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四十章 焦心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四十章 焦心
        苻郴他好的一点是不重色,不好的一点就是身份太尊贵,为亲王就能名正言顺拥有七个可以上皇室族谱的女人,为东宫太子只九品奉仪就可有二十四人,若是以后他登皇位,后宫三千都是他的。

        苻郴不重色,可他对自己能纳多少女人,也并无特别情绪表露。

        甚至于,毛侧妃他不喜,他留着了,中秋就要进府的四位庶妃他还不认识,他也不抗拒她们进府来。

        再回溯到去年,他还没娶妻时,他虽然心里抵触,但依旧按照礼法把允也嫆娶进府,甚至如今两人还圆了房,并努力造人中。

        苻郴对情爱一事,看的太淡了。

        他的心里装着家国大事,装着礼仪修养,这些好似已经占满了他的心一般,常人所期盼的情与义,在他的生命里,连装饰品都算不上。

        允也嫆以前读有皇室背景的话本子的时候,知道一句话:皇帝陛下身处高位,很是孤寒,所以他们称自己为寡人。

        苻郴这个皇帝预备役,似乎已经有一颗将自己变成孤家寡人的心了。

        “那妾日后定劳守规矩,唤您殿下!”允也嫆屈膝行礼,提起裙摆往房间外走。

        允也嫆很生气,一半是气她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想对人温柔就能对人很温柔却也格外恪守礼仪规矩的男人,一半是气苻郴明明已经对她那么好了,为什么他就不能再偏爱她一些,为什么要这么熬着她。

        苻郴挥退绛珠和梁义几人。

        允也嫆和苻郴是两个极端,允也嫆所有情绪都很外化,就是憋屈也是写在脸上,苻郴却一直都云淡风轻,陌陌如星月,他被允也嫆一怼,也看不出生气否。

        允也嫆在绛珠退出房间,并关上门后,委屈的看着苻郴。

        “也嫆,究易惯着他的夫人,不纳妾,出门也不寻人做陪,你便也要这般要求我?”

        “女子都能从一而终,男子为何不可?”允也嫆质问。

        允也嫆小脸精致,气色佳和,生着气的她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苻郴瞧着,此刻的允也嫆就跟不给吃食而着急的小羊崽似的。

        他觉得好笑的走到允也嫆身边,“也不是不可……如今局势,能护着你一个也不易。”

        允也嫆一喜,眸子晶亮的看向苻郴,她想起苻郴说的,日后这些侧妃庶妃他会送走,只要她一个。

        允也嫆所有脾气都消失殆尽,她拉住苻郴的衣袖,“夫君,妾也会去了解局势,不拖你的后脚。只你别纳妾可好?妾就是会因为你亲近别的女子而生气,这是改不了的。”

        允也嫆神情认真,尤其是说到她会因为苻郴亲近别的女人而生气。

        苻郴手抚上允也嫆脸颊,一下一下轻轻摸着,允也嫆的肌肤像白玉一般,“你倒是刁蛮,霸道!也嫆,你的母族一门五进士,尚可扶一把,日后就是有比你身份高的进府,也动摇不了你的位置,你放宽心。”

        “不是……妾不是担忧这个!”允也嫆笑容僵在脸上,苻郴误会她了。

        她看中的不是这些尊位!

        闫隆允家做官在厉害,又与她有何关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她想要的是他诚心相待。

        见允也嫆着急,苻郴又出言安抚,“也嫆,如今除了那四个庶妃,我不会再让别的女子进府,王府后院会一直以你为主。”

        ……

        七月初二下午,允也嫆就在整理书籍里度过,只她人虽在书阁里,却心不在焉的。

        蓝珠绕过假山荷塘,一路小跑不敢耽搁,最后来到允也嫆面前。

        允也嫆急问,“汤侧妃离开尔雅斋了么?”

        蓝珠艰难摇头,这已经是她跑的第四趟,允也嫆虽然没有因为夫君亲近别的女人为难她们做侍女的,可几次跑下来,都是对于自家主子来说不算太好的消息,她心里也不大好过。

        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明明昨日殿下突然将娘娘抱进别院,与娘娘行房时,眸子里尽是欣喜和满足及爱意。

        为何今日殿下就头也不转的召了汤侧妃去伺候笔墨,甚至在人前也没有给她们娘娘一点面子。

        “这些书怎么还没理完!你们手脚再快点,做完了我有赏!”允也嫆着急写在脸上,她又没有动辄罚身边侍候的人的习惯,是以只一遍遍催促搬书的侍从和婆子。

        听到有赏,一群侍从和婆子放下书对允也嫆行礼,允也嫆起身跺着脚,“别,别停啊!”

        侍从和婆子们齐声回是,按照允也嫆吩咐加快速度,忙碌起来。

        整理好王府的书,已经日落西山。允也嫆正要往外院走,就遇到要来给允也嫆回话的,也是苻郴身边侍候的内侍。

        “请娘娘安。”小内侍对允也嫆跪地行礼。

        允也嫆认出小内侍也是苻郴身边伺候的,她忙问,“殿下和汤侧妃还在尔雅斋么?”

