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小说

首页 书架
字:
关灯 护眼
深空彼岸小说 >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 第四十一章 亲人来闫隆
五年为妃,终身为后
第四十一章 亲人来闫隆
        毛侧妃自打被允也嫆罚过一次,出来前不知被汤侧妃怎么教育的,之后一直都很守本分,很尊重允也嫆。

        允也嫆让她留饭,她就行礼称是。

        苻郴虽然不喜毛侧妃,但并未苛待,允也嫆餐桌上的食物也常会出现在毛侧妃的餐桌上,她的侍女挑着她喜欢吃的给她夹。

        允也嫆看毛侧妃连用了两块葛根粉紫米糕,她干脆把葛根粉紫米糕放到毛侧妃面前,“你喜欢用这个,便放你面前,省的你的侍女还要绕半个桌子。”

        毛侧妃轻声道谢。

        “王妃,汤侧妃她……”

        “嗯?”毛侧妃话未得说完,允也嫆就皱起眉,过了一会儿,她才望向绛珠,“哦,刚刚汤侧妃侍女说,她身子不适,绛珠,你去找个太医看看。免得汤侧妃身子一直不好,伺候不了殿下。”

        绛珠领命退下。

        辰时二刻,毛侧妃用完早膳,离开苍明厅,允也嫆歇了一会儿,照常处理空王府庶务。

        “娘娘,殿下身边侍候的内侍将您昨日被弄坏的簪子送来了。奴一会儿送去金玉楼,待修好了与碧玉簪一块儿送回来。”

        之前允也嫆被她三哥带走的时候,碧玉簪遗落在马车上,碧玉簪精贵,小摔一下也出现裂缝,苻郴说再买一支,允也嫆不肯,就拿去修了,那时金玉楼的簪娘说大约二十日就可修好,算着日子,就是这两天了。

        “好。”允也嫆看账簿的动作未停,发间新的绿萝累丝银钗被日光晃得烨烨生辉。

        “娘娘,殿下好似从昨日晚上就出府了,一直都没回来呢。”

        “嗯,知道了。”

        说话的是蓝珠,她们几个侍女都明显感受到允也嫆心情不佳,也大概猜到允也嫆心情不佳之故。

        自允也嫆和苻郴关系好转之后,若是允也嫆和苻郴闹别扭,苻郴总会来安慰开解。

        苻郴怎么开解允也嫆的,蓝珠她们不知,但蓝珠本想表达的意思是,王妃娘娘您别一直生闷气,殿下是不在府里才没及时来安抚您。

        那成想,允也嫆是这态度。

        蓝珠几人面面相觑。

        绛珠稳重,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

        午时正刻,允也嫆正用午饭,王府门房派人来禀,说允府请她过府一趟,来人还带来了的一个盒子。

        允也嫆现如今愿意和闫隆官眷打交道,但始终没和允家女眷有亲近之意。

        允也嫆接过盒子,原想看看允府准备闹什么幺蛾子,再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饭也不吃了,转头让绛珠去备马车。

        允也嫆一心扑在回允府上,在二门等马车时,见到苻郴和汤侧妃走在一处,她也当做没看见。

        “请殿下安,请侧妃娘娘安!”

        只给众人一个侧面的允也嫆忍不住翻白眼,苻郴故意的是吧!

        “殿下万福。”允也嫆转成正面对苻郴行礼,不等苻郴道免礼,她就站直身,然后她就看到苻郴和汤侧妃交握在一块儿的手。

        “你要出去?”苻郴问。

        允也嫆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头,“娘家相邀。”

        “过会儿去吧,告诉你个事情。”

        允也嫆正视苻郴,“殿下,可否长话短说,妾想先去娘家。”

        “汤氏怀孕了。”

        允也嫆猛的将目光落到汤侧妃身上,准确是小腹上。

        怀、怀孕了!

        允也嫆表情凝滞,复皮笑肉不笑的冲苻郴行礼,“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汤侧妃一直都很受苻郴欢喜,怀孕很正常,特别正常的啊!

        允也嫆直到上马车前,都在心里念着这句话,并维持面上不太明显的笑容。

        空王府和允府处于闫隆对角线上,是以随着马车穿行在闫隆大街小巷的时候,允也嫆能听很久的市井热闹。

        不知过了多久,她掀开帘子,望向马夫,“往僻静的地方走。”

