫆会把自己看的话本子复述给几个算不得她心腹的贴身侍女听,就是蓝珠打的头阵。

        她素日就惯会说喜庆话,知道昨夜自家男女主子歇在别院,是件顶好的事,现在夸完允也嫆肤色,就要夸别的。

        她没太多学识,夸人的话算不上文雅,却令允也嫆心情十分愉快。

        绛珠,绿珠,月珠三人也一边服侍允也嫆一边说着恭喜的话。

        绛珠将床幔放到挂钩上,“娘娘,殿下寅时离开别庄时,同奴说,您今日可慢慢回府,若身上还很疲乏,就索性在别院休息一日,殿下下了朝就过来。”

        允也嫆刚刚还一张小脸尽是幸福之意,听了绛珠转苻郴的话,她浑身又觉发烫之意,“我好许多了,能下床了,你遣人去宫外侯着殿下,别再来别庄,不然明日又要起个大早。”

        这别庄虽还在城内,可离皇城太远,以至于苻郴要寅时就起身。

        昨夜……

        嗯,苻郴也不知得睡够两个时辰没,昨夜闹了好久!

        “绛珠,拿凉茶给我。”

        绛珠把凉茶递给允也嫆,允也嫆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

        “娘娘,您还未用早膳,可不兴如此饮茶,仔细伤着身子!”

        允也嫆摇头,内心腹诽:再不喝点凉茶,她就要炸了!

        那些羞人的画面怎么就是挥不去!

        刚从小姑娘变成大女人的允也嫆,想到苻郴起了个大早去上朝,脑子里突然就蹦出昨夜从天还为黑到知了声不绝的深夜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一时身心都热辣辣的,只得喝凉茶挥退那些画面。

        ……

        允也嫆刚在王府二门下车,苻郴的车架也停在王府正门。

        两边就差一盏茶时间知道对方已经回府。

        允也嫆不由脚步加快,“快,快回苍明厅!”

        “娘娘,不等殿下么?”绛珠不解问。

        不等!等什么等!

        她现在看到他,就会心跳加速,脸颊发热,这也太羞囧了,一点都不符合她的性格。

        “我过会儿再见殿下。”

        苍明厅作为空王府内院的主屋,离二门很近,半柱香时间便可走到。

        因为两边距离不远,是以允也嫆平常都见不着府上的两位侧妃。

        而今日这两位侧妃竟齐齐出现在离苍明厅不远,且可以说是二门到苍明厅的必经之路上。

        允也嫆微愣,这瞧着是专门找她的了。

        两位侧妃对允也嫆恭敬行礼。

        “有何事?”允也嫆问。

        “娘娘,早晨过来向您问安时才知,您与殿下昨日都未回府,妾便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命人留意着您回府的时辰,知您回来了,妾和毛妹妹又刚好在附近,便绕道过来等候。”汤侧妃扬着轻柔的声音对允也嫆道。

        允也嫆看着仪态万千,姿容典雅的汤侧妃,有些出神。

        被闫隆对女眷规矩养大的千金是这样知书达理么?

        汤侧妃说话声音也好轻柔妩媚呢。

        苻郴是喜欢汤侧妃这样的多些,还是她这样的多些?

        “娘娘……”见允也嫆不说话,汤侧妃试探着喊了一声。

        允也嫆回神,“有何事,你说!”

        汤侧妃嘴角带笑,“昨日您吩咐妾与毛妹妹晒的书籍,妾瞧着如今日头毒辣,那些书都晒得皮黄页脆,恐再晒下去,就伤着书页了,妾便自主命人将书收起,只那些书该放回何处,妾不甚清楚,便来请示您。”

        “我知道了,这事下午些再说,你们回吧。”

        两位侧妃行礼就要退下,允也嫆也要提裙回苍明厅,苻郴的声音从廊下传来。

        允也嫆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到苻郴身上。

        毛侧妃本见着允也嫆的时候还挺自若的,见苻郴过来,她立刻成霜打的茄子样,汤侧妃一如既往的落落大方温婉得仪。

        而允也嫆……

        她早就知道自己现在见着苻郴会脸红,所以想避着,可没想到会遇上两位侧妃,耽搁了。

        允也嫆垂着头行礼,她打定主意,在苻郴离开前不抬起头来,以免被苻郴看到她的窘样。

        “汤氏和毛氏也在啊!与王妃有事说?”苻郴轻声问。

        汤侧妃温声答,“殿下,妾与娘娘要说的事,已经说完了。”

        “哦。”苻郴略略点头,淡声问,“未时你可有事?今日可便早些去尔雅斋伺候笔墨?”