        小内侍点头,“回娘娘,是的。殿下还让奴来与您说,殿下晚膳在尔雅斋用。”

        “那我也去尔雅斋用饭。”

        小内侍愣住,心想,空王殿下并未召王妃娘娘去尔雅斋用饭啊!

        小内侍怕允也嫆生气,小心说,“娘娘,殿下他并未召您去尔雅斋,殿下他和侧妃娘娘今日都未出过尔雅斋。”

        允也嫆绕过小内侍,几乎是小跑着往尔雅斋去。

        尔雅斋可以说是整个空王府把守最严密的一处宅子。

        苻郴很信任的一个侍从常年看守这座宅子。

        苻郴现在在府,常年跟着他保护他的袁辉和那侍卫一左一右抱剑立于尔雅斋主屋门口。

        允也嫆冲两人笑着,“我来找殿下。”

        袁辉伸手拦住允也嫆,“娘娘,殿下今日不在苍明厅用晚膳。”

        “我知道,殿下不去苍明厅,那我就将就殿下来尔雅斋用饭。”

        “娘娘,殿下并未请您过来。”

        允也嫆咬牙,这个袁辉和他主子简直是一模一样!都冷冰冰的!

        说话的时候脸上有点表情,是会被收税么?!

        允也嫆觉得自己快要维持不住面容上的微笑,她在整理书册的时候,就已经脑补出苻郴和汤侧妃在尔雅斋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无数画面。

        她真的接受不了苻郴和别的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在一块。

        “殿下不请,我就不可以过来了么?袁侍卫,你看……”

        “娘娘,您此刻不能进尔雅斋!”

        噌!

        是剑被拔出剑鞘的声音。

        噼里啪啦!

        是允也嫆今日簪的一枚宝瓶黄金累丝嵌玉花流苏簪上的用小珠子穿成的流苏被锋利的剑斩落的声音。

        与珠子一起落地的还有允也嫆的一缕青丝。

        允也嫆本想转移袁辉注意力,趁他不备进屋子,但她低估了袁辉的反应速度,刚绕过袁辉,就被情急的袁辉拉住,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袁辉一扯,紧跟着就是她的簪子和头发被锋利的剑划破。

        拔剑的人是这尔雅斋的守护者。

        允也嫆上次来时没看到这人,这次她也因为情急没给他太多眼神,那知他居然有如此胆色,连王妃都敢下杀手!

        如果不是被袁辉及时一扯,这人的剑就要落到她脖子上。

        “你!”允也嫆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脚冰凉。

        “娘娘,您还是先回内院吧。”袁辉冲绛珠几人使眼色。

        绛珠几人忙扶着允也嫆往尔雅斋外走。

        几个人刚转出尔雅斋外的一个假山群,身后就传来喊话声,那人是刚刚来传话允也嫆苻郴今晚不在苍明厅用饭的内侍,“娘娘,殿下让您去书房。”

        允也嫆看向内侍,冷笑,“不去了,尔雅斋,我今后不会再迈进一步!”

        ……

        “娘娘,饭食都摆上桌了,您再不吃就凉了。”

        允也嫆自从回到苍明厅,就坐在窗边榻上发呆,不知想什么,绛珠几人原想着上饭了,允也嫆就能回神,那知她们摆好饭,喊允也嫆,允也嫆也不理她们。

        “我不想吃,你们吃吧,之后也不要来喊我,我累了。”允也嫆自顾自起身,卸钗环妆容,褪衣拖鞋,铺床睡觉。

        绛珠几人面面相觑,允也嫆平时可不是这般早睡之人。

        “娘娘,您要不用点饭再睡。”

        允也嫆以被蒙面,声音有些蒙,“不了,你们吃吧,一个都不要再同我说话了。”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允也嫆将自己蜷缩在一起。

        盛夏的天很闷热,屋子里一直摆着冰降温,允也嫆这般动作片好似她很冷似的。

        苻郴不仅没在苍明厅用饭,他甚至一夜未来苍明厅。

        允也嫆和往常一样,卯时起身,卯时正刻接受两位侧妃的请安。

        啊,不,今日只有一位毛侧妃并汤侧妃的陪嫁侍女。

        那侍女也没有久留,只同允也嫆说了句,“王妃娘娘,殿下命奴与您说汤侧妃身子不适,今日就不来给您问安了。”就离开了。

        允也嫆听到这话时,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没什么表情。

        毛侧妃看允也嫆情绪不大好,坐了一盏茶后,就要离开。

        允也嫆出声喊住她,“毛侧妃留下用早膳吧。”

        以往允也嫆惫懒,不爱交际,两位侧妃来请安,顶多一杯茶结束,她就会让她们离开,留饭这是第一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