        马夫得令,调换马头,离开闫隆最热闹的主干道。

        一个时辰后,允也嫆揉着太阳穴下马车。

        看到悬挂于朱红门正上方的允府二字,她深吸一口气才由允府门房带进允府。

        跟着允也嫆过来的绛珠和绿珠两人,知道允也嫆心情不佳,本想一直跟着允也嫆,但在要进到内院之时,她们又同上次来允府一般,被允大嫂嫂找理由绊住。

        因为允也嫆也让她们和允大嫂嫂一同去忙,她们想着允也嫆的陪嫁嬷嬷也是个稳妥人,是以她们两人束手听命,在离开允府前也不知道允也嫆今日见着的是谁。

        而允也嫆从空王府带来的两个侍女都被允大嫂嫂绊住,她从允家带的陪嫁嬷嬷在进了内院后停下脚步后,她和允夫人两人进了她住允府时的院子。

        允府不算大,且因为允家人口众多,允家自家人都没有人人分到一个院子,但因为当初允也嫆是要嫁入皇室,嫁妆聘礼一大堆,是以专门给她安排出一个院子住。

        如今允也嫆出嫁了,允家人因为之前苻郴和允也嫆过府,就没安排人住进来,这院子也空置下来。

        此刻,若不是允也嫆步伐急切弄出点声响,这偌大的院子用鸦雀无声形容也可。

        允也嫆推开她从前住的房间门,里面的人也站起身。

        房间里是一男一女。

        允也嫆看到两人,眼眶霎时通红一片。

        “大哥,大嫂!”

        这两人来自凉兹允家,是允也嫆的亲大哥和亲大嫂。

        允也嫆已经有整整两年没见过他们了。

        亲大嫂上下打量着允也嫆,不时伸手捏捏她的胳膊下巴,过了会心疼的说,“嫆嫆,憔悴了,脸都削尖了!看着好单薄!”

        允也嫆在凉兹的时候,都十四了,脸上还有婴儿肥,小脸也从来都是透白红润的,就是有个头疼脑热也还有精力上山下海。

        来闫隆一年,她就成功抽条,不过个子始终没长高,是以她之前沉默寡言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瘦瘦小小,不好生养。

        允也嫆摇头,“大嫂,我无事,你和大哥怎么来闫隆了?”

        允也嫆大哥将攥紧的拳头松开,竭力保持平静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年三弟留下书信离军消失,家里就决定把生意做来闫隆。”

        凉兹允家是商贾人家,一直都在凉兹附近做生意,一来是基础在哪里,二来是允也嫆亲娘对凉兹有感情,宠妻的允爹爹就一直带着一家人在凉兹定居。

        允也嫆面上露出苦涩,“嫆嫆让爹爹和娘亲担心了。我当初也该劝三哥的!”

        去年,三哥来闫隆时,是允也嫆最无助的时候,对她衷心的四个侍女被她相继送走,她身边再无可用之人,平日连句话都不愿说,若不是三哥来了,她说不定在那时就已抑郁而亡。

        因为她自己怯懦了,所以在三哥来时,她忘了三哥有军职在身,和大伯父几位堂哥有官身的一样,轻易不能离开自己的职位。

        过了很久,允也嫆才想起问三哥这事,三哥说他辞官了,令允也嫆心痛好久。

        上次允也嫆和三哥分别前,允也嫆也和三哥说,等他回了凉兹,一定要给她传来他重回军营的好消息。

        如今,允也嫆未收到信,尚不知三哥如今是何情况。

        允也嫆看向自家亲大哥,大哥眼里也充满心疼,甚至还有愤怒,她余光看到大哥手攥紧又放松,拉住他的衣袖,“大哥,你不要生三哥的气,他也是为着我才辞官的。”

        大哥不客气的弹了允也嫆脑门,“三弟我气,但我更气你,为何不好好吃饭,脸上的肉呢?你小时候,全家让你好好吃坚果粮食,你都不吃,如今好了吧,连大哥下巴都没长到!”

        允也嫆吃痛捂额头,“大哥,嫆嫆脸上没肉,也没有影响嫆嫆漂亮啊!”

        在凉兹允家,允也嫆下边虽然还有个弟弟,但那个弟弟和她是双身胎,所以她可以说是家中的小女儿。

        她家里公婆,婆媳,父子,父女,母子,母女等关系又皆和睦的不得了,所以她打小就很会撒娇。

        今日她心情本不大好,但见到熟悉的家人,她的大伯母名义上的母亲也没有进房间打扰她们,她就忘记了那些不愉快,露出在家中时的娇态来。

        大哥也不是真生气,不过看允也嫆瘦的不像话,一时不悦是有的,大嫂见状忙劝道,“好了,夫君,今后咱们在闫隆,有的是机会盯着嫆嫆吃饭。实在不行,咱们就打探打探闫隆坚果蔬菜的行情,开一家坚果铺,每日给嫆嫆送坚果,趁现在补救补救。”

        允也嫆被自己大嫂的话提醒,想起刚刚大哥说的话,家里要把生意做来闫隆。

        “大哥,大嫂,爹爹和娘亲也来了么?”

        “没有,他们还在凉兹。若此行我与你大嫂行事顺利,娘也会过来。”

        凉兹凡是熟悉允家的都知道,允家当家做主的是允府的女主人,允家的儿子各个生的气宇轩昂,成了亲的大郎和三郎对妻子也是十分爱重,因为有良好先例,允家小郎君更是早早就被一些有女儿的人家瞄上。

        “大哥,那你们这次来闫隆查看如何?”

        “有大伯帮忙,倒是盘下几个店面,只这闫隆的铺子背后大多有皇室官户人家做靠山,我们还没思量好做什么。”

        (本章完)