        允也嫆猛的抬头,一时也顾不上羞囧。

        她都会研墨了,为何苻郴还要找汤侧妃伺候笔墨?

        汤侧妃屈膝福身,“妾得空的,妾用过饭便过去。”

        “不行!你不得空!”允也嫆出声阻止,她语速很快,显然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过脑子便脱口而出。

        奴仆不敢直视允也嫆,苻郴并汤侧妃毛侧妃三人却齐齐将目光落到她身上。

        允也嫆手揪紧了自己腰封上挂着的一枚玉坠,“你……汤侧妃……你要整理书籍……”

        汤侧妃有些纳闷,“娘娘,可是妾不知那些书原先是放在何处?”

        空王府的书籍没有千卷也有白卷,为着迎合七夕晒书的传统,允也嫆早三四日就开始命人把书的取放地登记造册,以备晒完书后原路放回。

        原先允也嫆想着闲着也是闲着,这些事做起来也不费力,就要自己做。

        现在,她那还顾得上这些。

        她满脑子都是她的丈夫要被别的小妖精勾走了!

        虽然这个小妖精是她的丈夫名正言顺的妾。

        “我让绛珠拿册子给你,你今儿就负责把书归拢吧。”允也嫆本还有些不自在,说出这个理由后,她就自若了些。

        汤侧妃一时陷入两难,纠结犹豫的看向苻郴。

        允也嫆也看向苻郴,只眸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有些许心虚。

        “咳咳。”允也嫆让自己镇静些,“夫君,妾下午去给你研墨吧。”

        苻郴目光在允也嫆身上深深打量着,过了会儿他才开口,“晒书的事一直是你在操持,你还去做这事,汤氏还去伺候我笔墨。”

        “……”这……允也嫆心口一堵。

        不同于允也嫆,汤侧妃还是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其实要是允也嫆细心些,就能发现,这府上四个主子,苻郴和汤侧妃的性子像了了八分,她和毛侧妃的性子也有八分像。

        现在这情况是,允也嫆名分尊于两位侧妃,她们三人的夫君,本该给允也嫆个面子,允了允也嫆的安排,可他没有,且他做出最后安排后,脸上一点特殊情绪都没泄出来。

        汤侧妃也如是,她心底怕不怕被看起来已经吃醋生气的当家主母回头报复,无人知晓,她就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行礼称是。

        毛侧妃则是一句话都不说,目光也抵死不落到苻郴身上。

        苻郴的话给今日的谁去整书,谁去研墨定下论调。

        两位侧妃离开,允也嫆和苻郴则回到苍明厅。

        苻郴要换朝服,允也嫆后知后觉的给苻郴找衣服。

        憋了许久,她还是没憋住,咬唇不解的看着苻郴,手拽着他衣袖质问,“夫君,你为何不让我去替你研墨?”

        “那日同你说,夫君这样的称呼私底下无人时可喊,在人前不可喊,也嫆你今日是急忘了,汤氏为侧妃,你该给足她体面,拈酸吃醋大可不必。”

        允也嫆眼巴巴的等着苻郴给她一个合理的答案,虽然她自己也清楚,苻郴怕是说服不了她,可是苻郴不仅没回答,还提起称呼问题。

        之前允也嫆刚知道苻郴为保她和皇后周旋之事,很是感激,就脱口问出,她可否唤他夫君。

        夫君这个称呼在寻常人家怕是每日都要喊上几百遍,在皇家却不行。

        皇家无论什么关系都是先君臣,允也嫆就是苻郴的正妻,也要尊称他一声殿下。

        苻郴当时允了允也嫆唤他夫君,也简单明了告知了她,在外不可如此,以免被人拿住把柄,罚她。

        允也嫆应下了,此前她一直都是这般做的,今日,她还是平日叫顺口了。

        她虽是尊贵的王妃,可能见着外人的时候不多,甘棠她自是没当成外人的,是以她对苻郴的称呼,越渐熟稔。

        “我没有……”允也嫆想否认,可是她自己也没法否认她刚刚不是在拈酸吃醋。

        其实认真算,她也并不是吃醋,她是觉得这种事不该发生。

        她从小长到大,身边的夫妻各个琴瑟和谐,凉兹允家就是专门指着恩爱夫妻出的一个门户。

        允也嫆打小见着这些,也不期望自己以后嫁的人有妾室通房,以前她还小,不用操心这些,她家里也从不奢望她能嫁的多显贵。

        谁承想,她嫁给了这苻朝尊贵无比的男人,民间普通男子三十以后方可纳两门妾,皇室中的男子,一品亲王娶了正妃后半年就可纳二侧妃和四庶妃。

        就算亲王不重色,他这一生也可以名正言顺拥有七个女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